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59章 只有自己成为毒蛇,才不会被咬伤

第59章 只有自己成为毒蛇,才不会被咬伤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看她,不再是觉得她弱小可欺,而是觉得心疼。

“喻唯一,你需要明白一个道理。”

“啊?”

她抬头,眼神茫然。

盛世迎上她娇憨的目光,解释道:“人善被人欺,你不能总让别人欺负。日后谁冒犯你,要即刻反击。”

“就比如说昨天晚上的事,你要学会为自己争取权益。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事后再算账。”

喻唯一似懂非懂。

他这意思是让她跟他算账?

女人抿了抿唇,试探道:“所以,我现在应该走到你跟前,扇你一巴掌吗?”

盛世哑言:“……”

“你想找我算账?”

“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我怕你生气动手打我。”

闻言,盛世放下手里的筷子,他目光审视盯着对面的人,“喻唯一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凶都很少凶她好吗?

跟她说话的时候,他还会下意识地放缓声音。

就在盛世郁闷,觉得她不识好歹的时候,喻唯一扬起眉眼冲他甜笑,嘴里含着小馄饨声音有点含糊,还是能听清楚:“恩,你对我很好,我都记得。”

盛世哼哼了两声。

之后两人就没再提其他事,安静地吃早餐。

八点半。

喻唯一收拾了行李,拿着个小盒子走到客厅桌子前,将没吃完的桂花糕打包。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盛世:“以后想吃再买。”

“榕城买不到。”喻唯一装好糕点,合上盒子,“榕城售卖桂花糕的烘焙店我都去过,味道跟这个不一样。我把它带着,回家再吃。”

回家。

回御园。

听到这个词,男人剑眉微挑,眉宇间浮现悦色。

他从沙发处起身,径直走到喻唯一跟前,伸手拿了她的书包和那份装有桂花糕的盒子,“跟你专业的副院长打过招呼,他们的大巴车先走了,你坐我的车。”

“恩。”她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从酒店房间出来。

喻唯一走在前,盛世提着她的包跟在她身后半步内。

安静无人的走廊上,暖色调的灯光落在两人身上。喻唯一走着走着转头往后看他,扬唇笑道:“桂花糕是你给我买的吧?”

“说了是酒店工作人员……”

“盛世,谢谢你。”喻唯一打断他的话,她仰着头又说:“昨晚我是酒精敏感晕了,你的补偿我收到了,不用太往心里去,我不生气的。”

在圈子里名声极差的盛大少爷,其实人品并不差。

他挺善良的。

上次在盛太集团他精神过激失控,掐红了她的脖颈。虽然嘴上不承认,但他确确实实心里自责愧疚,想做些什么弥补。

昨晚也一样。

林夏给她打电话一直打不通,照林夏的性格早就报警了,绝不会等到第二天早上。他肯定私自联系过林夏,桂花糕也是林夏告诉他的。

猜得不错的话——

这份桂花糕应该是连夜从伦敦送过来的。

听着她这番话,盛世错开视线没去看她,口不对心道:“谁补偿你了?”

电梯到了。

喻唯一先走了进去,她按了负二楼车库的按钮。

随后笑着说:“我想再买两个蛋糕可以吗?”

“跟我有什么关系?”

“再买杯奶茶,搭配着吃。”

“不买!”

从海城回榕城走的高速,两个小时后古斯特驶入榕城市区。

路上喻唯一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车子还在徐徐往前开,只是副驾驶座前的抽屉上,摆着两个漂亮的小蛋糕,还有一杯热乎的手打芋圆奶。

-

三月下旬。

学校的专业课程和讲座活动全部结束,只等六月份参加毕业典礼领取毕业证了。

这几日心理工作室也不忙。

喻唯一照常前往温家宅院看望年迈的温老爷子,中午给上班的盛世送午餐,其余时间就待在御园看书。

她在等沈湘的电话。

距离海城维多利亚大酒店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最迟下个月初,沈湘会联系她的。

孙嫂进了客厅。

妇人走到沙发旁,轻声说:“小姐,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喻唯一合上书,“恩,我送去公司给阿世。”

主仆两人相继往餐厅里走。

孙嫂跟在后方,她又说:“小姐,我听王家那边的人说孙夜雪前天又跑了,差点跑出了榕城,今早被抓了回去。”

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朝掉进泥坑里,孙夜雪肯定承受不了这个落差。

自然就会逃跑。

她能跑得掉?

王家可是出了六千万彩礼,光明正大跟孙平堂夫妇达成的婚约协定,孙夜雪再怎么逃,她也是王富贵的妻子。

喻唯一神色很淡,“您回复王家,孙夜雪的事与我无关。”

孙嫂连忙应着:“好的。”

先前。

孙平堂蓄意绑架谋杀的案子闹得很大,加上盛世在局厅大发雷霆,圈子里不少人知道喻唯一跟盛世有点关系。

不清楚两人到底交情如何,但至少喻唯一是盛世那边的人。

众人自然会看在盛世的面子上,礼待喻唯一。

王家也不例外。

站在榕城这片土地上,没有人想得罪百年商贾盛家。即便盛世名声不好,也没人敢明目张胆地跟他结梁子。

孙嫂又问了一句:“小姐,您是不打算庇护孙夜雪了吗?她逃跑被抓回,关在王家仓库。今早王家的人来试探口风,估计就是在考虑该对她下什么程度的手。”

午餐都装好了。

喻唯一走到餐桌前,提起保温盒,又给盛世泡了一罐润肺的花茶。

她嗓音清冷,“死了之后再通知我。”

望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孙嫂笑着应道:“好嘞!”

恰逢这时盛管家从厨房出来,见孙嫂满脸笑容,笑得眼尾的皱纹都出来了,“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呀?”

“没什么。”

“桌上的保温盒呢?”

“小姐刚拿走了,姑爷的午餐不是都装好了吗?”

盛管家捧着手里的汤往餐厅外走,去追喻唯一了,“炖的汤还在我这里,没装进去。”

孙嫂原地站了会儿,随后笑着去了后院。

来御园多时,小姐脸上总带着笑,看起来单纯无害,能包容任何事。她还以为小姐是收拾完孙平堂一家人,心软了。

人善被人欺。

小姐不能心软,在姑爷面前她可以善良一些,毕竟姑爷待她很好。

但是,对于那些曾经害死她父母,迫害过她本人的恶人,她一定要铁血铁腕铁石心肠!

只有自己成为毒蛇,才不会被咬伤。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5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