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6章 唯一借刀杀人,孙夜雪名声扫地

第6章 唯一借刀杀人,孙夜雪名声扫地


她把手机放下。

掀开毛毯站起身,“盛少。”

盛世回过神,他轻咳了一声,随后抬脚往前走。离近了,他把手里的药膏扔在喻唯一身旁的沙发上,“盛叔给的药,外涂,治疗脱臼。”

喻唯一低头。

看向腿后沙发上那支不大不小的药膏。

她弯下腰,小心翼翼拿起来,认真地盛世点头道:“谢谢盛叔这么关心我,我等会儿洗了澡就擦。”

他没说话。

喻唯一就那么仰着头注视着他。

“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

“那你盯着我看什么?”

喻唯一立马将眼眸垂下,她抿抿唇,如实说:“姐姐说你长得丑又凶,我觉得长得很好看,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见过的五官最好的男人。”

姐姐?

孙平堂好像是有个女儿,是喻唯一的表姐吧?

一贯只有盛世对别人进行指点,还没听过谁敢编排他的。

他睨了喻唯一一眼,转身往卧室去了:“擦你的药,废话真多。”

进屋后不久。

盛世给好友拨了一通电话,有件事情交代对方去处理。

彼时。

喻唯一拿着睡衣去浴室洗了澡,擦了药膏。

随后下楼倒水喝。

盛管家从走廊上路过,见到餐厅里的她,“少夫人您还没睡吗?”

喻唯一捧着热水,偏头看他,“有点渴了,下来倒杯水,等会儿就睡了。”

管家走进餐厅。

目光下意识往她右胳膊上看了几眼。

一个小时前少爷让医生送了外涂的药膏过来,他才知道少夫人这伤是少爷弄的。少爷也太不知轻重了,才结婚几天就把妻子弄脱臼了!

“少夫人,您胳膊好些了吗?”

“恩,好多了。”喻唯一看了眼自己的手臂,“擦了药不疼了,明天应该就好全了。盛叔谢谢您了,这么晚还帮我去买药。”

盛管家怔了半拍。

“?”

没等他说话,喻唯一拿着水杯走了,“盛叔您早些休息,我先上楼了。”

“……哦哦好的!”

-

第二天早上,喻唯一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拢着被子坐起身。

长时间没接通,电话已经被系统挂断了。

她滑动解锁。

手机屏幕的白光映照在女人脸上。

一条实时新闻讯息弹了出来,内容是:“榕城大学17级珠宝设计专业,孙夜雪发表的c刊疑似抄袭作假,学院将取消其学位证书。”

女人面色平静。

仿佛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

喻唯一天资聪颖,16岁参加高考进入榕城大学心理专业。喻氏集团当年是北欧地区最大的珠宝王国,她在父母的影响下对珠宝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度。

寄居在孙家。

为了削减锋芒,她明面上从不接触珠宝。

背地里,孙夜雪的学科论文和多年获奖的设计作品都是她做的。

渐渐地。

孙夜雪成为学校风云人物,业界青年翘楚,老师们器重,同学敬佩。

圈子里的人也都夸她是才女,孙平堂夫妇经常炫耀有这么个出色的女儿。

对此,喻唯一从未吭过声。

她把自己变成隐形人。

一个病弱的哑巴。

孙夜雪私底下要她做什么,她就去做什么,从来不违抗。

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郝然是孙夜雪打来的。喻唯一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不慢不急地往沙发上坐。

迟迟不接。

那头的孙夜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一直到通话快被系统挂断,喻唯一才接通。她把手机放到耳边,孙夜雪劈头盖脸的辱骂冲了过来:“喻唯一你死哪里去了!这么久才接电话!”

“姐姐,我刚吃完药。”

“死病秧子,你怎么不去死啊!我的c刊论文被查出抄袭,这文章是你写的,你抄袭谁的了?给我的文章你竟然敢去抄袭,喻唯一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咳咳——”

喻唯一咳嗽了几声。

再开口,她嗓音更加虚弱,“姐姐,我没有抄袭。你去申请复查,应该是机器审核出错了。”

“真的?”

“恩,给你的我都是认真写的,绝对不敢含糊。”

“行,我就信你这一回。喻唯一你给我听着,如果复查结果出来,这篇c刊是抄袭的话,我就让你去地底下见你短命的爸妈!”

“让你做一丁点事都做不好,废物一个!孙家养你十年还不如养一条狗,白瞎了我家的钱,真让人讨厌!”

“对不起姐姐……”

喻唯一的道歉还滞留在嘴边,电话已经挂了。

她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抬眸那一瞬,视线里便装入男人的脸。

他应该是刚晨洗完澡。

喻唯一站起身,“盛少。”

男人瞥了她一眼,迈开步子一面往前走,一面拿着毛巾擦拭头发,“孙家的人经常差使你,对你大呼小叫?”

“还好。”

盛世冷笑,“没开免提声音都快把我这别墅砸穿了,知道的以为你电话那头是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牲畜咆哮。”

“我让人改了她的c刊内容,她就是抄袭,榕城大学会取消她的学位证书。不准帮她修改论文,更不准替她出面澄清,不然我捏死你。”

喻唯一紧抿嘴唇。

待在原地半个字不吭。

盛世再次扫了她一眼,转身大步流星走去房门口,拉开门离开了。

男人身影完全消失。

迎着走廊上白炽的冷光灯,喻唯一脸色恢复平静。

她知道盛世睚眦必报。

所以昨晚特意说孙夜雪背地里编排他。她不会帮孙夜雪修改论文,更加不会帮她澄清背锅。

昨天以前还是圈内才女,今后就是被钉在耻辱柱上的抄袭者。

这是孙夜雪应得的。

-

晌午。

ifs商场。

古斯特驶入地下车库,盛世停稳车子。他下车后在车前等了三五分钟,副驾驶位的喻唯一才慢吞吞地出来,裹好她的小棉服,轻轻关上门。

她不管做什么都是轻轻的。

有时候看多了,盛世都觉得她这个人是轻飘飘的,像一根羽毛。

她步伐也慢。

盛世有点不耐烦了,伸手就准备去拽她。手动了一下,想起昨天把她胳膊拽脱臼的事,男人又停了动作。

还是别动她。

万一把她弄得缺胳膊少腿,或是一命呜呼,晦气又麻烦。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51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