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69章 很疼,好好躺着

第69章 很疼,好好躺着


第一次在盛太集团电梯里见到喻唯一时,曲姿见她在浏览信息。

无意中瞟到了她的屏幕。

是一些照片。

看起来像是在购物,模特的穿着打扮都差不多。

浅棕色的及腰长发、a字荷叶边的收腰长裙。

小白鞋、淡妆。

估计就是盛世的喜好。

无论如何,曲姿都要把这个代言合同拿回来。她抬头与助理吩咐,“我要重新做妆造,你去准备新的礼服和鞋子。”

-

与此同时。

御园。

喻唯一伏在盥洗池前,吐了几回,一开始还能发出细碎的声音,现在只剩低低的呢喃。

她直起身。

视线里装入男人的手,她接了盛世递来的湿纸巾,擦了擦嘴。

女人气若游丝,声音轻得不像话:“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

喻唯一晚上吃多了桂花糕。

盒子都见了底。

当时看着她盘腿坐在沙发上馋呼呼地吃,盛世心情还挺好,谁知睡下不到两个小时,就爬起来吐了,断断续续吐了三回。

盛世低头,就看见她那张蜡白憔悴的脸。

没有半点血色。

他不知道该怪她这副病弱的身子不中用,还是怪她半夜把他吵醒,或者他最怪的是自己买回她爱吃的桂花糕……

总之,心里烦躁。

他没对她的致歉做出回应,只是冷着一张脸跟在她后方,回了卧室。

喻唯一掀开被子躺下,女人黑色的长发垂落在白色的枕头上,她整个人就像悬浮在空中的雪花,轻飘飘的,病态尽显。

“我应该不会再吐了,我……”

“好好躺着。”

见他没有要上床的意思,喻唯一攥了攥被角,“你不休息吗?”

男人弓下身子握住被子将她盖严实,没去看她,“被你连着吵醒三次,想休息也是不容易。”

闻言,女孩轻咬了一下嘴唇。

余光扫到她耷拉眉眼的自责模样,盛世心底某根防线破裂。男人没来由的心脏刺疼了一下,再开口说话,嗓音柔和了很多,“我就是单纯的睡不着,不关你的事。”

“躺好赶紧睡觉,我没那闲工夫来照顾你。”

“恩……”

她轻吟了一声。

乖得很。

跟一只受伤生病的羊羔似的。

盛世关了床头的壁灯,只留着床下的起夜灯。走的时候又看了她一眼,问:“想不想喝水?”

喻唯一听着他的话,试探地点点脑袋。

男人离开卧室,喻唯一吸了吸气,难受地蜷了蜷身子,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这边。

盛世合上卧室的房门,正想打电话催促,就看见盛管家带着医生进了门。

来迟了。

医生低着脑袋没敢去触阎王的霉头,提着医药箱去了卧室。

盛世没跟他计较,沉着脸去客厅倒了杯温水,折返卧室的时候,医生已经给喻唯一打好了针,床头也挂好了输液瓶。

女孩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虚弱。烟眉紧拧,额上渗出了不少细汗。

疼的。

可是她没吭声,很能忍。

盛世拿着水杯走上前,医生立马往旁侧退,让出床畔的位置。男人走到床边,扶起喻唯一,喂她喝了两口水。

水进了她的嘴,却堵在喉咙。

女孩咳嗽起来。

盛世连忙将手里的水杯扔给医生,本能伸手轻拍她的后背。喻唯一咳得越厉害,面色越憔悴,医生后背的冷汗冒得就越多。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药水进入静脉血管起了药效,喻唯一才昏昏睡了过去。

卧室门外。

客厅里。

医生低着头汇报:“少夫人的情况暂时稳定了,白天需要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除了胃镜还需要做血检。”

盛管家攥着手,心疼道:“是晚上吃多了吗?可是少夫人晚餐只喝了小半碗粥,傍晚也就多吃了几块桂花糕。”

怎么会吐。

还吐成这样。

孙嫂刚煮好暖胃的汤药,妇人端着药碗进来,听到盛管家的话,她解释说:“小姐身体不好,稍微多吃一点就没办法消化。”

十岁那年中毒。

缠绵病榻足足半个月,虽然重新活了过来,但身体器官有了不同程度的衰竭。

再加上常年吃药,药物或多或少都有副作用,会影响胃。

“中毒?”

