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37章 谁都不能欺负唯一

第137章 谁都不能欺负唯一


盛世走到床边,俯下身,伸手去掀被子。

试图把她挖出来。

小妮子力气还挺大,紧紧地抓着被褥,盛世那一瞬间还真掀不开她的被子。

他越是掀,她越是揪得紧。

病恹恹的一个人,反骨来了爆发力还挺强,够倔。

眼看着还是没能掀开,盛世松了点力气,他看着床上那一团,“喻唯一你自己出来,我保证不欺负你。”

被褥蠕动了几下。

她又将头顶上方的被子攥紧了紧,随后被子里就传来轻细的声音:“不信。”

“不信?”

盛世再次俯下身,这次他没去掀她的被子,而是直接连同被子一起将她搂住。里头的人察觉到了禁锢,刚准备反抗,盛世率先摁住了她。

他单手擒住她,摁在怀里不让她动弹。

另一只手则去拉被子,轻松把她从被褥里挖了出来。视线里装入女孩白皙微红的小脸,盛世:“喻唯一,我像言而无信的人?”

她起初挣扎了一下。

打算躲。

发现无处可躲,动都动不了。

喻唯一慢慢转回头,近距离对上身上男人黑曜石般的眼眸。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像。”

视线里,男人的脸顿时黑了。

然后,喻唯一就从他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吐出来的。

咬牙切齿。

吓得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蹭地一下拉住被子溜了进去。

-

翌日。

喻唯一醒来时床边的位置空了,她习以为常地坐起身,掀开被子下床。

她的生物钟是八点。

盛世是六点半,他习惯了晨练。

喻唯一换好衣服去洗漱,随后下楼。今早别墅很安静,客厅周围没看见人影,盛管家和孙嫂都没在。

她走到一楼。

隐约听到餐厅方向有响声,喻唯一寻声往那边走去。她先是看见走廊上的佣人,随后看见门口的盛管家孙嫂。

再是里头的盛世。

餐桌上摆着十几盘没有剥的菱角,盛世正坐在椅子上,挨个地剥。

没等喻唯一多看,门口另一侧有人神色匆忙跑了进来。盛曼径直朝餐厅里跑去,见到那满桌的菱角,女人唇角抽搐,“阿世你在干什么?”

盛世手上动作不停。

掀开眼帘扫了眼来的人,冷淡道:“小姨不是喜欢吃菱角?我亲手剥的肯定比唯一剥的好。”

“这一桌你都要剥?!”

“嗯。”他应了一声,将剥好的放进盘里,又拿了个新的,“我平时要上班没有空剥菱角,趁着今天休息,多剥点给小姨慢慢吃。”

盛曼黑色的瞳孔紧缩。

再次看向桌上堆积成山的新鲜菱角,女人垂在身侧的手都在抖。这全部剥完,手不得废了?

她昨天是想给喻丫头一个下马威。

让她心里有个数:能迷住盛世,但蛊惑不了盛世周围的人,把心思放干净点。

实在没想到那丫头转过身就去跟盛世告状——

“是盛叔跟我说的,您让唯一剥菱角。”

闻言,盛曼转过头看向门口。

迎上她凌厉的目光,盛管家眼睛左右瞟了几下,扭过头不去看。只要他没看见,就能当做不存在。

“阿世,我昨天只是跟唯一开了个玩笑,不是认真的。”

“手都剥红了也是玩笑吗?”

盛曼抿唇,紧了紧手,“是我态度不佳,等会儿早餐的时候我会跟唯一说和。菱角伤手,剥多了对手造成的伤害很难痊愈……”

男人动作稍停。

他偏过头,沉冷的目光落在盛曼身上。语气冷漠又客气:“菱角伤手,不能伤你我的手,可以随意伤唯一的手。”

“这里不是盛家老宅,说通俗点小姨你才是客人。唯一是我的妻子,这是我和她的婚房,她是这里的女主人。”

盛曼还未闭合的嘴唇木讷张着。

顿时语塞。

五年时间没见,他跟19岁那时不一样了。少了意气风发时的莽撞冲动,收敛了锋芒,更加沉稳,话语无形中多了几分震慑力。

“阿世我不是这个意思……”

“知道您喜欢观景,我买了ifs最适合观景的大平层别墅。您伤还没好,我请了位私人医生住家,今明两天搬过去。”

盛曼的脸色顿时白了。

她伤未愈,昨天才从意大利过来,今早盛世就要赶她走?

五年前为了他,她甘愿被代尊人身监禁在f国,且她跟他是血亲的家人,于情于理他也不该是这样的态度!

这时,盛世又说:“大平层别墅是一个月前买好的。”

听到这句话,盛曼更是瞳孔紧缩。

所以他其实并没打算让她住在御园,在她还没回到榕城前,盛世就准备好了外面的房子,请她过去居住。

明明他们俩是同一个姓氏。

是亲人。

关系却不如喻唯一那个外人。

盛曼动了动唇还想说些什么,就再次听到男人开口:“小姨要是实在无事做,跟我一起剥菱角?”

没等盛曼开口,盛世就喊了盛管家:“盛叔,拿一个干净的盘子过来,小姨也想剥菱角。”

盛曼:“……”

于是。

整个上午餐厅里的声响都没听过。

咔咔嚓嚓

全都是剥菱角的声音。

一直剥到下午三点,满桌的新鲜菱角才剥完。盛世的手脱皮了,盛曼的两只手磨出了血泡,放下最后一个菱角的时候,盛曼指尖都在颤抖。

这边。

盛世拉开椅子起身,接了佣人递来的热毛巾擦手。

他瞥了眼旁边捂着自己的手,有些狼狈的盛曼,礼貌又疏离:“小姨,以后不要再让唯一剥菱角了,我剥得手痛。”

他扔下毛巾,转身离开了餐厅。

听着男人脚步声走远,盛曼才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她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随后冷眸扫了眼满桌白花花的菱角。

剥菱角。

是他给喻唯一出气。

他跟她一起剥,是看在盛老夫人的面上,看在她跟他是亲属关系,所以和她一起承担。

盛世的意思很明显:

谁都不能欺负喻唯一,连他自己也不行。

任何人动她,他都会加倍让对方还回来,包括他自己。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7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