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手感


话音未落。

视线里别着脑袋的女孩忽然用手捂住耳朵,眸光仓促晃动,然后伸手一把推开了他。

盛世没防备,被她推动了。

往后退了半步。

他被她逗笑了,站在原地没再动。弯腰拾起那件新的衬衫,有条不紊地往身上穿,认真扣好扣子,理好衣袖。

这边。

喻唯一躲开他的视线,捂住耳朵不听他胡说八道。

她吸了吸气。

静下心来的同时屋子里也静了?

喻唯一将手从耳朵上放下,试探般转过脑袋往男人所在的方向看,就看见他已经穿好那件新的格子衬衫。

迎上女人投过来的目光,盛世:“合身。”

岂止是合身。

简直就是量身定做,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大小刚刚好。

喻唯一注视着他,上下左右都打量了一遍。当时在店子里看到这件衬衫,她就觉得他穿起来不错。

后来选择尺码。

她在心里仔细盘估,选了这个码,果然很合适。

喻唯一抬脚往他那边走近,她看了看衣摆和衣袖,随后昂起头看领口,她满意地扬起唇角,“孙嫂还说要买大一个码,还好我坚持我的想法。”

“喻唯一,你不会趁我睡觉的时候拿尺子量过我吧?”

“我是凭眼见和手感。”

“不信。”盛世侧眸,看向橱柜:“前几天都没有那玩意儿。”

喻唯一顺着他眼神方向看。

郝然看见里头躺着一把新的卷尺。“……”

这是前几天她准备给阳台的吊兰弄个新的花架,就从盛管家那拿了把卷尺来量尺寸。可是,这个解释很苍白。

会越描越黑。

她索性不解释,“不信就算了。”

盛世低头看她,“承认你晚上偷摸摸掀开我的被子量我,我不会笑话你。看一下,抱一下,就能准确无误知道尺寸,不信。”

喻唯一:“……”

她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过身大步往卧室去了,“我又不是变态。”

变态才大半夜趁他睡觉掀他被子。

还拿卷尺量他。

盛世跟上喻唯一的步伐,追着她去了卧室,一边走一边说:“刚刚你是不是翻我白眼了?喻唯一你现在胆子大了,都敢跟我翻白眼了。”

后来。

顺利上船后。

盛世终于信了,凭借眼见和手感可以准确无误估计出尺寸。

比如他之后经常给喻唯一买合身的内衣。

没量过。

全凭看和手感。

-

周五,晚上七点半。

榕城某会场。

黄金矿山竞标将准时在八点钟举行。

黑色的古斯特在会馆门外停下,许特助开了后车座的门,盛世先下车,随后帮喻唯一提了裙摆,才带着人一块儿往会场内走。

盛太集团竞标金矿让人大跌眼镜。

出乎意料。

望着盛世进入会场,众人在背后窃窃私语。

“盛总怎么忽然对黄金矿业感兴趣了?”

“谁知道呢。”

“这半年来榕城真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珠宝产业顶端的孙氏企业破产,服装设计行业领头羊唐氏企业破产,全被盛太集团吞并了,好恐怖。”

“盛总名声不好,以前大家也不把他当一回事,只顾着盛家的名头礼让他几分。如今才知道,人家是厚积薄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今晚盛总过来竞标,主营鉴金号的韩氏企业惨了。韩家这几年困难得很,就等着这座金矿翻身,怕是希望要落空了。”

“嘘!韩董事长过来了。”

正在说话的人即刻闭了嘴。

看着韩振华满面春光、神采奕奕从眼前走过,在工作人员的领路下去了会场厅。

众人不免疑惑。

“韩老爷心态真好。”

“是呀,竟然还笑得出来。我听说整个韩氏企业为了这座矿山,忙前忙后大半年,预测了几百份竞标价格。”

“本来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盛世。盛太集团的资本积累比韩氏企业厚多了,韩董事长今晚肯定竞标失败。”

这边。

韩振华随着友人一道进入会场。

那些人的议论声他一字不漏地听见了,身旁的友人安慰他:“老韩放宽心,生意场上的事瞬息万变,保持好的心态,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

韩振华笑了笑,没说话。

男人侧眸。

眸光阴冷望了眼坐在前排贵宾席上的盛世夫妇,一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而已。近年发展势头猛,让他有了嚣张的资本。

经商谈判。

最重要的还是头脑。

资金雄厚有什么用?

盛世估计都不知道他老婆把他卖了,脱口而出的竞标价5.5亿。韩氏企业掏出底线价也只能拿出4亿,是比不过盛太集团。

但是。

清楚了对方的竞标价底细,韩振华自然要奋力一搏!

他这几天抽了能抽取的所有流动资金,最终筹集5.6亿。风险很大,但是没关系,只要今晚金矿到手,就能在一个月内填补公司公款的缺漏。

这座金矿他是势在必得!

-

今晚参加竞标的企业很多。

大家却不约而同地没有举牌参与竞标,毕竟盛世在那坐着,金矿毫无疑问是落在他手里,举牌也没什么意义。

原以为会一锤定音。

不曾想有家企业跟盛太集团杠起来了。

众人纷纷往这边看,坐在贵宾席的喻唯一也偏头看了眼后方48号韩振华代表的韩氏企业。

他这一轮开出了5.6亿竞标金额。

台上主持人宣布韩氏企业竞标价时,韩振华豁然站起身,离开位置沿着过道往台上走,仿佛金矿已经是他的。

踏上台阶前一刻。

会场音响再次回想起主持人的声音,盛太集团又一次公布了竞标价:“5.7亿。”

韩振华顿时定在原地。

像是被五雷轰顶,整个人都麻木了。他瞪大双眼慢慢转过头,先是看见贵宾席上的盛世,随后看见台上led公布的盛太集团竞标价。

不可能。

他们定的价格不是5.5亿吗?

怎么能在一瞬间的功夫,抽出两千万流动现金来参加竞标?

在韩振华耳鸣失去听觉功能的前夕,好像有人在他耳边说了句:“盛太集团竞标价定在8亿,多谢你了韩董事长,让盛太省了足足两个亿。”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40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