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2章 他们都觉得她是张白纸

第12章 他们都觉得她是张白纸


这颗宝石是盛老夫人的嫁妆,当年因为某些事,老太太不得不拿出自己心爱的物品去填补盛太集团的资金链空缺。

盛世等了许多年,终于等到它重新拍卖。

无论如何也得把外婆的嫁妆买回来。

盛世偏头看向傅承御,冷漠道:“下次再俱乐部我不想再看到那些玩意儿。”

“给你敬酒的那个?”

“席间那一群。”

“嗯。”傅承御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明天的赛车赌局还参加吗?”

“不去。”

“西故下午设宴款待你也不去了?”

“没闲工夫。”

两人一前一后从大门口出来。

盛世先行走到街边,拉开古斯特的车门,进了驾驶座。隔着车窗,傅承御看着他,“明天雪小了就回榕城?”

“嗯。”

“回去干什么?”

盛世偏头睨了他一眼,“跟你有关系?”

车窗玻璃当即升了上去,男人一脚油门踩到底,古斯特呼啸一声驶离街边。眨眼间进入街心,车影消失不见。

这边。

榕城,御园别墅。

喻唯一下车进了屋子,在玄关换了棉拖,摘了手套围巾和帽子。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

是盛世回的信息。

她半小时前给他发了条微信,他刚刚回了她一个‘嗯’

喻唯一看了一眼便关闭了手机,抬脚往暖和的客厅里走。盛管家这会儿正在打扫卫生,擦拭橱柜里那些老照片。

见喻唯一过来,男人问候了声:“少夫人。”

她点了点头。

走近了,喻唯一拿起管家刚擦过的一个相框,里面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女子温婉端庄,男子矜贵儒雅,应该是年轻时候的盛老夫人和老爷子。

老夫人脖子上那条红色的宝石项链吸引了喻唯一的注意。

她儿时在喻氏集团仓库见过类似的。

远不及这一颗耀眼。

母亲和她说过,这颗宝石叫做鸽血摩洛哥红宝石,全球仅此一颗,已经找寻不到踪迹了,可以说是有价无市的珍品。

原来在盛老夫人这里。

盛管家见她目光停驻在红宝石上,便说:“这是老夫人的嫁妆,多年前姑爷暗中挪用盛太集团的公款,导致公司面临破产,老夫人不得已才用自己的嫁妆救了公司。”

姑爷,盛世的父亲。

喻唯一:“这样说的话,这颗宝石现在不在盛家了?”

“是的,少爷这次去京城,就是因为拍卖行拿出了这颗宝石,他想把老夫人的物品重新买回来。”

这颗宝石价值不菲。

盛太集团虽说在盛世名下,但短时间内拿出一笔巨大的流动资金也不容易。

这厮脾气臭。

性格躁。

却挺孝顺的。

喻唯一把相框还给盛管家,“恩,您忙您的,我先上楼了。”

-

入夜。

喻唯一披在加绒的外套坐在书桌前。

台灯下。

一张用蓝色圆珠笔画成的珠宝项链手稿,简单的水波链条下点缀着一颗水滴型的钻石。

她拿起手机敲了一行字,发给孙夜雪:“姐姐,完成了。”

对方命令道:“把设计理念写清楚,连同原稿一起寄到我这里。”

喻唯一:“姐姐,明天我回孙宅和舅舅商量出来租房的事,到时候我亲手给你吧。”

孙夜雪又交代了几句。

喻唯一顺从回应。

她退出微信,刚准备关闭手机,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看到来电显示,喻唯一接了电话,率先温柔开口:“温爷爷您还没休息吗?”

这位老先生就是她这半年负责的病人。

对她信赖度很高。

听到喻唯一柔和的嗓音,老爷子心里高兴,说话都是笑的,“唯一呀,还有二十几天就是春节了,爷爷说过要送你一份新年礼物,明天你来宅子,爷爷亲自给你。”

“恩,谢谢温爷爷。”

等对方先挂了电话,喻唯一才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主卧房门被人‘扣扣’敲响。

盛管家推开门走进来,他拿着一杯温好的热牛奶,走到喻唯一身旁,摆在她手边,“少夫人,时间不早了,您早些睡。”

喻唯一‘恩’了一声,她拿起牛奶,喝了一口后想起什么,“盛叔,我看过结婚证上阿世的出生年月,1月8号这周末是他二十四岁生日对吗?”

“是的少夫人,您是打算给少爷庆生吗?”

“他没有庆生的习惯吗?”

盛管家想了想,说:“老夫人在世的时候,会给少爷庆生。她走后这十年,盛家老宅就少爷一个人住着,做一桌子菜用来庆生更显得冷清。”

“如今您和少爷结婚了,搬来了新房御园。您如果愿意帮少爷庆生,少爷应该会很高兴的。”

喻唯一也是这么想的。

父母去世后,她随着孙平堂夫妇来到榕城,这些年里也没再过生日。

半年前接手温老先生这位病人。

老人家给她庆祝了二十岁生日,虽然是个接触不久的陌生人,喻唯一也感受到了久违的人情温暖。

她想,盛世也会心悦吧?

不清楚。

但她想这样做一下。

一方面是想得到他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感恩。毕竟在他这棵能够遮风挡雨的大树底下避险,对他好点儿也是应该的。

喻唯一抬头看向管家,又问:“盛叔,阿世的喜好是什么呢?我的厨艺还不错,到时候我做几道他喜欢的菜。”

相处这么些天,喻唯一在盛管家眼里就是白纸的存在。

无害温良。

孱弱柔和。

她是他见过最没有心思的女孩子。

而且少夫人对少爷是真的好,发自内心的为他着想。在夫人面前百般维护他,如今又体贴地为少爷庆生。

老夫人去世后,很久都没有人这么关心少爷了。

少爷能娶到少夫人,真是上辈子积攒的福气。

盛管家很是欣慰,他拉来一张椅子在喻唯一旁侧坐下,耐心仔细地向她讲述有关盛世的一切习惯喜好。

彼时。

远在京城的盛世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盛世:“……”

谁在背后编排他?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50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