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8章 盛世:你怎么这么笨

第18章 盛世:你怎么这么笨


喻唯一正打算摇头,就又听见他说:“你这病恹恹的样子能玩雪?出去走一趟会不会断气?”

喻唯一:“……”

她是身体弱,不是病得快死了。

不给喻唯一说话的机会,盛世接着说:“今早我没什么事,你实在想出去玩雪,我也能勉为其难地跟你一块儿去。”

两分钟后,保暖四件套就裹上了她的身。

像只笨笨熊。

盛世一边给她套帽子,一边低头打量她,他往下扯了扯她的帽檐遮住她的耳朵,“喻唯一你怎么越看越丑?”

喻唯一再次:“……”

她抿着嘴唇不吭声。

从盛世的角度,从上而下便看见她弯弯的眉眼,翘翘的睫毛,微微鼓动的腮帮子。他说她丑,她不乐意,但是又不敢争辩。

小弱鸡。

盛世笑哼了声,隔着绒毛帽顶揉了一下她的脑袋,便转身往玄关大门口走了。

走了几米远,还没听到背后的动静。

男人停了一脚,偏头见她还在原地,“愣在那干什么?”

喻唯一拢了拢棉服,立马迈开步子跟上去。

出了门。

一股冷风迎面吹了过来,刮在喻唯一白净的小脸上。裹得厚实,倒是不怎么冷,就是行动有点不方便。

远处佣人们正在堆雪人。

喻唯一慢吞吞地走下大理石台阶,盛世已经在榕树底下等了她一会儿了。

她姗姗来迟。

最后几步是小跑着过去的。

见她呼呼喘气,盛世:“真没用,跑两步就喘。”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走上前,把她掉到身侧的围巾拿起来,圈回她的脖颈。

喻唯一平复了会儿。

把小跑堵在胸口的那口气给喘顺了。

她偏头看向堆雪人打雪仗的佣人,随后抬头看身前高大的男人,“盛少,我身体不好打不了雪仗,跑不起来。”

“所以呢?要给你颁个奖吗?”

喻唯一:“……”

盛世弯腰拿起旁边的桶子和铁锹,拿起来的时候又觉得太大了,就换了个儿童版的小桶子和小铁锹,随后塞进喻唯一手里。

他说:“你找个地方蹲下来,用铲子铲雪,把桶子装满。”

“哦哦,好的。”

喻唯一点头听着。

她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觉得站着的地方不错。在榕树底下,能挡点风,也比较安静,不会被喧闹追逐的佣人们撞到。

女孩抱着桶子原地蹲下。

右手拿起小铁锹,一铲一铲地铲着雪往桶子里装。

这边。

盛世是想带她堆个雪人,让她先铲雪热热身,免得把她这小身板累死。他本来是打算去滚一个大雪球,刚走出去没多远,就看见喻唯一原地蹲下了。

她背对着他。

偌大的榕树底下,她就像一个棉团子。

特别小。

有北风吹过来,将榕树垂下的枝条吹起,上边堆积的雪花在风力的作用下掉落了一部分。

看见这一幕,男人坏心一起。

盛世折回树下。

蹲在地上的喻唯一听到踩雪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她以为盛世是来拿她铲的雪。女人抱起桶子站起身,转过身伸出手把桶子给他。

还没等她看清来的人,就听见‘轰——’的一声响。

刹那间。

喻唯一的双眼白了。

视线完全被雪花遮挡,有那么几秒钟她看不见任何东西。

榕树树根被人摇晃,连带着树干枝条上积累的雪花都落了下来,毫无预兆地落在喻唯一身上,她被雪给覆盖了。

“蹬蹬蹬——”

脚步声离近。

盛世走到她跟前,见她呆呆的模样,男人被逗笑了,“喻唯一你怎么这么笨?”

喻唯一才抬头瞪了他一眼,蹲下身抱着桶子和小铁锹大步离开榕树下。

继续去铲雪了。

她铲了没多久,就听见远处佣人们的议论。

女孩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就看见一堆人围在一个雪人身子旁边。盛世力气大,滚了一个巨大的球,约莫一米五高。

男人这时也看向她。

两人对视了一眼。

冷冽寒风中视线交织,喻唯一嗅到了某些危险的气息。她抓着小铁锹打算起身,动作太迟缓笨拙,远不及盛世那么利索。

还没等她跑两步,一只有力的胳膊就从背后揽住她的腰。

轻易将她拎抱起来。

双脚悬空离地,喻唯一惊吓出声,本能伸手抓住盛世的衣服,“做什么?盛世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男人单手抱着她折返雪人那边。

他步伐迈得大,步子稳,眨眼间的功夫就将喻唯一抱到雪球前,随后双手将她举高,放在雪球上坐着。

“少夫人坐上去刚刚好。”

“哎,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很漂亮的雪美人。”

佣人们相互交谈。

喻唯一坐在高处,双脚离地一米多。她伸着脖子往前垂眸看,抬眸便看见前方正一脸哂笑的盛世。

他就是故意捉弄她!

喻唯一想了想。

她开始咳嗽,捂着嘴连着咳,眼看着脸色就白了下来。

盛世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了。

他连忙走上前,将她从雪球上抱了下来,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拨弄了弄她的围巾和帽子,给她裹严实。

“你怎么这么弱?”

“出来没半小时,就铲了铲雪,往雪球上坐了两分钟就开始咳。”

她咳嗽声不断。

盛世凶了两句语气也慢慢缓和下来,甚至有点后悔刚刚摇晃榕树让她淋雪,把她抱上雪球上坐着。

其实就是——

觉得她挺可爱的,想逗她玩一下。

盛世单手抱紧了她,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人脸朝下按在怀里,不让冷风吹着。他加快步伐,稳步往别墅屋内走。

“盛叔,墙暖温度调高!”

“壁炉的炉火烧旺!”

十分钟后。

客厅里。

喻唯一躺在贵妃椅上,身上盖着厚重的毛毯子。墙面壁炉烧得很旺,整个厅里暖和非常。

盛管家端了姜茶来。

她喝了一半。

正要放下杯子的时候,盛世走上前接了杯子,重新贴到她唇边,“都喝完。”

之后。

私家医生也来了。

给喻唯一仔细检查了一番,面对盛世不善的神情,医生回话的时候战战兢兢,说:“少夫人没有大碍,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的。”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50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