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84章 初次就是珍贵

第84章 初次就是珍贵


消息一出,震惊了圈内外众人。

连两人老家青县的县长,都专门打电话到唐家别墅里,询问佣人这事是不是真的。

毕竟——

相比榕城其他四大家族,有前族的根基,而唐氏企业却实实在在是他们两夫妻白手起家打拼的家业。

且唐太太温婉大度,与唐总在一起多年,情比金坚。

不过。

不管外人怎么猜测,事实就是沈湘出镜录制视频,实名举报丈夫唐民德偷税漏税。

检察院动作也快。

即刻成立了专人小组对唐氏企业进行调查。

古斯特行驶在榕城街道上。

车内广播就在报道这则新闻。

盛世开着车,侧眸看了眼身旁副驾上的喻唯一。女孩并拢双腿坐在那,两只手捧着平板,葱白的手指滑动屏幕,看的就是唐氏企业这件事。

“偷漏税罪名确定的话,企业形象会一落千丈,唐氏以后发展会很困难。但是唐民德不会有大事。”

闻言,喻唯一转过脑袋看他。

男人正认真开车。

她问:“为什么?”

偷漏税违法,且沈湘作为唐民德枕边人,这笔款项一定不是小数目。民法典上有具体的规定,偷漏税超过600万,二十年起步至无期徒刑。

盛世偏头看她,“第一次免刑。”

果然。

第一次就是珍贵。

比如男女初夜、首套房的优惠。

偷漏税也有初次权,第一次被查到,不管金额多大,只要悉数补足就不会有牢狱之灾。

沈湘最终还是没那么狠心。

她作为老板娘,检举唐民德可以从很多个方面,让他进牢狱一辈子都出不来。但是她选择了‘偷漏税’的罪名,让公司垮了半截,却还保全了唐民德。

“你好像有点失落?”

“恩?”喻唯一美眸稍抬,看了看他,转回身子低头看自己的手,“唐太太是我们心理咨询室的老板,我自然是站她多些。”

盛世凝着她看了会儿,没说什么。

过了半晌,他才开口:“十年前还是小企业老板的唐民德参与境外洗钱,这笔钱也是如今唐氏企业的原始资本。”

“据说是瓜分了伦敦喻家,在伦敦把钱洗干净了才拿回榕城。他老婆肯定知情,只要那女人把这一条说出来,他想不坐牢都难。”

车子往前行驶了一段距离。

在红灯前停下。

停稳了车,盛世转过头看她,剑眉轻挑,“你也姓喻,孙平堂是你亲舅舅,我记得当年孙家大小姐是嫁去了英国,嫁给——”

“嫁给了一个姓喻的老师。”喻唯一立马接了他的话。

她看他。

他也看着她。

两人对视,好几秒钟都没有人说话。

喻唯一又说:“我爸妈在去学校的路上发生交通意外去世了,孙平堂就去英国接我回了榕城。”

喻氏夫妇去世后,孙平堂连同其余几人当即封锁消息。

伦敦所有媒体都被买通。

无人知晓喻唯一的存在。

对于喻唯一的话,盛世点了点头,像是信了。

车子驱动,驶过前方的路口,途经一家糖果店,盛世把车靠边停。他先下车,绕过车身走到副驾旁,喻唯一也下来了。

男人伸手帮她关了门。

在她整理自己头顶的贝雷帽时,盛世走到她跟前,弯腰低头给她扣好了大衣外套的扣子。

五月上旬,正常人都穿单衣,喻唯一还裹着外套。

身体虚。

系到脖子下方最后一颗,盛世又给她理了理衣领。左右上下瞧一眼,觉得没问题了,才伸手揽她到身前,带着人往糖果屋走去。

“喻唯一,你是不是瘦了?”

“应该没有吧。”

走路过程中,她低头看看自己。

“营养师搭配的一日三餐你有没有按时按量吃?”

“都吃了,你出差这两天我还吃了宵夜。”

“那怎么感觉薄了?”

他说着,又隔着外套捏了一下她的肩膀和胳膊。

没等喻唯一说话,男人手往下,落到她腰间轻易单手把人拎了起来,一边走一边估量,“轻了不少。”

喻唯一:“……”

双脚回到地面,稳住了重心,喻唯一才说:“之前天冷穿得多裹得厚实,现在气温上升减了衣服。”

“哦,多吃点,感觉还没一桶水重。”

喻唯一再次:“……”

-

唐氏企业内部乱成一团。

作为董事长的唐民德紧急召开股东会议,也在下午检察院来人的时候积极配合。

一直忙到深夜,董事长办公室的灯光才熄灭。

助理跟着唐民德搭乘电梯下楼,他站在男人身后,能清晰看见他眉宇间的疲惫。

一楼大厅。

两人一前一后往大门方向走。

恰好这时几个财务部门的员工下班,谈论着八卦。

“夫人和老板的感情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会忽然实名举报公司偷税漏税啊!”

“会不会是两人吵架了,夫人一气之下就做了这件糊涂事?”

“那夫人也太不识大体了吧,两口子吵架本来就在所难免,把小摩擦弄到公司来,给公司带来这么大的灾祸,也太作了!”

闻言,助理精神一紧。

他下意识看身前的男人,果然看见唐民德眸色完全沉了下来。

就算夫人举报老板偷税漏税,蓄意让公司陷入危机,老板也不怪她,更加不许别人编排她。

“那他们几个开了。”唐民德交代。

“……”助理顿了一下,“老板,检察院在查公司的税务,正是财务部缺人的时候……”

唐民德没理。

箭步往门外停车的方向去了,“少了他们几个公司不会倒闭!”

半小时后。

车子在唐家别墅停下。

唐民德进了屋子,换鞋的过程中询问佣人:“湘湘吃晚饭了吗?”

“没有,夫人今天一天都待在主卧,不曾下过楼。不仅晚餐,午餐也没吃过,我端上去夫人就说没胃口,让我拿走。”

“你把饭菜热好端过来,我拿上去。”

“好的。”

唐民德端着装有饭菜的盘子走到主卧门口,他敲了几下门,没听到里面回应。

“湘湘?”

“湘湘?”

依然没反应。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自从她知道乐乐的存在,对乐乐下手之后,她和他就没再有过好脸色。除了昨晚她要他签字时跟他说了一句话,其余时候都是一言不发。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3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