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吻她


两人又谈了有关韩氏企业的事。

董事长入狱。

公司濒临破产。

喻唯一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不打扰他们俩的交谈。当盛世第n次把切好的苹果递到她嘴边,她垂眸看了看这块白花花的小苹果。

余光又瞥了眼自己手里捧着的盘子。

都见底了。

明明是削给他吃的苹果,全塞进她嘴里了。

而且她撑了。

叉子上的苹果迟迟没被吃掉,正在说话的盛世动了动叉子,用苹果轻轻撞了撞喻唯一的嘴唇。

女人回过神。

再次看了眼贴到唇边的苹果,她叹了口气,张嘴去咬。

真的吃不下了。

她咬了一小口,随后连忙起身,扔下话就拿了茶几上的水果往洗手间去了,“我去洗葡萄,你们慢慢聊。”

这边。

盛世坐在在床头,倚靠在喻唯一的椅子靠背上,手臂还搭在她肩上。女人忽然起身离开,他没防备,重心不稳跌。

及时扶住了床沿。

重新坐直身子。

换作以前,莫西故第一时间就冲上来扶了。这次,男人稳如老狗坐在床尾沙发那边,一动不动。

让世哥秀恩爱!

坐着都不安分,非要跟嫂子贴着。

他当时进病房的时候,看见那一幕,俨然像是盛世从背后抱着喻唯一。一个在削苹果,一个看着她削苹果。

杀单身狗!

杀疯了!

洗手间那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莫西故偏头看了一眼,随后轻声说:“世哥,你还记得你麻药药效没退的时候么?”

“什么麻药?”

“你不记得了?”

盛世将叉子上那块喻唯一咬过一口的苹果吃了,语气冷淡:“我需要记得什么?”

真不记得了。

想起当时看见的画面,莫西故没忍住笑了。

听到他的笑声,盛世侧眸斜了他一眼,剑眉微蹙,“你有毛病?”

笑什么?

莫西故笑得咳了起来,男人弓着身子连着咳了半分钟,随后摆了摆手站起身,“我是高兴,替你高兴世哥,别人车祸都断胳膊断腿,你只是骨折和擦伤。”

“世哥,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我去叫许特助开车,把车开回公司,免得弄丢了那只漂亮的风筝。”

盛世瞥了他一眼。

嬉皮笑脸。

看到什么事了,心里这么乐,笑得这么欢?

“对了世哥,承御听到你车祸的消息,第一时间搭乘飞机从f国回来,快到榕城了。”

“还有,你小姨也匆忙赶回来了。”

“盛曼?”

“是的,也是接到你车祸遇险的消息,从f国代公馆跑了出来,据说是直接从二楼跳下来的,受了点伤。”

“临近大选,你父亲……”莫西故顿了一下,即刻改口:“……代尊近日不断跟各国议员联系,估计是担心她做出什么自残行为,影响他的名声,就放她回来了。”

五年前盛世被囚禁在榕城。

他能画地为牢被禁锢,一方面是当时能力不足以跟代尊抗衡,另一方面就是对方拘禁了盛曼,算是人质。

闻言,盛世沉默不语。

代尊并不是担心盛曼自残影响他的名声。

而是前阵子,盛世私下与他见过面。讲和,他不再阻挡他的总统路,承诺这辈子会安稳待在榕城。对等的,在选举成功后,代尊把盛曼平安送回来。

代尊对于他愿意讲和的态度半信半疑。

不相信他肯收敛性子待在榕城。

不过,对方还是拿出了诚意,借着他车祸受伤的事,把盛曼放回来了。

洗手间那边水声停了。

喻唯一拿着洗好的葡萄出来。

得到盛世的眼神,莫西故默契懂了。即刻收起了这个话题,嬉皮笑脸道:“世哥我先走了,嫂子我走了哈,有事随时叫我。”

喻唯一点头:“恩,路上注意安全。”

莫西故走后,病房里安静下来。喻唯一站在原地,抬眸之际与床上的男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麻药未散时的影响,如今和他对视,她总觉得他视线很烫。

目光落在她身上,能感受到灼热。

半秒钟。

喻唯一错开视线,不去看他的眼睛。她迈开步子往床边走,把洗好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我尝了一个,挺甜的。你受伤才醒不久,多吃水果补充维生素。”

盛世的视线始终定格在她身上。

无论是对视时她的闪躲,还是此刻她走过来,有意地避开他的目光,都被男人尽收眼底。

这边。

那道目光依然落在自己身上,喻唯一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她偏着头,打算跑:“我去帮你倒杯水。”

还没等她抬脚,男人有力的手便握住了她的手腕。他掌心滚烫,湿热的指腹按压着她皙白的皮肤,仿佛电流窜动,喻唯一指尖轻颤了一下。

她下意识抬眸。

下一秒就撞进他深邃如墨的眼睛里,他五官生得很好看,就是轮廓过于分明,所以会显凶,觉得他戾气大、狠厉。

此刻。

喻唯一从他眼里,只看见温软流淌。

心脏强烈跳动。

身体细胞酥麻,喻唯一忽然觉得耳廓有点热。就在她要挪开视线不去看他的时候,盛世握着她手腕的手收紧,将她拉到床边。

顺势伸手揽住她的细腰。

把人圈在怀里。

他抬头望着她,见她偏头躲,盛世弯下腰,愈发凑到她脸前去看,“不敢看我?喻唯一你躲什么?嗯?”

男人手臂用力。

揽住她的腰,轻易把人从床边提了起来,抱上床。

双脚离地,身体失去重心,喻唯一本能伸出手搂上他的脖子,攥住他肩胛处的衣服。她眸光晃动,左右环视:“松开我,盛世松开——”

脸上盖下阴影。

盛世低头堵上她的嘴,将她没说完的话吞入腹中。

“啪嗒——”

拖鞋掉了。

喻唯一悬在床畔的两只脚丫子没动,她也没工夫去理会。女人美眸圆睁,像是被人点了穴道般,僵直身子躺在男人怀里。

四周都静了。

无比安静。

喻唯一只听得见左上方心脏‘噗通’的跳动声。

一声比一声大。

她定了神,直到舌尖传来疼痛,喻唯一才蓦地拧眉回过神。入目,就是上方男人的脸,他眸光炽热,在她的注视下,像是故意的,再一次咬住她的唇。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9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