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5章 庆生送礼物,那她一定是喜欢我

第15章 庆生送礼物,那她一定是喜欢我


不排除这种可能。

毕竟在榕城,盛世也算一众名媛想嫁的对象,喻唯一动心也很正常。

这时。

盛管家又说了几句:“少爷,我觉得能遇上少夫人很难得。她除了身体差了一些,人温柔体贴,单纯又无害,没心机没城府,一心一意只向着您,您该好好对她。”

盛世没说话。

他思考了许久,一言不发地站起身离开了书房,往主卧去了。

与此同时。

主卧。

喻唯一抱来软和的被子,铺在沙发上。

她靠着枕头,将礼品盒摆在一旁,随后拾起卡纸,有条不紊地折着千纸鹤。

亮着的手机屏幕还在语音通话。

“你答应我的,今年过年送我99只亲手折的千纸鹤。”

“在折呢。”

“嘻嘻,折了多少啦?”

“一小盒了,折完就寄去纽约。”喻唯一说。

林夏笑得很甜,“六月份毕业我就从纽约回来,到时候就陪你住在榕城。对了宝,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上一本小说要影视化了。”

“等我拿到影视的版权费,我就去请纽约最贵的医生,带着他一起回榕城,一定把你的病治好。”

喻唯一不打碎她的美梦。

顺着她的话,温柔说:“恩,夏夏会把我治好的。”

两人又甜腻说了会儿,才结束通话。

喻唯一关了手机放到旁边,将折好的纸鹤放进盒子里,重新拿了张粉色的卡纸。

传说千纸鹤可以许愿。

亲手折就带有祝福的纸鹤,可以让人愿望成真。

盛世开门进屋,就看见这安静的一幕。女孩靠着枕头,腿上盖着被子,礼盒、卡纸铺满了被褥,她正细心认真地折着纸鹤。

橙黄色的落地灯光落在她侧脸,有那么几丝柔顺的头发从鬓角垂下。

衬得她格外温柔。

岁月静好的模样。

盛叔说她准备这周日给他庆生,还准备了生日礼物,难道就是这些千纸鹤?

好幼稚的玩意儿。

心里这么想着,盛世迈开步子朝沙发走近。男人的身体挡了光,阴影落到她眼前,喻唯一才意识到有人靠近。

她抬头,对上男人黑曜石般的眼眸,“不好意思盛少,我刚刚走神了。”

没察觉到他进门。

盛世没说什么,只是目光一直落在她小盒子里的纸鹤上。

他看了半晌,弯腰拿起其中一只。

怎么都是粉红色的?

哪个大男人用粉色的千纸鹤?

喻唯一盯着他的动作,见他忽然抬眸,拿着那只纸鹤问:“你送人啊?”

“恩,礼物。”她点点头,如实说。

“全部折这一个颜色?”

“恩……”喻唯一被他问住了,低头看了看粉色的卡纸和盒内折好的粉纸鹤,“……盛少,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送女孩子粉色当然好。

浪漫的少女颜色。

凝着喻唯一纯净澄亮的眼眸,盛世没拆穿她。他现在应该表现出不知情的样子,毕竟那些话是盛叔嘴快透漏给他的。

盛世将手里的粉纸鹤放回盒子里,他直起身,怎么看怎么觉得粉粉的有点娘腔,不太合心意。

他别扭了一阵儿,妥协道:“粉色也行。”

喻唯一拧眉。

云里雾里。

他说的话都是汉字,每一个字单拎出来她能懂,放在一起就听不懂了。

还没等她弄懂,面前的男人转身往卧室走了,走的时候说了句:“大半夜的别折了,费眼睛,明天再折,反正我也不急。”

喻唯一点点脑袋,对着男人走远的背影说:“恩,我会早点睡的。”

大少爷还挺好对付。

迎合他的心意,送他一颗想要的宝石,就能得到他和颜悦色的态度。

喻唯一又折了几只,随后将东西都收拾好,熄灯睡了。

-

这天晨起打了霜。

屋外的榕树树叶吊挂着许多透明的冰珠子。

盛世一如往常早起在健身房锻炼,回主卧的时候,躺在客厅沙发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这几天都起得早。

很少外出,基本上就待在御园。盛管家总会偷偷跟他打报告,说她在学新的菜品,前天学做鸡翅煲,昨天学做鲫鱼汤。

都是他喜欢吃的。

盛世抬眸扫了眼墙上的电子钟表,上面有一行红色的数字:2022年1月7号。

男人晃神数秒钟。

他回过神,敛下眼底一闪而过的优柔神色,径直去了衣帽间。

盛世穿戴整齐后下楼。

远远地就看见那抹单薄的身影,她在客厅里,正弯着腰摆弄什么。

走近。

看到她葱白纤细的手指的同时,盛世也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粉色小盒子,里头躺着满满一盒粉色的千纸鹤。

今天才7号,她要提前把送他的礼物先送了?

也行。

仪式感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早一天、生日当天或是晚一天收到都没有关系。

盛世盯着她皙白的后颈,道:“你在干什么?”

男人磁性的嗓音从后上方传来,喻唯一停了手里的动作,正想回他的话,转头就看见进客厅的盛管家。

“少夫人,顺丰国际速运的快递人员来敲门,说是有一份快递要寄出。”

“恩,是我下的单。”喻唯一先应了管家的话。

她将礼盒装袋,然后交给盛管家,“盛叔,这是我寄给朋友的一份礼物,麻烦您帮我交给门外的快递小哥。”

“好的少夫人。”

盛管家接了东西就去照办了。

人走后,喻唯一重新看向身后的盛世。只见男人剑眉蹙起,眉宇间隐约可见阴郁戾气。

一大早的,谁惹他生气了?

“盛少……”

“你给你朋友折东西,天天搁我面前晃什么?”

喻唯一:“……”

没等喻唯一开口解释,就又听见盛世说:“以后不要在御园折这些玩意儿,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看得人烦!”

盛世说完便大步离开了客厅。

玄关这边。

盛管家送走快递小哥,刚准备关门,迎面就撞上箭步走来的盛世。凌厉的风从他身旁刮过,等他再偏头看过去时,只看见雪天外男人离去的背影。

发生什么了?

少爷虽说脾气不好,但也不会莫名其妙动气。

管家连忙往厅里走去,他走向喻唯一,“少夫人,您和少爷吵架了吗?”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50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