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00章 我有老婆你没有,炫耀!

第100章 我有老婆你没有,炫耀!


-

世纪城山庄面积最大的场所就是雪场。

喻唯一在棋牌室玩了许久,随着班委他们一块去了雪场。她裹得厚实,进来之后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跟一群小朋友玩雪。

有个小男孩分给她一个桶子。

还给她一个小铲子。

喻唯一接了过来,蹲下身跟他们一起铲雪。

“哇!”

“那个人好厉害!”

小朋友们惊叹。

喻唯一停下手里的小铲铲,转头顺着小孩们的视线看过去。那边是中央滑雪场,有几个滑雪功夫了得的人在秀技术。

腾空旋转半周。

落地很稳。

看着他们敏捷的身影,喻唯一不免想起儿时在伦敦,每年冬天喻氏夫妇都会抽空带她去周边国家度假。

瑞士、挪威等。

她滑雪技术很好,是喻父教的。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天然滑雪场,小唯一次次都能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花样滑雪技术一流。

如今不行了。

她踩上滑雪板都没有力气滑动,更别说飞跃腾空。

“呲——”

刺耳噪音传来的同时,一阵凌厉的寒风随着细碎的雪粒一起朝喻唯一砸了过来。女人下意识抬起胳膊挡雪,用处不大,雪花还是撒了她满身。

“你、干、什、么!”

几个正在铲雪小孩跑过来,冲到喻唯一面前,朝滑雪的人喊道。

顾瑶摘了护目镜,低头扫了眼地上的喻唯一,假模假样道:“不好意思啊喻同学,滑雪就是这样,冲力强的时候会扬起雪花。”

“你就是故意的!”

“对呀对呀!滑雪场地那么宽,你往我们这里滑!真讨厌!”

小朋友们扑哧哼哼。

喻唯一扫掉脸上的雪花,抬眸就看见顾瑶那张笑得嚣张的脸。对方这时又说:“看不惯的话你也来滑呀喻唯一,不过你这身子骨估计滑不动,笑死了病秧子。”

女人踩着滑雪板走了。

小女孩捏了个雪球冲她离开的方向砸过去,然后转过身跑到喻唯一跟前,伸手扶她起来,“那个阿姨太讨厌了,姐姐我们不理她。”

喻唯一温柔应了小女孩一声。

她正打算起身,头顶上方便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他学小女孩的口吻说:“姐姐滑雪吗?”

他不是在外出差吗?

喻唯一拧眉。

她抬头,望向身后说话的人。男人穿着防寒的衣服,戴着护目镜,但还是能一眼看出来是盛世。

没等喻唯一回答,踩着滑雪板的男人弯了腰。

伸手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盛世拂了拂她鬓角沾有雪花的发丝,低头凝着她的脸,“喻唯一,你怔愣不说话的时候跟呆头鹅一模一样,又傻又丑。”

喻唯一:“……”

听到这话,旁边的几个小男生站不住了。

有个孩子提着铲铲就跑了过来,瞪大眼睛嚷:“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长得什么样,好意思说姐姐丑,姐姐分明这么漂亮!”

“不许碰姐姐,你还碰,你还摸她头发,不许摸!”

盛世垂眸扫了眼底下的小屁孩。

一群平均年龄五岁的孩子。

冲他嚷的这个大点,看起来六岁。

盛世将喻唯一揽进怀里,当着小男孩的面摸了摸喻唯一的脸,挑眉的样子仿佛在说:“我不仅摸她头发,还摸她的脸,你能怎么着?”

小男生扔掉了铲子。

气得原地跺脚,“不准摸不准摸!我已经跟我妈妈说了,等我长大之后要娶她做老婆,这是我未来老婆,你不准碰不准不准!!”

好大的口气。

盛世索性捧住喻唯一的脸,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小男孩‘哇’地一声就哭了,一边抹泪一边往休息间方向跑,“妈妈,有坏蛋抢我的老婆,他亲我未来老婆呜呜呜——”

停留在原地的小孩子们你看我我看你。

有个小女孩说:“完啦,轩哥哥的老婆被人抢了。”

有人附和:“太惨啦,到手的老婆一下子就飞啦,好可怜。”

有人建议:“我们拿零花钱,凑在一起去买个迪迦奥特曼送给轩轩吧,我怕他今晚难过得睡不着觉。”

小朋友们纷纷点头。

眨眼间的功夫,就跑去休息室凑零花钱了。

望着小鬼们跑开的背影,喻唯一抬眸偷偷瞥了眼上方盛世的脸。男人还挺得意,只是因为赢了一个六岁的小男孩?

果然。

盛四岁不是白叫的。

这些话喻唯一没敢说出口,在心里编排了几句,就默默收回视线。

另一边。

莫西故滑雪冲刺到雪场底下,男人一个潇洒的回旋转身,朝旁边的傅承御挑眉:“整个场馆就小爷的技术最厉害,就问你服不服!”

傅承御无感。

本来想直接无视他,余光瞥到某个身影。傅承御给了莫西故一个眼神,让他往某个方向看。

男人得到示意。

喘着气偏头看向雪场最上方的滑雪道,就看见盛世公主抱着喻唯一,从滑道滑了下来。半路上还秀了一波迂回技术,最后稳稳地停在雪场中央。

莫西故:“……”

他先前展示了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的超高技术,此刻却一点都不高兴了。

世哥真该死啊!

雪场气温本来就低,被塞了一嘴狗粮的莫西故身体更加冷。他们俩三十六度的身体,怎么能做出这么冰冷的动作?

莫西故顿时萎了。

看他萎靡,傅承御笑他,“整个场馆就盛世技术最好,你服不服?”

莫西故扭头看他,“……”

横了他一眼,男人转身踩着滑雪板就要走。

傅承御喊住他,“跑什么?围观看盛世抱美人滑雪莫少爷。虽然你没有人抱,但是你有眼睛可以看别人抱。”

莫西故头也不回地跑了。

傅承御又笑了两声,这厮上周从纽约回来,就像霜打过的茄子,没再去过任何娱乐场所,每天除了按时跑通告工作,就是宅家。

海王收心了?

不知道他在纽约遭受了什么。

傅承御笑他是被纽约那个不知名的神秘女人睡萎了,失去了对花花世界的热情。

正笑着。

忽然面前刮过一阵寒风,某人的影子笼罩过来。

傅承御偏头,就看见盛世抱着喻唯一过来,他突然觉得没什么好笑的了,先前笑话莫西故,此刻自己也变成了笑话。

傅承御冷脸,“小心摔跤。”

盛世抱着怀里的人,在兄弟的注视下,还改单手抱她,仿佛在无声炫耀:“我抱我老婆滑雪,她很轻,单手抱着都行。”

傅承御:“……”

男人扭头就走。

盛世喊他,“不是说滑雪?去哪?”

傅承御头也不回,脚下步伐加快,“莫西故人萎了,我去看看他。”

--

--

【盛世:我有老婆】

【莫西故:心累】

【傅承御:真烦】

【盛世:哈哈哈我有老婆(大声说)】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1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