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18章 唯一落泪,盛世醒了

第118章 唯一落泪,盛世醒了


屋内众人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女人咳嗽起来。

见这,莫西故立马挡开说话的医生,连忙扶着喻唯一去沙发上坐,“别问了,等会儿世哥醒了,做个全身检查不就能对症下药了?”

医生们不敢说话。

相继离开病房。

莫西故倒了杯温水过来,递给喻唯一,他很担心她,准确来说是担心自己,“嫂子,医生说了世哥醒来就没事了,他现在只是脑细胞在重启。”

“你回隔壁病房休息吧,把没有输完的药水输完。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世哥醒来见你这样,他也会担心的。”

世哥醒来见喻唯一这样——

他莫西故就完了。

喻唯一喝了口水润喉,她看了眼床上的人,随后把水杯放在旁边,“恩,那就麻烦你在这里看顾阿世。”

“好好好!”莫西故连忙应着。

立马叫了医护去隔壁病房。

-

孙嫂和盛管家听到消息赶到医院时,盛世还没醒,喻唯一则在隔壁房间输液。

看到喻唯一那张蜡白的脸,盛管家当即就绷不住了。

眼眶湿了。

孙嫂手快把他拉出了病房,塞了纸巾给他:“我服你了!小姐输着液,还要她来安慰你吗?快点把眼泪擦掉,四十来岁的大男人了,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我这是担心少夫人!”

“而且这不叫哭哭啼啼,这是富有同理心,这叫感性!”

“另外谁规定男人就不能哭了?什么都要管,现在连我哭都要管。”

孙嫂:“……”

她睨了他一眼,懒得再看。

妇人伸手推搡着他去隔壁病房,“医生说姑爷很平安,只是还没醒。你过去看着,姑爷醒了就第一时间来叫小姐。”

“你推我干什么?”

“谁让你磨磨唧唧,快点去!”

盛管家停了擦泪的动作,眼眶红着往后垂眸瞥了孙嫂一眼,走的时候还絮絮叨叨:“不仅推我,还凶我——”

看着盛管家进了隔壁病房,孙嫂才重新推门折返。

房间里。

喻唯一坐在床头,靠着软枕。手背上还未结痂的针孔下边,插着新的输液针。冰凉的药水顺着输液管慢慢往下滴,进入她的静脉血管。

女人面色苍白。

嘴唇干涸。

神情冷淡疏离,坐在那一动不动,仿若一个会呼吸的捏瓷娃娃。

孙嫂原地站了半晌。

心脏疼。

她走到茶几旁倒了杯热水,走到床边,吹凉了些才双手递到喻唯一面前,“小姐,喝点水。”

喻唯一睫毛轻晃。

她侧眸,定定地注视着透明杯子里的温水许久,然后抬起头看向床边的人:“孙嫂,阿世出车祸了。”

“我知道的小姐,但是姑爷已经没事了,没有生命危险。”

“是的,没有生命危险。”

喻唯一低头重复了一遍。

她再次抬眸看向孙嫂,怅然笑了。

笑着笑着却哭了。

“我在锦绣庄园听到他出车祸的消息,我以为他会像爸妈一样永远离开。我真的好害怕,出事遇险的是我就好了——”

孙嫂心疼得手在发颤。

她在御园听到盛世车祸的消息,在来的路上,就知道喻唯一会这么想。

没有人比喻唯一更敏感车祸这个词。

记忆一定会把她拽回到十年前,下着大雪的伦敦,以及惨死的喻氏夫妇。

孙嫂不禁联想到:

当时喻唯一听到盛世车祸这句话,内心有多惶恐、多无助。她害怕他会像当年的喻氏夫妇那样,死在冰冷的车祸现场。

“小姐,您和姑爷都会没事的!”

