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7章 阴差阳错,同床共枕,男女二三事

第27章 阴差阳错,同床共枕,男女二三事


-

喻唯一折返会厅。

她找到正在席间谈笑的导师贺芳,安静地坐在导师身旁,听着众人的谈话。

随后一同去了隔壁餐厅。

饭菜陆续上了。

吃饭吃的都是人情世故,喻唯一胃口不好,时不时假吃一下。

约莫过了半个钟。

大家陆续用餐结束离开餐厅,她才跟着贺芳一起离席。

进了会厅,贺芳给她介绍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其中有一位酷爱山水画。贺芳转头与喻唯一说:“唯一,我让人送了几幅山水画过来,就放在我房间,你去取一下。”

喻唯一点头。

她起身与席位上的教授们打了声招呼,谦逊离开。

见她走远,贺芳也起身去了一旁无人的过道,连忙给还在路上的儿子打电话。

“你到哪里了?”

“路上堵车你不会绕路吗?”

“还有二十分钟?我不管,你就算是飞,十分钟内也得给我飞过来!”

“我没跟你吹嘘,我这个徒弟就是有那么好。你还有脸质问她了?你先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她能把你看入眼都算我和你爸行善积德给你攒的福分了。”

“来了山庄之后不要进会厅,直接去我的房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照做就可以了,莫西故你再跟我逼逼赖赖,我弄死你!”

莫西故:“……”

这边。

结束了和母上大人的通话,莫西故把手机从耳边放下。

他站在空荡的走廊上。

抬头望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红梅山庄会厅。

盛世也太会选地址了,跟他老母的饭局选在同一个山庄。他才不想去见什么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优秀的门徒。

“叮——”

信息来了。

一张照片发到了他微信上。

莫西故低头,看到女人那张脸的那一刻,男人瞳孔都裂了。

盯着照片里的喻唯一看了又看,莫西故再次确认这是母亲贺芳发来的信息。

这不是盛世的媳妇儿吗?

好家伙。

妈妈,您真是我的好妈妈,把盛世的老婆介绍给他,是觉得他活得时间太长,想让他早点去地府见阎王吗?

莫西故敲字回了信息:“妈,我马上到了。”

他收起手机,利索地转身往包间走。

一面走一面思考,该怎么把这件事完美地圆过去,一定不能让盛世知道他妈觊觎过喻唯一,不然他日后就惨了。

没走多少步。

迎面撞上了阎王。

莫西故怔了,看向盛世的时候,眸光慌得厉害。

对方见他神色不对,盛世拧眉,“你小脑抽筋?”

“世、世哥。”莫西故佯装镇定,他三步走上前,走到男人身边,“我有瓶珍藏的酒放在房间,你帮忙去拿一下呗?我急着上厕所。”

“你搞什么?”

“好吧其实是我妈来了,隔壁会厅饭局,我妈在厅里。我怕穿过去拿酒她看见我,你也知道她那个人学术做多了好古板,见到我又要骂我。”

盛世懒得听他絮叨。

问了他房牌号。

莫西故爽快地将贺芳告知他的号码告诉了他,“a09房间。”

-

a09套房。

喻唯一按照贺芳说的房间号,走了十多分钟的路,从热闹的会厅走到安静的休息区。

这边人很少。

一路过来连服务生都没见到几位。

门是虚掩的,没关。

她没多怀疑,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挺大,喻唯一沿着过道走到房间,走去橱柜前看了看,没有山水画。

就在她要往卧室走的时候,背后有人喊住了她:“喻唯一?”

嗓音熟悉。

喻唯一半信半疑地转过头,视线里果然装入盛世的身影。

他怎么在这?

还没等喻唯一询问,就听见门口方向传来‘咔嚓’一声响。她连忙往前走了三五步,见那扇原本开着的房门关了起来。

暗觉不好。

女人径直走上前,握住门把手。

开了好几下都没把门打开。

喻唯一折返卧室,却发现盛世已经从容地坐在沙发上,一副慵懒的样子。

她拧眉,“盛少,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他们被人关在这了。

盛世已经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随便联想一下就能猜到。

他掀开眼帘看她,“你导师叫贺芳?她是莫西故的母亲,她刻意把你叫过来,让你跟莫西故培养感情。”

好在莫西故没这么胆子。

拐着弯地让他过来。

闻言,喻唯一唇角抽了抽。导师平时对她不错,她以为对方是看中她的能力,毕竟她是个病秧子,正常人家谁会让药罐子做儿媳妇?

“找个地方坐着。”

“今天晚上估计出不去了。”盛世又说。

他很闲适。

非常淡定。

喻唯一走到窗边,一眼望过去是悬崖,窗户也封紧了打不开。她折回去,找了个小板凳蹲坐在一旁。

“你还挺抢手?”

“盛少你误会了。”喻唯一解释,“可能贺老师眼光比较独特,我这种人其他人瞧不上的。”

“你哪种人?”

“病人。”

盛世默然,他盯着她看了半晌,道:“病人又怎么了?你只是比别人生病生得多了点,盛家有的是钱让你看病。我不爱听这些妄自菲薄的话,下次不准说!”

丢他的脸。

这句话盛世没说,但喻唯一猜到了。

他占有欲强,又是财阀家族里长大的大少爷。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自然不能给他丢面子。

喻唯一双手托腮,望着他点点头,“我以后不说啦。”

男人瞥了她一眼,没理她。

房间里安静下来。

持续安静。

静了约莫半个小时。

最后是喻唯一冷得不行了,才站起身去查看房间的暖气设备。

空调无法打开,暖气片也没办法使用。

座机的电话线被人拔了,好像还开了信号屏蔽仪,在房间里手机直接无信号。

盛世岿然不动坐在沙发上。

就那么淡定地看着她转悠过来,溜达过去,像只凌乱的小兔子,左跑跑右跑跑地查看各个暖气设备。

门从外边被锁那会儿他就猜到了接下来的一切。

不外乎就是那些幼稚的手法。

促进男女感情。

这种事他见多了。

这间房没有信号、也没有暖气,不出意外衣柜里也没有多余的被子,只有床上那一床棉被。

寒冬腊月的晚上气温低。

人和人相互依偎靠着,才能互相取暖。

且喻唯一身体不好,房间没有墙暖,就算给她一床被子,她也焐不热被窝。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9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