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5章 喻唯一:我手断了

第5章 喻唯一:我手断了


“我靠,来茶馆这么多次了,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服务员啊!”

“长得好纯。”

“看起来就很乖。”

周围几人议论纷纷。

傅承御不动声色地偏头看了眼盛世,见男人眸色加深,心里就有了数。这个美娇娘,十有八九就是盛世新婚不久的妻子。

对于喻唯一的出现,盛世不悦,“你怎么来了?”

女人攥了攥手。

在众人的注视下迈开步子朝他走过去,她没去看旁侧的人,只弯下腰跟他轻声说:“夫人傍晚要见我们,盛叔打你的电话打不通,我就出来找你了。”

“去了公司,前台说你来了茶馆。本来可以早一点过来,可是来茶馆的路上堵车了,我走路走得慢,耽误了好多时间。”

她声音轻细,盛世却听到了颤音。

离得近。

他看见她冻红的鼻尖,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被冷得愈发苍白。

“哎,怎么往世哥那边走了?”

“世哥,你认识她啊?”

盛世没搭理说话的好友,他瞥了眼身体发抖的喻唯一,从沙发上起身。服务员走过来将他的外套递上,盛世接过,摊开裹在喻唯一身上。

他搂着她离开了包间。

莫西故站起身,看了看已经没人影的门口,又看一看席间四周,他觉得莫名其妙,“世哥招呼不打搂着个女人走了?”

“那是他老婆。”

“什么?”莫西故再次看向门口。

大脑急速旋转。

不是说眼睛鼻子嘴巴都挤在一起长得很丑吗?

这都算丑?

盛世的眼光未免设立得太高了!

彼时。

茶馆外。

司机开了古斯特后车门,盛世将喻唯一连人带衣服一同塞了进去,随后跟着上车。

车子驱动驶入街心。

车厢里暖气温度持续调高,见她还在发抖,盛世又拿了条毯子给她裹紧。

一边裹一边骂她:“吹点冷风都打哆嗦,不中用!”

男人狠厉的嗓音盘旋在她头顶,喻唯一坐着不动,任由他缠绕毛毯子。她抬眸,从下而上地望,先是看见他清晰的下颚,然后是微薄的唇,再是高挺的鼻梁。

她这一步走对了。

来之前她用御园的座机拨了他的电话,电话刚通就挂,连着打了三次,没让他接到。

从公司过来,她特意让司机走堵车的那条路,就能顺理成章地走去茶馆。

她做这些无非是想表露自己对他的忠心。

只要得到盛世的三分信赖,她就能在榕城平安地活下去,就能有额外的力气去收拾孙平堂等人。

喻唯一望着他。

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

在他垂眸时,她跟他对视,诚恳道:“我出门的时候和盛叔说你陪我逛街买衣服去了,让他用这个借口搪塞秦女士。昨天是我做得不够好,害你被责怪。”

她眸子清澈。

用十分钟前莫西故在茶馆的话来说:她长得很纯粹。

仿若无暇的璞玉。

半点杂质都看不见。

盛世侧眸,移开跟她对视的视线。发觉她还盯着自己看,他索性用她脖子上的围巾将她这张巴掌大的脸给盖住。

他警告她:“别耍小聪明,记牢结婚协议上的条款!”

过了三五秒钟。

迟迟没听见喻唯一回话,盛世拉开她脸上的围巾,“哑巴了?”

围巾被扯开,女人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她捂了捂呼吸的胸腔,难受地拧起眉毛,“你把围巾盖在我脸上,盖得太严实,我刚刚喘不过气,没办法说话。”

她又垂眸瞥了眼他抓着她胳膊的手,小声细念:“你手上力气很大,从茶馆包间到现在车里,我感觉我的骨头都快碎了。”

盛世即刻松手。

就在这时,司机忽然在十字路口猛地打了一把方向盘。

身体失去重心,喻唯一被甩了出去。男人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胳膊,把人拽了回来,抓的又是先前抓过的那一处。

车子回归平稳。

喻唯一定定地望着他,“胳膊断了。”

盛世:“……”

-

喻唯一胳膊没断,脱臼了。

回御园的路上拐弯去了一趟医院,诊断是肩关节脱位。好在不严重,医生简单用了闭合手法进行复位。

到家已经七点半了。

秦木兰工作忙,没再打电话过来查岗。

盛管家来院门口迎接,他扶着喻唯一从车上下来,“怎么出去一趟还去医院了,怪我不好,我当时应该跟着您一起去的。”

“没事盛叔……”

“细胳膊细腿没半点用!”

盛世打断了喻唯一的话,径直往院子里去了。管家往他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安慰道:“少夫人,您别跟少爷一般见识,他就是这个臭脾气。”

“恩,我明白的。”

她哪敢跟盛世一般见识?

如今他是宿主,她是寄体,两人是寄生关系,她还得仰仗他在榕城平安度日,也得借助他的地位权势去办事。

喻唯一因为右边胳膊脱臼,复位后疼痛感也还没消。

医生说要休息一晚才会完全好。

盛管家只好额外去熬了一盅海鲜粥,她左手拿着勺子喝。她本来身体就不太好,这会儿又受了伤,御园上下的佣人包括盛管家都很心疼。

没办法。

有些人天生就长了一张乖巧的脸。

安静地坐在那不动,都能击中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得到众人的偏护。

入夜。

落地窗倒映着壁炉的火光。

喻唯一坐在沙发上,盖着毛毯,正用微信在跟她负责的一位心理病患沟通病情。

女人声音温柔,细软如水。

盛世推开门进来,那些柔软的音调就钻进了他耳朵里,轻轻地敲动他的耳膜,仿佛有人拿刷子在他心口挠了几下。

他的脚步停了。

无意识中在门口多听了一会儿。

借着沙发旁的橙黄落地灯,他远望见女人柔和温婉的脸。她大学四年学的心理学,目前在一家上市心理事务所实习工作。

平时她说话就软绵绵的,没想到跟病患说话声音更加温柔。

形容不出来的感觉。

仿佛——

一切都安静了,没有喧嚣和烦躁,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都变得美好起来。

那边。

喻唯一察觉到某人的注视,她发送了语音消息,抬眸迎着视线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便毫无征兆地与盛世对视了一眼。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51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