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58章 他开始心疼她了

第58章 他开始心疼她了


榕城发生的事她都有耳闻。

她认为盛世不错。

虽然外界对他评价特别差,脾气也不咋好,但是人还是得接触之后用心看,他对喻唯一好就行了。

唯一吃了太多的苦。

如果盛世能好好地爱她,把曾经遭受的苦痛都弥补回来就好了。

赶在喻唯一回复信息之前,林夏又发:

【勤奋小作家】:“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没有时间谈情说爱。我手上的实习任务还有三个月就结束了,很快就回来咯~”

【唯一】:“等你呀。”

林夏又给她发了几个表情包。

随后退出聊天框。

点进某人发来的微信信息,是五分钟前发来的。

【盛世】:“林小姐,有空吗?”

【盛世】:“(图片)”

【盛世】:“请问是这家的桂花糕吗?”

盛世是一个月前加上她好友的。

当时他就问她,喻唯一喜欢什么样的新年衣服,喜欢什么类型的小烟花。

她告诉他,唯一喜欢在冬天穿加绒的斗篷,喜欢玩仙女棒。唯一也很喜欢雪,但是她的父母死于大雪天的车祸,自后她就不看雪了。

昨晚他又联系她。

问喻唯一喜欢吃什么。

她就说了桂花糕,以前伦敦街道上开着一家经营了几十年的中式糕点,做的桂花糕细腻香甜,喻唯一总会去买几盒。

林夏点开盛世发来的图片。

是伦敦宫廷坊的糕点,盒子边缘还印有红色的花样。

【勤奋小作家】:“是的。”

【勤奋小作家】:“但是我记得宫廷坊好像只开在伦敦摄政王街道,这几年拓展业务,来华国地区开分店了吗?”

【盛世】:“我让人空运过来的。”

林夏盯着弹出来的这条信息。

来回看了几遍。

有时候,细节和真心都是通过动作行为表达出来的,天花乱坠的言语与行动相比苍白又无力。

她昨晚只是提了一句。

盛世就记着,并且立马让人去伦敦买,空运回去。东西拿到手,就拍照过来询问她是否是这个样式。

林夏又敲了一行字。

【勤奋小作家】:“盛先生,唯一常年吃药身体不好,早起的时候手脚会冰冷,胃里反酸食欲很低。一杯热乎的金银花茶效果很好哦。”

‘对方正在输入’

男人秒回。

【盛世】:“谢谢。”

-

这边。

结束了与林夏的聊天,喻唯一关了手机放到旁侧。

她掀开被子下床。

穿好拖鞋,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

早春晨起的阳光柔和,落在外头苍穹的梧桐树上,落在窗柩,犹如一把细碎的钻石落在窗前女人身上。

倒映进她漂亮的眸子里。

让她清冷的眸光有了温度。

喻唯一看了会儿日出,便转身回了房间,去浴室洗漱。她换好衣服,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及肩的长发。

随后挤了点郁美净霜简单涂在脸上。

正涂着。

镜中便倒映出男人熟悉的身影,他刚进屋,此刻就站在门口。喻唯一停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了过去,“盛少。”

许是昨晚的事有点荒唐。

两人对视。

一时间都没说话。

空气安静了半晌,盛世才开口说:“酒店工作人员送了早餐过来,擦完脸就出来吃。”

喻唯一点头,“恩恩!”

她抹了抹脸,抽了张纸巾擦擦手,便跟着他去了客厅。

早餐清淡。

水晶虾饺,乌冬面和小碗馄饨。

她在摆放馄饨这边坐下,拿起筷子,盛世就给她递了杯金银花茶,他说:“服务生送来的,大红袍和金银花你喝哪一杯?”

他身前还有杯茶水。

喻唯一收回视线,双手接了这杯金银花茶,“我喝这个。”

她摸了摸杯子边缘。

不算烫。

她又低头对着茶水面吹了吹,然后试着喝了两口。茶的温度刚刚好,不烫也没凉。

这家酒店的服务确实不错。

就在喻唯一要放下茶杯的时候,目光就被男人手上白瓷盘中躺着的桂花糕吸引了过去。

视线定格了良久。

喻唯一抬眸,眸光晃动了好几下,“酒店做的桂花糕吗?”

“嗯。”

盛世应着。

将白瓷盘放到她那边。

糕点离近,喻唯一垂眸细看,看了一遍又一遍,甜点的模样与她记忆中重叠,仿佛就是伦敦摄政王街道宫廷坊做的。

她记得。

每次路过那,父母都会带她去买一盒。

小唯一喜欢吃桂花糕,爸爸就吩咐人把喻氏庄园观赏性的大树都砍了,换成了桂花树。每年金秋月份,妈妈就拿着篮子带她去摘桂花。

喻唯一伸手拿了一块。

吃了一口。

女人黑色的瞳孔短促紧缩,她再次看了眼手里的糕点,味道几乎一模一样。

来榕城后,她将过去所有事都藏在心底。

她不敢在孙平堂面前表露出任何有关伦敦、有关喻氏夫妇的事情。只有足够乖,才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存活。

“味道怎么样?”

男人低沉的嗓音让喻唯一回过神。

她看了眼糕点,而后抬头看向对面的人,点头回应,“很好吃,我很喜欢。”

喻唯一连着吃了四块。

她嫁给他,入住御园开始,盛世就没见过她食欲好的样子。每次都是小口小口,一碗饭也吃不完,吃得稍微多点就会吐,他也说过看她吃饭很费劲。

此刻倒是赏心悦目。

盛世拿起筷子,将自己面碗里那只没动过的荷包蛋夹到她碗里,“你以后吃饭也拿出现在这个干劲儿,多吃点长点肉,捏起来也舒服。”

此话一出。

两人都顿了一下。

盛世筷子停了,喻唯一吃桂花糕的动作也愣住。

彼此抬眸,对视。

无形的空气里有什么东西在蔓延。

盛世轻咳了两声,“我说的是你脸上长肉,捏脸。”

喻唯一也心虚地晃了晃眼神,声音轻细,“……恩。”

咳咳。

成年人。

思想忽然由白到黄是正常的。

屋子里安静了十来分钟,驱散了尴尬。喻唯一吃完了荷包蛋,小份馄饨也快见碗底,她今天早上食欲不错。

盛世扫了她一眼,“昨晚喝醉了。”

喻唯一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女人捏了捏手里的勺子,“我酒精敏感晕了,没有大碍。下次少喝点酒吧,对身体不好。”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她不抱怨,反而还先关心他。

昨晚守在床边,酒醒了之后,再回忆当时进门就禁锢着她的画面,盛世记起一些细节,是当时没顾得上的细节。

她被他亲哭了。

不知道是咬了她一口疼哭的,还是他那时太凶狠把她吓哭了。

她好像还发抖了。

明明被欺负的人是她,她却没有半点恨意。还是那副小白兔的柔顺乖巧模样,细声提醒他少喝酒,喝酒伤身。

盛世的心脏忽然有点不舒服。

有点疼。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看她,不再是觉得她弱小可欺,而是觉得心疼。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5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