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9章 男人越哄越乖

第19章 男人越哄越乖


女人侧躺半靠着贵妃椅。

病态娇弱。

脸色苍白。

盛世盯着她看了许久,转头横了医生一眼,“你会不会看病?这叫没什么大碍?两颗眼珠子没用的话扣下来补你白大褂上做纽扣吧!”

医生擦汗:“……”

“那、那我给少夫人开点安神的中药吧。”

“快滚!”

医生提着药箱麻溜地跑了。

大少爷戾气重,厅内的佣人各个低紧脑袋屏声敛气,恨不得原地隐形。

喻唯一仰头抬眸看他。

他生气的时候脸部线条绷得紧,下颚线更加清晰,五官轮廓更加深邃有型。看着戾气逼人,却难掩姿色。

察觉到女人的目光,盛世垂眸就见她昂着脑袋望着他。

这画面就像——

还没长大的小奶猫昂着圆溜溜的脑袋,又呆又软。

盛世越看越觉得喻唯一好蠢。

又笨又傻。

还弱。

难怪在孙家会被那一家三口欺负,遭受虐待。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她这么软糯,不欺负她欺负谁啊。

这边。

不知道盛世在心里给她下了这么多定义的喻唯一还望着他。

看他,只是单纯地欣赏美色。

她准备挪开目光,视线里男人弯下了腰,他当着她的面伸手捏住她的脸,捻着她脸上那块软肉来回捏了好几下。

喻唯一拧眉,“疼。”

盛世捏着她脸的手顿了一下,凝着她吃疼皱起的眉眼,耳边还回旋着她刚刚那句不轻不重的求饶声。

血液有点加速。

酥酥麻麻。

成年的男性了,脑子里下意识就会想到另一件事。

盛世轻咳了一声,故作镇定松开手,直起身,“捏一下脸都哭疼,要你有什么用。”

喻唯一坐起身。

昂头看着他,温柔可人:“我让盛叔买了生日蜡烛,我做蛋糕送给你。”

“养病吧你,还做蛋糕。”

“我现在感觉身体舒服了,等会儿就能去厨房做。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帮我打下手呀。”

“我帮你打下手?痴心妄想!”

十分钟后。

厨房。

喻唯一戴好围裙,转身将烘焙蛋糕胚的模具递给他。

盛世接了。

她将所有食材准备好,按照比例打好鸡蛋,将蛋黄蛋清分离。先用搅拌机把蛋清打至纯白,随后将蛋清分三次先后加入蛋黄与面粉的混合物里。

喻唯一偏头。

她看了看站在旁侧不动的盛世,“把你手里洗干净的模具拿过来,我要把蛋糕液倒进去。”

盛世停了两秒钟。

才走上前,把手里的容器摆在灶台台面上。

喻唯一又说:“你拿旁边那个小瓶子,那是喷油壶,把容器底部喷点油,到时候烤出来比较容易脱模。”

盛世侧眸睨了她一眼。

她当他是苦力吗?

差使过来,差使过去。从小到大,还没人这么指使过盛少爷。

他不做又能咋样?

见他迟迟没有动静,喻唯一端详了他几眼。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女人垂眸看向烤盘,“你洗得还挺干净的,我之前学做蛋糕的时候,没你做得好呢。”

男人不动声色。

剑眉却微微跳动了几下。

他面色依然平静,随后转身去拿了喷油壶,折返回来,将烤盘刷好油。

喻唯一:“刷得很平整,比我那时候厉害多了。”

盛世哼哼了声。

没说话。

喻唯一也没再接着说,她将蛋糕液慢慢倒入烤盘模具,再拿起模具轻轻抖动,将减少液体里的起泡,随后再放入预热好的烤箱里。

180度,定时40分钟。

烤蛋糕胚的过程中调制奶油。

喻唯一拿起盒装的淡奶油,思考了两秒钟,她转头与盛世说:“你来打奶油吧,把淡奶油放进容器,加入一定量的牛奶和白砂糖,然后用搅拌机打。”

“你不做事?”

“我洗水果呀。”喻唯一撇了撇嘴,“我以前打奶油总打不好。”

男人利索地有了动作。

喻唯一余光瞥了他一眼,扬唇去水槽那边洗水果了。

她刚洗好草莓,视线里便装入已经打发好的奶油,纯白色,可以拉起小尖尖,打得挺好。

她拿起勺子挖了一点放进嘴里尝。

女孩眼睛亮了亮,她抬头,毫不吝啬夸奖:“又香又甜,好厉害。”

“用得着你说。”

“恩,我知道你很聪明,不用教都做得比别人好。”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盛世轻哼。

之后,盛世包揽了所有活儿。

洗水果、切水果、洗碗、脱模、蛋糕胚切割分层。盛管家中途在厨房外看了几眼,都忍不住笑了。

再怎么像脱缰的野马管不住,总会有一根缰绳能把他套牢,只是时间问题。

大自然是很神奇的。

一只病弱的兔子,也能让一头猛兽收起利爪乖乖听话。

-

喻唯一做了最后的蛋糕抹面和装裱。

两个小时。

八寸的奶油蛋糕做好了。

喻唯一捧着蛋糕走到餐厅,将它摆在餐桌上。管家拿来了数字蜡烛,相继插上2和4。

随后点燃。

佣人熄灭了周围的灯光。

瞬间的功夫,视线里只有这两支橙黄的烛火。

盛管家笑道:“生日的时候对着蜡烛许一个愿,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盛世扯唇。

觉得这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无比幼稚。

喻唯一坐在椅子上,她托腮撑脸看着对面的盛世,顺着管家的话说:“我也想蹭蹭寿星的好运,盛少帮我也许一个愿,就许我越来越漂亮。”

借着烛光,盛世瞥了她一眼。

他说:“许多了不灵验,唯一的一个愿望帮你许?做梦!”

男人盯着面前的蛋糕许久。

最后还是许了愿,做了他觉得很幼稚,小孩子才会做的事。

他许了挺久。

足以想见盛少爷内心有多少实现不了的期许,也能想见在这些期许中他难以抉择,选了很久才选出最重要的一个。

很久很久以后喻唯一才知道。

盛世每一年许愿都是:“希望喻唯一平安健康。”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9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