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9章 放烟花,盛三岁,幼稚鬼

第39章 放烟花,盛三岁,幼稚鬼


-

入夜。

御园别墅暖气腾腾。

与几代同堂的家庭相比,盛世喻唯一的年夜饭不算热闹。但跟两人这些年的春节比,不可置疑今年是最好的年三十。

喻唯一今晚小酌两杯。

两人碰杯。

她笑着与他恭贺:“辞旧迎新,明年万事顺心。”

盛世注视着她,老夫人去世后的十来年里,他一个人住在偌大的盛家府邸,最讨厌的就是国家法定节假日,尤其是春节。

路上人来人往。

工作忙碌了一年的人们纷纷回家团聚,大街小巷都张灯结彩,放着欢庆的音乐。

只有他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今年倒是充实。

跟喻唯一去商场置办年货,给她买新年的新衣服,烟花市场买仙女棒,还有现在的年夜饭,这一桌饭菜是她掌勺烧的,但大到鱼肉,小到香葱香菜都是他洗的。

下午买烟花回来的路上。

盛世望向窗外,看见街道边忙着回家行色匆匆的人,那一刻他仿佛也体会到了他们的感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归属感。

家里有人在等他,她会为他留着一盏灯。

盛世喝了这杯香槟酒,他看着对面的女孩,问:“喻唯一,你有什么新年愿望?趁着我现在心情好,说出来满足你。”

大少爷最大方了。

只要心情好,但凡能用钱买到的东西,他都能搞到。

这一点喻唯一很清楚。

今日他确实情绪极佳,傍晚他养母秦木兰打电话过来,他都没摆那副臭脸。

喻唯一将手里的小酒杯放下,她托腮,故作思考的模样,仿佛真的在仔细掂量新年愿望。

想了半晌。

她撑脸望向盛世,软声道:“我能从孙家平安出来,住进御园。每天能安稳睡着,穿漂亮的衣服,吃各种小蛋糕,我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

“如果一定要许新年的愿望,那么我希望新的一年你平安健康,无病无灾。”

闻言,盛世眸光轻微晃动了一下。

他轻咳了两声,拉开椅子起身离开了餐厅,“不许愿拉倒,省钱了!”

男人离开后,喻唯一简单收拾了一下碗筷。

她没说错。

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盛世能长命百岁,至少要挺到她大仇得报的那天。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更方便她办事。

其实:

嫁给盛世这件事,不是她一时兴起,也不是得知孙平堂要将她嫁给南郊某暴发户时,为了自保才做出的选择。

而是她深思熟虑多年的决定。

是五年前。

知道榕城首富盛家,一个叫盛世的纨绔子弟搅乱了f国的大选,她就开始查盛世的资料,尽可能地挖掘他的信息。

做好了二十岁法定年龄一到,就跟他抱团联手的准备。

-

凌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

喻唯一裹着兔耳朵加绒斗笠,蹲在雪地里。将一个三角形的小烟花摆稳,然后拿着点燃的香烛去点引线。

看见引线冒了火光,女孩立马提起裙摆往后走。

“呲——”

亮眼的纯白烟火冲了出来,不断向上迸发,在空中划过弧线,再慢慢垂落。

这类小烟花很温柔。

没有骇人的巨响。

只简单地发出漂亮的亮光,零零碎碎,仿若夜空闪闪星光。

盛世从屋子里出来,就看见远处雪地里喻唯一站在那,她披着个兔耳朵小斗篷,手里拿着香烛,背后是耀眼的烟火。

“砰——”

火光忽然变化了形状,从简单的白色变成橙黄色,火星子朝着四周喷发,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喻唯一本能往后退。

还是有火花迸射到了她身上,落在她斗笠袖子。

原本围着烟花的佣人们也瞬间跑开了。

喻唯一也紧跟着往后走,顾着去看衣服,没看清后方来的人,转身跑了两步就撞到盛世,掉进他怀里。

男人本能伸手搂住她。

他拂了拂她脑袋上的雪花,“放个炮仗也吓成这样,你有什么用?”

接触的时间越久。

盛世愈发觉得喻唯一干啥啥不行,胆怯弱鸡第一名。

有时她出门,他都怕她走在路上晕倒,或是掉进下水道,或是被人贩子拐了,又或是被人欺负吃了亏躲在某个角落抹眼泪。

这边。

喻唯一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盛世心里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

她把手里的香烛塞给他,随后低头仔细瞧了瞧衣服,果然烧了个洞。

她抬起胳膊给他看,“我衣服烧坏了。”

盛世低头,瞥了一眼她的衣袖,白色的绒毛烧焦了几处,“再买一件不就行了?”

“今晚才穿的,还没到两个小时就破相了。”

“能怪谁?还不是你自己笨手笨脚。”盛世说着,又捏了一把她冻得冷冰冰的脸颊,“傻子。”

喻唯一不乐意了。

她甩了一下脑袋,将他的手从脸上弄开。随后抬眸嗔了他一眼,将香烛从他手里拿回来,迈着大步往榕树底下去了。

地上雪很厚。

她扑哧扑哧迈着步伐的背影看起来不太聪明,想起她刚刚生气的眼神,盛世被她逗笑了。

男人即刻跟上去。

三五步就从后方追上了她。

“说你傻你还生气了?难道你不蠢?五岁小孩都比你聪明。”

“那你去跟五岁小孩结婚,看人家愿不愿意。”

“废话,愿意我也不能娶,违法。”

喻唯一语塞。

她昂起头,定定地看了他两秒钟,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前走了。

盛世跟上去,一面走一面说:“喻唯一你刚刚是翻我白眼了是吗?胆子大了,敢给我眼色瞧。不准往前走了,停下来听到没有?”

“喻唯一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

“喻唯一!”

两分钟后。

喻唯一坐在榕树结实的树干上,双手紧紧扒着枝条,双脚悬空离地好几米。

她微微倾身。

低头垂眸看脚下。

太高了。

女人抬起头,看向前方雪地里的罪魁祸首。他也正望着她,正在笑。

她没听他的话停下来,被他揽腰一把提起,踩上椅子就把她托举起来,压在树干上坐着。

喻唯一转动脑袋,左右看了看。

她自己下不去的。

“盛世。”

“盛世你把我弄下来,快点,把我放下来。”

底下的盛世不为所动。

他就是故意整她。

幼稚。

盛世站在原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喻唯一你求我,我就抱你下来。”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7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