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50章 唯一亲一口,盛世秒变盛小世

第50章 唯一亲一口,盛世秒变盛小世


-

从局厅到ifs十分钟车程。

途经三个十字路口。

距离不近也不远。

盛世开车的技术一向不错,今天却频频出现问题。三个路口,三次违章,第三次直接被执勤的交警拦车靠边停。

抄牌。

罚了一百块钱。

给了罚单,交警站在车外,好心叮嘱了句:“年轻人开车要认真点,正值下班高峰期,这么心浮气躁往前冲,万一撞到行人怎么办?”

盛世绷着脸没说话。

喻唯一温柔和善,隔着车窗与交警道了声谢,“麻烦您了。”

升了车窗。

古斯特重新驱动,呼啸驶离街边。

眨眼间的功夫就从ifs开过,喻唯一下意识坐直身子,用余光瞥了眼驾驶座上脸黑的盛世,张了一下嘴没开口说话。

大少爷被抄了罚单,心情不好。

算了。

她也不是很想吃蛋糕。

那时在局厅里提起,只是逢场作戏,将顾北城一军。

那厮和孙夜雪嚣张得意惯了,总高高在上地嘲笑别人,在他人身上找满足感。好像,旁人过得越凄惨潦倒,他们俩就越高兴。

如今孙家倒台。

孙夜雪也得了个好去处,她也没必要给顾北城好脸色了。

该怼的时候就要怼。

“嘶——”

车子忽然降速。

喻唯一没有任何防备,受惯性身体前倾。她本能伸手拉住车门扶手,缓了三五秒钟才从他这个急刹中回过神。

女人偏头。

就对上身旁男人略复杂的眼神。

喻唯一:“?”

盛世的目光无意识中落在她粉嫩的唇上,仅仅是一瞬,他像是被火烫了一样,立马将视线挪开。

男人轻咳两声,故作镇定:“你不是要买蛋糕吗?到了ifs为什么不说话提醒?”

快到下个路口了,他才恍惚意识到开过了。

没等喻唯一开口说话,男人踩了油门,指骨分明的手握紧方向盘往内打满,在前方路口掉了头,折返商场烘焙坊。

期间又发生了些小插曲。

比如:

结账的时候,盛世没带手机和钱包下车。

提着蛋糕走回车边的时候,盛世的车钥匙还在密闭的车里。

都是小事。

同时一起发生就挺离谱。

反正,前后折腾了不少时间,两人回到御园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进了家门盛世就上了楼,说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喻唯一点头回应。

她拿着新买的几个小蛋糕,在客厅里跟佣人们分着吃。

-

夜色渐浓。

盛管家端着安神的汤羹进来,走到沙发旁,摆在喻唯一手边,“少夫人,时间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

液晶电视上播放着榕城时事新闻。

喻唯一道了声谢,随后问:“阿世的工作都做完了吗?”

“应该做完了,我半小时前照您的吩咐给少爷送宵夜上去,见他好像没在处理工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近期按时上下班,工作量增加,导致精神损耗过度,我隐约觉得少爷神色有些不对劲。”

听着盛管家的絮叨,喻唯一共情地点了点头。

她附和说:“工作繁多就会比较疲惫,今天傍晚开车他也是有点走神。我会多关心阿世的,盛叔您放心。”

交谈了几句,盛管家离开了客厅。

喻唯一拿起手边的汤羹,刚喝了几口,电视屏幕就转了画面。

标题醒目:#犯罪份子逃跑并抢夺武器袭警,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将其就地击杀#

押送孙平堂的警车行驶到郊区。

在距离拘留所还有五公里的油柏路上,孙平堂跳车逃跑,并抢夺了年轻警员的手枪,持枪打伤了一位警察。

根据法律规定。

在诸如此类的特殊情况下,警方可以采取极端措施制裁犯罪贩子。

孙平堂被当场击毙。

液晶电视中实时播放着这则新闻,画面经过处理,许多血型的场景打了马赛克,但喻唯一还是凭借孙平堂左手手腕上的手表认清是他。

这只手表是十五年前,孙平堂刚去伦敦创业,喻父送给他的厚礼。喻氏夫妇当他是一家人,给他提供最好的平台,介绍最优的资源人脉。

谁能想到。

这个看似敦厚的老实人,会在五年后杀了自己的亲姐姐姐夫?

不过,这只手表孙平堂却一直戴到现在,几乎不离身。前两年表芯损坏了,他还特意让人空运去伦敦表行本部修理。

那边。

正在打扫卫生的孙嫂听到这则新闻,妇人手上的动作都停了。

她注视着电视画面,将屏幕上方的粗体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直至确定孙平堂被击杀死去,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孙嫂?”

听到喻唯一的声音,孙嫂回过神。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往喻唯一那边走去,压低声音说:“这种恶人有天收,他走了这么多年的夜路,终于撞上鬼了。”

“我瞧他被当场击毙一点都不解气,子弹穿破心脏一下就死了,给他减轻了不少痛苦。这种人就该进监狱,折磨几十年让他慢慢地死!”

孙嫂是孙家的老管家。

待在孙家几十年了。

可以说是看着孙晴天(喻唯一的妈妈)和孙平堂两姐弟长大的,姐姐聪慧过人,弟弟资质平庸。

后来姐姐嫁了人,嫁给了一位英籍华人,移民去了伦敦。夫妻俩公司越做越大,一度成为欧洲的珠宝王国,傲立世界。

弟弟嫉妒又不甘心。

说好听点是去伦敦创业,实则就是想打喻氏夫妇的主意。

当年喻氏夫妇车祸身亡的死讯传到榕城,孙老爷子就知道这里头有孙平堂的手笔。老人气急攻心脑溢血走了,走的时候叮嘱孙嫂来日照顾好外孙女唯一。

可是她不中用。

还是让唯一小姐遭了孙平堂夫妇的毒手。

十来岁的年纪就被下毒,如今日日需要吃药的孱弱身体。

孙嫂盯着屏幕上,倒在血泊里,被打了灰格马赛克的孙平堂,妇人气得咬牙,“他也知道怕了?在押送途中逃跑,还抢警察的枪!”

这一点挺奇怪。

按照孙平堂吝啬阴险的性格,他很少会做这样冲动的事。

也可能是死到临头放弃抵抗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6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