“是的盛先生。”孙嫂点头,“小姐父母去世后被孙平堂夫妇收养,来榕城的第二年,这俩夫妇想毒死她。”

“知道是什么毒吗?”

“不清楚。”

盛世沉默许久,久到屋子里气压骤降,仿佛每一寸空气都带上了极重的压力。

压得人喘不过气,都不敢吭声。

良久。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起了身,接了孙嫂手里的汤药,“我喂她喝,时间不早了您和盛叔早点休息。”

目光落到医生身上,医生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

盛世交代他,“跟榕城医院打招呼,提前安排好医生和检查通道,明早她醒了就过去。”

“好的盛少。”

“以后你住在御园,唯一有什么不舒服及时解决。”

“……”医生擦了擦冷汗,“好的。”

-

翌日,医院。

孙嫂提着午餐盒进了病房,她看了眼安静的卧室。只见病床上睡着的喻唯一,没有盛世的影子。

妇人走到盛管家跟前,放轻声音问:“姑爷走了吗?”

“嗯,医生送来少夫人的验血、胃镜等报告,说少夫人性命无碍,少爷听完之后就离开了,估计是公司有事。”

去工作了?

孙嫂将手里装着双人餐的保温盒放在桌上。

妇人抿了抿唇,想说什么又没说。

盛世昨晚在御园守着喻唯一,几乎整宿没睡。上午喻唯一醒了,便匆忙送她来了榕城医院,空腹抽血,又去做了胃镜。

回到病房喻唯一又睡了。

盛世就在床边坐着守着。

小姐在榕城十年,寄居在孙家,活在孙平堂一家眼皮子底下,如同蝼蚁般偷生。从来没有人待小姐这样好过,姑爷还是第一个。

与此同时。

盛太集团写字楼。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许特助跟着盛世从会议室出来,一面走一面说:“先生,傅律师请来的几位医生已经抵达榕城,正往医院去,会给太太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嗯。”

男人应了一声,跟着进了电梯。

他手机有了消息震动。

群聊信息。

【傅承御】:“史蒂夫是国际上比较有名的内科医生,其余几位医术也很不错。”

【盛世】:“谢谢。”

【莫西故】:“嫂子也生病了吗?我妈派人在纽约各地找我,前几天在百乐门玩得好好的,忽然被抓到,一不小心从二楼阳台跳了下去,腿差点断了。”

【傅承御】:“……”

【傅承御】:“不找女人是不是会死?”

【莫西故】:“这次我是真的惨!我瘸着腿去饭店包厢吃饭,被一个力气很大的女人拖到了房间睡了!!”

【莫西故】:“更可恶的是她睡了就跑,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女人!就算挖地三尺,小爷也得把她从纽约掘出来!!!”

盛世没理会他俩,关了手机。随后便听见许特助说起行程安排,他偏头交代道:“今晚的慈善晚会不参加,下午结束合同商谈就去医院。”

“好的先生。”

“她醒了吗?”盛世问。

“太太还睡着,医生又去查了一次房,说太太无碍,先生您不用太担心。”

闻言,盛世眉心跳了几下。

他侧眸扫了眼正在说话的许特助,“我很担心吗?”

许特助:“……”

电梯到了三十五楼。

门打开。

盛世迈开腿,径直往外走去。

许特助愣了半拍才跟上去。

昨晚加今天上午都守在太太床边,一直到医生拿着检查结果过来,亲口告知太太性命无碍,才放心离开医院。

这还不叫担心?

许特助觉得,百年后若是挖开先生的墓,一定会发现这人全身上下就那张嘴最硬。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4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