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1章 唯一:可以这样吗?

第21章 唯一:可以这样吗?


两分钟后。

喻唯一站在橱柜前,伸手点了草莓慕斯蛋糕,服务生正要去打包,盛世又连着点了好几个漂亮的。

见这,喻唯一抬头往后看他,“太多了吃不完。”

盛世低头看她,“反正买一个你也吃不完,买十个也一样。买一个吃十口,现在买十个,你一个挖一口吃。”

闻言,喻唯一眼睛微亮,“可以这样吗?”

盛世冷道,“不可以,你别买,别吃。”

喻唯一仰头向他扬起眉眼,甜笑着:“谢谢你盛世。”

男人被她淬了星光的眼眸吸了一下。

他即刻错开视线,偏过头不去看她,“喻唯一你别耍浑,收起这副臭样子。”

服务生将十个慕斯蛋糕装盒打包。

陆续放进购物车里。

盛世回过神时,偏回头,身前没了女人的身影。他侧眸,就看见她已经站在远处煮汤圆试吃的摊前,服务生用小杯子给她盛了一个汤圆,她伸手捧在掌心。

明明身体不好,胃口小得跟鹌鹑似的。

还这么贪吃。

盛世推着购物车打算走,往前走了两三步,脑海里不禁又想起她刚刚昂起脑袋冲他甜笑的样子。

他原地停了两三秒钟。

转身折回烘焙区,将橱柜里剩余的小蛋糕都买了。

以后——

御园佣人们最期待的就是先生太太出门逛街,只要他们俩去逛商场,一定会带回来很多小蛋糕,她们各个都能分到。

-

购买的物品太多。

结账的时候用时比较久。

喻唯一在门外的长椅上坐着,远处自助结账区站着好几个服务生,帮忙提东西。

盛世则等待在侧,准备最后扫码付款。

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目光便被超市某个小屏幕上实时转播的画面吸引了。

大标题:

#国际珠宝大赛冠军孙夜雪项链作品抄袭eva#

上周演讲结束,孙夜雪得到最多观众投票支持,顺理成章问鼎冠军宝座,那条项链作品还被主办方拿去做展览。

孙平堂得知这件事,特意设宴庆祝。

邀请了榕城圈内众人。

那场面,十分热闹,万分耀眼。

此刻。

视频里乔安娜正接受媒体采访,她对着镜头,用汉英两种语言重复了两遍:“孙夜雪夺冠的作品抄袭我师傅eva还未发表的作品,作为原创设计师,我为珠宝圈有抄袭行径的设计师而感到耻辱。”

“我个人作为eva大师的徒弟,坚决捍卫师傅作品的完整性。我会请最好的律师团队打官司,必须让孙夜雪付出相应的代价!”

镜头切换。

屏幕里呈现出eva的手稿,与孙夜雪的项链作品有九分相似。

且eva的手稿是三年前画完的,名下的几名徒弟,以及关系比较近的好友都看过这幅作品,悉数发声为她站台。

“叮——”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喻唯一收回视线,将手机拿出来,果不其然是孙夜雪打来的。

她按了红色按钮。

挂断了对方的电话。

顺道将孙夜雪的号码拉到黑名单,不给她第二次打来的机会。

不多时。

喻唯一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孙平堂打来的电话。估计孙夜雪人在孙宅,正跟她的好父母哭诉,说这副作品是她喻唯一画的。

喻唯一接了电话。

将手机放到耳边,电话那头便传来孙平堂听似慈爱的声音:“唯一,你看到新闻了吗?夜雪参加珠宝大赛,说是作品抄袭了国际珠宝设计师eva的作品。”

“夜雪从来没见过eva,她怎么可能抄袭对方的作品呢?倒是你啊唯一,你饱读诗书,各类书籍都看,是不是看过很多eva的作品展览图呢?”

“夜雪说她参赛的项链作品是你帮她画的,你是不是为了走捷径,抄袭了eva?”

孙平堂应该是录音了。

故意套她的话。

喻唯一不缓不急,道:“舅舅,我大学四年学的心理专业,从未接触过设计。姐姐是榕城大学设计院杰出人才,是圈子里公认的珠宝设计师,我怎么可能帮姐姐画稿子?”

“eva是享誉国际的大师,姐姐大学上课的时候应该每天都在听老师分析eva的作品,论说熟悉eva,姐姐才是第一人。”

“喻唯一你放屁!”

“这份画稿就是你给我的,我手机里有你传来的图片……不对,你这次没有给我发手稿的拍摄照片!喻唯一你算计我,从一开始你就在算计我!”

“以前交学校的作业,参加珠宝比赛,你画给我的作品都是先拍了画稿发照片给我,这次没有发,都是你设计好的!”

不在电话跟前,孙夜雪的怒吼声都盖过了所有声音。

喻唯一看了眼快结完账的盛世。

她没再跟孙平堂掰扯,直言道:“舅舅,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心理咨询室那边又传了几份病人的病例给我,我得仔细看看。”

“唯一。”

孙平堂喊住她。

对方也是装不出来了,嗓音阴冷了很多,“怎么说我也是你亲舅舅,你父母去世后养了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夜雪是你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你的心肠恶毒到要让她身败名裂吗?”

“榕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在这座城市无依无靠,舅舅虽然不比你父母在世时财权那么大,但在榕城也有一定的地位。”

“你若是真的要跟我们翻脸,舅舅也不会再纵容。到时候你吃苦受疼,就别怪舅舅了。”

喻唯一笑了。

装了十年温柔的舅舅,终于肯露出狐狸尾巴。

她也没必要再推诿下去,浪费口水。

喻唯一握着手机,开口时嗓音很轻,“舅舅,我会好好报答您这十年的抚养之情。”

说完,喻唯一挂了电话。

恰逢这时盛世过来,几名超市的工作人员帮忙提着东西先去了车库。

他走上前看了她几眼,“跟谁打电话?”

脸色似乎不好。

喻唯一把手机放回包里,起身走到他身旁,“中介,上次我租了城中心一套小房子,到现在还有中介联系我。”

“等会儿我让人把你的信息从通讯网络上抹掉。”

现在游览网站就会泄露私人信息。

比方说手机号码。

然后就会接到很多推销电话。

喻唯一点点脑袋,乖巧脸,“恩恩。”

口袋里,女人的手机再一次震动,屏幕亮了。在搭乘电梯的过程中,喻唯一拿出手机瞥了一眼。

一条电子邮件。

对方说:“匿名举报信已递交给榕城检察院。”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9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