“医生说姑爷只是胳膊骨折,身上有擦伤,没有很严重,休息半月就会痊愈的。至于轻度的脑震荡,相信以姑爷的身体素质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您现在要做的是养好身体,之后才能更好地照顾姑爷。”

话越往后说,孙嫂声音越磕绊。

细听能听到颤音。

小姐来榕城,住在孙宅十年。就算中毒痛不欲生,她也没掉过一滴眼泪。每一个用命熬出来的夜晚,她都扛下来了,没吭过声。

如今见她落泪。

本就病态的人显得更加孱弱,仿佛轻轻碰她一下都会破碎。

孙嫂心疼地握住她的手,女孩纤细的手指冰凉,“姑爷那么好的人,先生太太在天上也会保佑他一生平安的。”

病房里静了许久。

喻唯一垂眸,盈在眼眶里的泪掉了下来,落在被褥中。

她深吸了口气。

抬起眸子,偏过头看向窗外明媚的午后。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她望向蔚蓝天边漂浮的白净云朵。

这么多年了。

她从来没向神明祈祷过什么。

因为不信神明。

只信自己。

如今她祈祷:盛世这辈子平安健康,希望她已故的父母能照拂他。

-

下午两点半。

盛世醒了。

听到消息,正在办公室和主治医生沟通的喻唯一往病房走去。她推门进去,没顾得上看屋内屏声敛气的众人,径直走向卧室病床。

盛世坐在床头。

在看到喻唯一那刻,男人眉宇间的阴郁戾气尽消,眼眸也瞬间温软下来。在他的注视下,喻唯一走到床边。

她弯下腰,伏低身子仔细看了看他的脸。

随后又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鬓角,烟眉拧起,“哪里不舒服吗?头还疼吗?”

盛世眼内倒映着她的模样。

她满脸担忧的样子。

他不禁想起刚醒那会儿,她在亲他。平时胆子小脸皮薄,他多看她几眼她都会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没想到在他昏迷的时候,她挺放得开。

不敢光明正大地亲。

偷偷亲。

盛世抬头注视着她,“嗯,还疼。”

“让医生检查一下吧。”

“好。”他应着。

旁侧的医护人员:“……”

变脸速度真快。

盛太太没来之前,他沉着一张脸坐在那,谁都不敢靠近。盛太太进门,仿佛无形中让男人顺了毛,变得毫无攻击性。

主治医生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

没什么大碍。

遭受撞击产生轻微脑震荡,后遗症就是头会疼,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慢慢痊愈。

护士小心翼翼给盛世拔了输液针,随后跟着离开了病房。

莫西故进来的时候,房间里很安静。喻唯一坐在床边拿着水果刀削苹果,盛世坐在床头,靠在她身后看着她削苹果。

他时不时摸摸她的长发。

看见秀发垂落,他就伸手勾住,重新勾回她耳后。

喻唯一将削好苹果,再将苹果切块放进干净的盘子里,这时余光瞥见进来的人,她抬眸看过去,“莫少?”

莫西故回过神。

他顿了一下,才迈开步子往里头走,走到床尾拉了张椅子坐下。

随后跟盛世说:“世哥,林局打电话过来,说在ifs商场外的十字路口撞你的人是韩振华。人已经被带去警察局,医生也过去了,他好像有点不正常。”

“怎么说?”

“他像是神经失常,喊打喊杀,不知道是不是韩氏企业即将倒台给他的打击太大,导致出现了精神问题。”

盛世听着,伸手在喻唯一捧着的盘子里用叉子叉了块苹果。

递到喻唯一嘴边。

女人怔了半秒,下意识抬头往后看他。见他神情认真,专注与莫西故说话,她就没有吭声,张开嘴吃了他递到嘴边的苹果。

“我车你开走了没?”盛世问。

“……”莫西故愣了半拍,怎么忽然说到车了,他回:“中午那会儿林局让人拖走了,应该拖去警局了,要开过来吗?”

盛世睨了他一眼。

手上的动作不停,又叉了块苹果,喂到喻唯一嘴边。

莫西故迎上他默声的眼神,悟了:“我等会儿就让许特助去警局开走,开回盛太集团车库。”

车子里有风筝呢。

世哥亲手做的。

准备送给嫂子的惊喜,当然不能弄丢,也不能被嫂子提前发现。

--

--

【唯一:你猜我发没发现?】

【清醒的盛世:没有】

【麻药药效中的盛小世:哈哈哈我全说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9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