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40章 你不听话,我拿枕头闷死你

第140章 你不听话,我拿枕头闷死你


见他还有要说话的意思,喻唯一加重力气,重重捂了他几下,奶凶的眼神瞪着他,仿佛在说:“你再多说一个字,回家睡觉,夜里我拿枕头闷死你。”

盛世没再发出动静。

他闭了闭眼睛,与她点头,眼神示意:“不说了。”

喻唯一这才松开手,掌心从他薄唇上挪开,上面还留有微热的体温。还没等她把收回手,被松开的男人忽然伏到她耳旁:“我知道,你想我去人少的地方亲你。”

女人蓦地直起身子。

美眸圆睁。

她定定地瞅着他,瞪大的眼眸里全是:“你说话不算数!”

说好的闭嘴。

没了遮拦之后立马搁她耳边放炮。

盛世被她脸上的小表情逗笑了,他将她圈进怀里,低头贴到她脸边轻声说:“接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你想我亲你很正常,我又不会笑话你。”

他出车祸昏迷,她在病房里还偷偷亲他。

趁他没醒偷偷亲。

她就是脸皮薄,其实吧,喜欢他喜欢得要命。

“喻唯一我满足你的想法,咱们现在去后湖,找个人很少的地方,然后……”

“我没有这个想法。”

“照莫西故说的,女人爱说反话,说不要就是要,说没有就是有,我明白的。”

“我没有。”

“被我说中了?所以事实就是……”

“盛世闭嘴!”

她喊他全名,几乎是同一时刻,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顿时没声了。

喻唯一这声音量不小也不大,隔壁席位的人听不到,他们这方坐席的人全听见了。不止盛世闭了嘴,周围其余的老总也下意识停了手里的动作。

过了几秒钟。

他们才发现不是自己被命令,是那边的盛总。

随后松了口气,继续喝酒交谈。

只是话题都不约而同转移到了盛总身上,圈子里传言他不好接触,残暴不仁手段狠毒,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事,所以才会被父亲桎梏在榕城。

五年了。

小罗刹隐忍蛰伏成活阎王。

从年头开始,盛太集团先后收购孙氏珠宝企业、唐氏企业以及搞垮了一个韩氏企业,犹如一条嗜血的贪吃蛇,吞了一家又一家。

如此。

圈子里的人更是对他退避三舍,能躲就躲。

此刻看着好像也没有传闻中说的那么骇人惊恐,他老婆一句闭嘴,他半个字都不吭了,收敛了戾气和攻击性,坐在那还挺温驯?

这时,台上的顾清平开始讲话。

男人洪亮的嗓音从宴会厅环绕立体音响里传出,每一个字都带着十足的笑意。

喻唯一抬头望去,先是看见聚光灯下渡着伪善金光的男人,随后看见悬在他头顶的顾家家训,那句:“卖良心药,造福人民。”

真讽刺。

“我父亲当年把家族的担子交给我,可惜没能等到药行上市他就去世了。”

“如今顾氏药业成立60周年,一举成为华中地区最强的制药领域领军者,鄙人不才,唯一的愿望就是想上禀已故的亡父……”

顾老爷不仅心善,还孝顺。

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这样的善人实在是太少了!

就在席间众人纷纷感叹拍手称赞的时候,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从宴会厅入口阔步走了进来,径直往台中央方向走。

厅里气氛瞬间凝固。

所有人的目光就集中在那群突兀又显眼的警察身上。

没等顾清平说完对老爷子的话,为首的警官冲到他跟前,亮了警员证的同时厉声道:“顾清平,我们有证据怀疑你跟一起谋杀案有关,请配合我们前往警局接受调查!”

顾北城推开面前的人群,大步往台上跑。

试图维护顾清平。

没等他靠近,就被两名警员拦住了路。顾北城:“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爸十年如一日做慈善,他比菩萨还心善,怎么可能涉及谋杀案?”

“况且这是高档会馆,你们能这么堂而皇之闯进来,用一句话的功夫就想把一个没有罪的人带走?”

“这是逮捕令!”

随行的警员亮出证明。

顾北城哽了,再想说什么,那边的顾清平忽然喊住了他:“北城!警方做事自有道理,不准跟执法人员起冲突。”

“爸……”

视线里,顾清平双手抬起,拷上了手铐,被两名警员宴会厅。

这个过程时间并不长。

短短五分钟。

整个宴会厅百余名宾客都怔了,茫然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氏药业60周年庆,董事长上台致辞首先感恩顾老爷子,话说到一半就被警察带走了?

而且还是逮捕。

谋杀案。

“警察是不是抓错人了?顾老爷怎么可能杀人?”

“是呀,顾老爷是华佗在世,捐药救人,是我见过最有功德最善良的人了。”

“肯定是搞错了。”

众人议论纷纷。

周围的喧嚣与盛世夫妇无关,两人倒是同样的淡然。盛世捏了捏喻唯一的手,“宴会估计是吹了,没什么好看的,咱们回家?”

喻唯一点头:“恩。”

从会馆大门出来,沿着百级台阶往下走,还能望见正在下山路上的警车。

-

翌日。

各大新闻头版头条都是有关顾清平。

在今天这个特殊日子,他比内娱最火的影帝莫西故还要火。

#顾氏药业董事长下毒谋杀韩振华#

#昔日亲如兄弟的商业合伙伙伴为何反目成仇#

#顾氏药业制毒能力真强#

喻唯一捧着平板看微博热搜,一眼扫下来连着十几个帖子都跟顾家有关。

她看了会儿便关了平板,从沙发上起身。盛世今天居家办公,忙了一下午都没出书房。喻唯一去了厨房,将火文炖着的汤羹倒了出来。

端着去了二楼。

到书房门口,她敲了敲门,喊了他一声。没听见回复,喻唯一握住门把开了门,她走了进去,只见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开着,屋子里没瞧见人。

盛世没在。

喻唯一把汤羹轻放在桌子上,就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余光瞥见了桌面上一份文件。

文件袋是打开的。

有几张资料纸张露了出来,露出的部分刚好有一行醒目的加粗版大字:“顾氏药业贩卖加药导致国内多人死亡。”

她曾费了很大功夫查过顾氏药业贩卖假药的事。

能查到一点风声。

但查不到证据。

顾清平当年花了一笔难以预估的巨资,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买通关系隐藏这件事,很多证据都被销毁了。

盛世查到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查顾氏贩卖假药的事?

他跟顾清平没有仇。

有一个想法在喻唯一脑海里闪现,女人黑色的瞳孔蓦地紧缩:“难道盛世知道了她的过往,也知道她在报仇?”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7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