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套


琴行老板这时过来,将银行卡递还给韩青青。

女人接了过来。

将磁卡放进新买的名牌包里,然后才说:“爸爸最近为了金矿的事焦头烂额,我要是再去他面前提几句你,他牵连我怎么办?”

“你……”

“恼我也没用。”韩青青打断她的话,“谁让你自己要闯祸惹爸爸生气?我还得去找瑶瑶,没工夫理你,你少来找我。”

女人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了。

韩婉儿转过身,怒气冲冲地盯着她走远的背影。她穿戴得越好,就越衬得她这个韩家二小姐穷困潦倒。

她不会再求韩青青了!

凭自己的本事,她也能让爸爸消气,回韩家!

韩婉儿箭步离开琴行,就在她即将走到扶手电梯时,余光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女人停下脚步,偏头看去——

果然是喻唯一。

她正带着个老妈子在对面男装店铺买东西。

估计是买给盛世。

前阵子顾氏夫妇的宴会,以及榕城大学董事那桩事闹得沸沸扬扬,整个上流圈子都知道喻唯一和盛世是夫妻。

连远在郊区的韩婉儿都知道了消息。

那刻。

她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退学。

就因为那天她替孙夜雪抱不平,在教学楼下堵了喻唯一,朝她说了很多脏话,被盛世听到了,对方直接吩咐副校长让她退学。

韩家近些年发展不好,爸爸不敢得罪盛世,所以就让学校把她开除了。

如果她得到喻唯一的原谅——

让喻唯一跟盛世去说和,爸爸就会消气,让她从郊区私立大学回来。韩婉儿实在受不了那低质量的居住环境,再这么下去她要疯!

韩婉儿收回脚。

转了方向,径直往对面的男装店铺走去。

店里顾客比较多。

韩婉儿绕开面前的人,穿过货架过道朝喻唯一走去。拐过转角,就听见喻唯一跟她家老妈子在说话。

话语中提到了金矿。

听到这两个字,韩婉儿减慢了步伐,靠在货架这边没再继续走。

“姑爷也想投标金矿吗?”

“恩。”

“我在榕城二十几年,最大的金行就是韩家的。这次投标,韩老爷是志在必行吧,姑爷能争过韩老爷吗?”

“韩氏企业发展不佳,韩董事长估计只能拿出4亿左右资金。我昨晚看了阿世的投标金额,他预备了5.5个亿,肯定能赢过韩董事长,拿下金矿。”

“小姐,麻烦让一让。”

韩婉儿看了眼说话的顾客,不耐烦地从货架旁离开。

她再次看向隔壁。

喻唯一和佣人已经走去收银台了。

韩婉儿迈开步子打算追,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她和孙夜雪交好的时候,处处针对喻唯一,几次三番侮辱她。

如今要弯下腰去求原谅——

韩婉儿拉不下这个脸。

关键是她找到了另一个方法。既然已经知道盛太集团的投标金额,直接告诉爸爸!

只要爸爸竞标成功拿下金矿,公司重新回到顺境,她就能将功补过回韩家。

这边。

孙嫂不动声色望了眼远处货架的方向,见韩婉儿匆忙离去的背影。妇人小声与喻唯一说:“小姐,她走了。”

喻唯一没去看。

她拿着手里的条纹格衬衫,细心感受材质。

孙嫂收回视线,“她会去找韩振华,并告诉对方咱们说的投标金额吗?万一她中途觉得被骗了,或者韩振华不信怎么办?”

喻唯一将衬衫给收银员。

几天前,她暗中联系了私立大学的辅导员,让对方克扣韩婉儿的生活用度。

她过惯了娇小姐优渥的日子,一朝拮据被流放,再加上亲姐姐回了榕城,韩父更看重韩青青,韩婉儿受不了的。

她也许会有疑心。

但那半点不起眼的怀疑,都会被她急功近利的心吞没,消失得一干二净。

再说韩振华。

他焦虑了数年,终于看到一个能让公司立起来的金矿,渴望度达到最顶峰。盛太集团忽然进军黄金矿业,他应该是急得彻夜难眠。

此刻。

最亲近的人,他的亲女儿真诚且自信地告诉他对方的投标金额。

这个金额还是从盛世的太太嘴里说出来的。

他可能会疑心,但是火已经烧到眉毛,他顾不上疑心,只会奋力一搏。

越急越出错。

越是渴望,越容易落空。

越把想要的东西表现得过于明显,越容易进别人的圈套而不自知。

对于孙嫂的话,喻唯一没有回答。她偏头与妇人点了一下头,示意让她别担心,随后就转移了话题:“再给阿世选根领带,灰色好还是黑色?”

-

韩氏企业写字楼。

搭乘的士车抵达楼下,韩婉儿直接跑进楼内,乘坐电梯前往董事长办公室。

秘书告知她韩振华在开会。

女人便马不停蹄去会议室门口等。

“金矿本来是稳操胜券,可是盛太集团忽然插了一脚,咱们没把握了。”

“不知道盛太集团的投标金额,无法猜测,看盛世对金矿的态度,应该不低。”

“盛太集团为什么忽然来抢咱们的生意?”

“韩氏企业得罪他们了吗?”

会议室的门打开,里头董事们的议论声传到韩婉儿耳朵里。

听到‘得罪’二字,她本能低头。

是得罪了。

她得罪了喻唯一,盛世的老婆,对方让学校开除她还不够,还要抢他家的金矿!

韩振华从会议室出来,男人面色憔悴。

愁容尽显。

在看见韩婉儿那刻,戾气更是直观地浮现在脸上。他看都不想看见这个女儿,睨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韩婉儿连忙追上去,“爸爸,是我做错了,我会弥补的。”

几位董事随着韩振华一道进电梯。

韩婉儿紧跟着钻进去,她也不顾周围有人,就说:“爸爸,我知道公司需要那座金矿,您和董事叔叔们都在担心盛太集团的投标金额,担心没办法中标。”

“我知道盛太集团的金额!”

电梯内安静下来。

董事们纷纷看向说话的韩婉儿,韩振华蹙眉,也偏头看了她。

对于她的话,男人显然没信,“我让你去私立大学思过,你跑回来胡闹什么!还嫌你闯的祸不够大吗!”

“爸爸,我真的知道!”

“我在商场遇上了盛世的太太,就是喻唯一。我听她和她家佣人提起,盛太集团竞标金额是5.5亿,他们还猜咱们公司的金额,说咱们公司最多只能拿出4亿,所以他们拿5.5亿肯定能竞标成功。”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1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