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44章 盛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第44章 盛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盛先生是大人物。

院长都从办公室出来,亲自来了一趟,他们这些小护士哪敢有意见?

不过说实在的,他确实脾气暴躁。

也太凶了。

小护士擦拭完血渍,仔细上好药粉药膏,随后拿来干净的纱布,一圈一圈包扎好。

她看向喻唯一,挺佩服的,“一般人都不会跟脾气太差的人交往吧,您看起来很温柔,估计是和盛先生互补了。”

盛先生看起来就像会家暴的。

谁敢和他接近?

医院有几个小姐妹还说盛先生一表人才,颜值远胜内娱男明星。真的会笑,进诊室起她小心翼翼连头都不敢抬,还敢去看盛少的脸?

长得再好看,这样暴脾气的男人她也不要。

喻唯一听着护士的话,她温柔笑了笑,“他人挺好的,底子不坏,就是说话声音大了一些。”

包扎好伤口,喻唯一起身离开诊室。

盛世就在门外。

见她出来,男人几步走到她面前,带她离开的时候,特意走在她右胳膊受伤的这一侧,免得走廊上过路的人碰到她。

走廊这边。

几个小护士聚在一起,望着前方逐渐走远,身影消失的两人。

“我发现了,盛先生的脾气是看人的。”

“是呀,对他太太就挺温顺,说话声音也没那么大,脾气也没那么冲。”

“那我还是不喜欢,太凶了。”

“你不喜欢是因为他的好脾气没给你罢了,这种只对一个人服软温柔的男人,难道不比中央空调的暖男好?”

-

御园别墅。

胳膊受了伤,喻唯一洗澡有些不方便,在浴室弄了好久才出来。

女人穿着浴袍还裹着加绒的外套。

走进主卧客厅,就看见盛世坐在沙发上。在他的注视下,喻唯一迈开步子走过去,她给他倒了杯热茶,摆在他手边的茶几上。

随后软声问着:“你和许特助谈完工作啦?”

许淮傍晚来了御园。

去了二楼书房与盛世谈话,好像是工作上的事,喻唯一也不确定。

盛世沉默不语。

他一味地盯着面前的女人看。

目光无意识中又瞥了眼她胳膊上的白色纱布。

盛世伸手捏住她的脸颊,用了点劲儿捏了捏她脸上那块肉,“喻唯一你怎么这么不中用?别人欺负你你就不知道还手吗?”

他捏得她脸疼。

喻唯一只抿抿唇,澄亮的美眸抬起来望一望他,不说话。

盛世松了手。

他往下握住她的胳膊,将她拉近,“嫁给我,就不能给我丢脸。日后无论在哪,遇到什么人,撞上什么事,只要觉得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一尊大佛摆在你面前,你要大胆拿来用。把腰杆子挺直了,脊梁骨立起来,谁触你眉头你如实告状,听清楚了没有?”

大佛。

他本人。

喻唯一认真听着,乖顺点头,“我知道了。”

“耳朵是听见了明白了,话有没有过脑子还是另一回事。”盛世打量着她,特意多看了两眼她的脑袋。

长得圆圆溜溜。

越看越觉得里头装的都是水。

蠢得要死。

就知道被人欺负不吭声。

这次如果不是保镖机智报警后又喊了武警,直接将奔驰车拦截在路上,把孙平堂等人带去了局厅,事情闹大了藏不住了,否则她肯定还会为孙平堂打圆场。

这个笨蛋。

她当孙平堂一家是亲戚,是好舅舅,别人当她是商品,拿去买卖交易。

日后要在暗中多派遣些保镖跟着她。

傻媳妇没心眼,他得多防范一点儿,这次被刀片割了,下次没准命都没了。

盛世松开她的胳膊,起身离开,“我去洗澡,你回卧室暖床。”

喻唯一:“哦哦。”

男人离开客厅。

喻唯一也转身往卧室走去。

床上摆着两个枕头,两床被子。他们睡在一个床上,但楚河汉界分明,谁都不会越界。

年三十以来气温又降了几度。

盛世有时候在书房处理剩余的工作,就让她钻他被褥里躺着,把床铺给焐热。然后他回到主卧,就直接睡热炕。

是个有想法的人。

喻唯一翻白眼:“……”

她走到梳妆台前,拉开抽屉拿出药罐,照常吃了五颗药。随后走去床边,脱了厚重的外套,爬上床掀开他的被子,躺在他睡的地方。

手机响了两声。

喻唯一起身拿过床头的手机,钻回被子里耍手机。

是好友林夏发来的短信。

【勤奋小作家】:“我看到榕城的消息了,孙平堂绑架你,还把你弄伤了!唯一,你现在在哪,伤到哪里了?孙平堂那个老银币人呢!”

【唯一】:“是小伤,擦两天药就好了,新闻夸大了,我没事的。你放心在纽约上课,马上就要毕业了,不要耽误了学业。”

“孙平堂已经被拘留,剩余的事情盛世会让人处理的,不用我操心。”

‘对方正在输入’

【勤奋小作家】:“听你多次提起他,这位盛大少爷似乎人还不错,一直都站在你那边。听外界传闻,我还担心他会家暴你,现在看来好像没这回事儿。”

【唯一】:“恩,他很护短。”

【勤奋小作家】:“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盛世对你有意思?所以事事站在你那边,跟你一个鼻孔出气。”

喻唯一盯着新弹出来这条信息几秒钟。

她面色平静。

敲字回复。

【唯一】:“我们是合作关系,算是对彼此有几分信任的合伙人。他站在我这一边,单纯只是因为我是他名义上的妻子,除了说明他有责任心,其余不能说明什么。”

【勤奋小作家】:“你就是心理压力大,心思太缜密,想的太多。照我多年写言情小说的情况,我就觉得他对你或多或少有点点心动。而且咱们唯一很漂亮呀!吸引男人不是应该的嘛。”

喻唯一给她发了一张表情包。

/亲亲我的辣妹,爱你/

她们俩少时就认识了。

在伦敦的时候。

林夏比任何人都清楚喻唯一的过往,也明白她这些年遭受的苦楚。所以她不跟她开玩笑,她知道她心里只有复仇。

害死喻氏夫妇的人。

瓜分喻氏集团的人。

她要在她生命走到尽头之前,把这些人全都拖进地狱。其余的事,她已经没有精力去想。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7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