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46章 双向救赎、彼此治愈

第146章 双向救赎、彼此治愈


喻唯一将他的手从自己腰背处拿开。

她坐起身。

注视着面前慵懒的男人,犹豫几番,她试探地说:“先前我去书房,在门外无意间听到你和傅律师的通话,他提醒你提防我,说我接近你目的不单纯。”

“他脑子有病,不理他。”

“不是的,我确实如他所说,心思不单纯。”喻唯一坦诚,又说:“去年隆冬大雪天,你我在茶馆相亲,你是被迫和林小姐见面,我是故意在茶馆蹲你的。”

“并不是因为孙平堂要把我嫁去暴发户家,在见你之前,我查过你的很多资料。我想借着跟你的婚姻关系在榕城站稳,之后办自己的事。”

话说到这个份上。

正常人都该有点别样的反应,盛世却淡然。

喻唯一拧眉,“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盛世叹了口气,坐起身。他伸手握住她纤细的胳膊,随后往下轻轻拿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

他问:“婚后你做过什么危害我的事吗?”

喻唯一摇头:“没有。”

“你有想过设计我吗?”

“没有。”

“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需要问的?”

喻唯一注视他数秒钟,她不太理解,“按理说你不应该询问我要做的事吗?譬如我的目的,还有我的人设,不会觉得我一直在骗你吗?”

“你有什么人设?”盛世笑了,他捏着她圆润的手指头,“又乖又傻,像只小羊羔似的,谁都能欺负两把。以后下雨知道往家里跑就行了,其他的我不做多的要求。”

他语调轻松。

面色也跟平常一样,没有半点转变。

心思敏锐的喻唯一顿时察觉到了什么,她端详着他,一遍又一遍。随后缓缓说:“盛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在做什么?”

只有这个原因。

她自我感觉计划得很周密,应该不容易被发现的。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她是喻氏集团董事长夫妇的女儿,又是什么时候知道她对仇人在实施报复?

想到这里。

喻唯一不难联想到韩振华和顾清平事件。

无论是金矿投标价格,还是顾氏药业十年前贩卖假药的证据,都是他有意无意透露给她的。

那么:

喻唯一抬起眸子,恰好与男人深邃如墨的眼眸对在一起。彼此沉默了半晌,喻唯一先开口:“告诉我,什么时候知道的?”

盛世不语。

手握住她的右胳膊,指腹在她小臂那条还留有浅浅未褪的伤疤上。

刀片割伤的。

察觉他的动作,喻唯一几乎是同一时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孙平堂绑架我,我受伤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是吗?”

盛世:“嗯。”

“可是你从来没有揭穿过我,一个字、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没有。”

不然。

凭她的敏锐程度,不可能察觉不到已经被他发现。

“傅律师跟你谈话,提醒你远离我的时候,你也没有戳穿,反而还坚定地觉得我什么都不懂,没有危险性也没有攻击性。”

“不仅傅律师觉得你被骗了,担心你会中我的套。我也觉得我伪装得很好,没有在你面前露出蛛丝马迹。”

“事实却是,你什么都知道,且早已经知道。”

盛世没有说话。

他握着她的手,两人的婚戒轻轻碰撞。

过了半晌,他才抬眸。眸光落在她脸上,纵容又宠溺:“如果不这样,你怎么会降低警觉?”

盛世了解她。

常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复仇心理阴影过大,警惕性高。

只有装着什么都不懂,她才会安心地待在御园,随心随性地跟他相处。她就像一只浑身是伤的刺猬,想要替她疗伤,首先得让她收起那一身刺。

盛世收起玩闹的语气。

他注视着她,认真地说:“真心换真心,没有谁会一厢情愿付出。如果我没有从你身上得到情绪价值,我也不会护着你。”

喻唯一不懂。

盛世抬手捏了捏她的脸,意味深长道:“喻唯一,你远比自己想象中厉害。”

论说先后。

其实,是她先带着满身的阳光走进他的生命里。

她让他感受到,万家灯火里有一盏是专门为他留的。她为他庆生、陪他过年吃团圆饭、放烟花、堆雪人,她需要他的保护。

赚钱的动力是给她看病和买小蛋糕。

未来的目标是每年和她一起过年。

喻唯一的出现,就像是孤寂原野一望无际的贫瘠疮痍中,长出了一朵颜色浅浅的、生机盎然的小雏菊。

她乐观开朗。

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欺负她她也不会生气,反而温柔可人地拉拉他的衣角,喊他一声阿世。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被人需要的感觉。

本来。

盛世是打算今年f国大选,穷尽一切甚至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拉代尊一起去死。

都计划好了。

所以也不怪傅承御会在他改主意之后冲他发火。

命很重要。

如果他没了,喻唯一怎么办呢?

他不放心她,他怕没有医生给她治病,怕她吃不饱穿不暖,怕他不在的时候有人欺负她。

而这个傻子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有多重要。

也没意识到他有多喜欢她。

准确来说是爱。

是心疼。

盛世摸摸她的小脸,又说:“书页翻篇了,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好好地爱我比什么都强。”

“恩。”

她点点头。

漂亮的眼眸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什么。

盛世捏着她白白嫩嫩的手玩,认真教她:“你很好,因为很好,所以现阶段得到的一切都是你该拥有的。”

她以前吃了太多苦。

一朝触碰阳光,得到温暖,就容易卑微地去加倍报答。

她会觉得是上天怜悯她,所以赐给她一束光。

并不是。

世界上只有一个喻唯一,唯一特别好,无法复制也不能被别人所取代,所以才会有人格外珍惜她。

盛世就是这个人。

气氛有点紧。

盛世恢复一如既往的语气,他剑眉微挑:“喻唯一,现在心里是不是很感动?”

女孩抿唇。

如实点点头。

盛世:“过来亲我一下,就当是奖励我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7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