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77章 脸红心跳

第177章 脸红心跳


盛世没理会傅承御。

那厮是个不爱管闲事、孤僻冷漠的机器人,可以把他当隐形人。许特助和莫西故不是,两人心眼子多,嘴也漏风。

盛总动用资本的力量,让群聊记录一扫而空。

随后他又打直球地警告了莫西故和许特助,让两人管好嘴巴!

隔壁四人小群。

【莫西故】:“什么玩意儿?我什么都没做,被世哥教训得跟狗似的。截了聊天记录图的人,世哥直接略过?”

截了图的人。

说的就是傅律师了。

昨晚傅承御还把截图发在了这个小群里。

【林夏】:“你和傅律师怎么能比?光看脸,傅律师就是一本正经的人,你七上八下就像脑袋跟屁股装反了一样,是我我也提防你。”

【莫西故】:“许特助也被教训了。”

【林夏】:“还不是因为许先生跟你走得近,把他牵连了还好意思说。”

【莫西故】:“林夏你什么意思!”

【林夏】:“不是你先说我有病吗!你可以骂我,我就不能反过来骂你?你再跟我哔哔一句,我现在就开门去你房间,看我能不能搞死你!”

看到这句话。

窥屏吃瓜的许特助立马关手机下线了。

没错。

当时在园区摩天轮下,莫西故说林夏有病。之后许特助在便利店遇上林夏,见她眼眶湿润,以为她跟莫西故吵架没吵赢委屈哭了,就帮着她骂了莫西故几句。

嘴漏风。

一时没注意就说了莫西故说她有病。“……”

-

这边。

浴室水蒸气缭绕。

喻唯一仰面躺在浴缸里,时不时抬起胳膊玩一玩水。

她在晃神。

想起什么会情不自禁笑起来,捧住脸,然后把脸埋进两只手的手掌心里。

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

永永远远会记着。

喻唯一回过神,坐起身子。她拾起旁边的手机,点开百度,在搜索页打上:“女生第一次需要准备什么吗?”

她游览下方医生们的建议。

仔细阅读。

“注意清洁卫生。”

“避免紧张,将身体平躺,精神放松,尽最大可能将身体放开,减少阻力。”

她认真看完五页网页里所有帖子。

左下角有一个‘在线咨询’名家名医的按钮,喻唯一点了进去,交了15块钱咨询费,随后跳转与对方的聊天框。

【医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喻唯一】:“男女那方面不配套,有什么缓解的办法吗?”

【医生】:“同房吗?”

【喻唯一】:“是的。”

【医生】:“没关系的,第一次都是这样。只要足够放松,男方耐心将前夕做好,女方动情配合,就会很愉悦,您不用太担心。”

结束咨询。

喻唯一握住手机,想起之前他们俩试试的那次。

确实紧张。

毕竟当时刚说开,在那之前他们俩没有亲密的接触,没睡过同一张被子。如今被他开发了多次,理应是熟悉了。

她想。

今晚应该可以了。

从浴缸里起身,喻唯一伸手拿了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渍,随后裹上浴袍。

她走到盥洗池前。

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

镜中女人面色红润,肌肤雪白。俨然不是以前病态虚弱、面容憔悴的模样。

喻唯一拿起放在盥洗池上的斜挎包,从里面翻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塑料包装袋,捏在手心里,随后转身离开了浴室。

屋内静悄悄的。

想着即将要做的事,喻唯一莫名脸红心跳。

她紧了紧手。

沿着过道走向客厅,目光第一时间就被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吸引了过去。他脱了外套,穿着一件简单的衬衫,最上方的两颗扣子解开,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慵懒。

她吸了吸气。

又长长地舒了出来。

喻唯一抬起脚往客厅里走,刚进来,那边的男人就察觉到了,掀开眼帘便往她这个方向看。许是看见她只系着松垮的浴袍,有点吃惊,他眉心跳动了几下。

盛世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总觉得此刻的喻唯一格外妩媚动人,刚泡完澡的她身上热气未褪,脸颊微微红,仿若被醇香的红酒醉了心神,整个人看起来又纯又欲,令人挪不开眼。

在盛世的注视下,喻唯一走到他跟前,习以为常地坐在他腿上。

男人也动作自然地搂住她的腰。

把人圈在怀里。

肌肤相贴,他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清香。盛世握住她的手,一边揉捏她圆润的指头,一边抬头看她:“有话跟我说?”

“恩……”

她轻咬了咬唇。

低下脑袋。

缓了好几秒钟,喻唯一才重新抬起头。她伏低身子向他贴近,温柔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亲,然后不动声色地将一个塑料小包装塞进他手掌心里。

掌心触碰到这个东西,盛世剑眉轻跳。

他蜷了蜷手。

指腹更具体地感受了一下,准确无误知道了这是什么。

盛世抬眸看向她羞红的脸,他喉结滚动,嗓音低了不少:“认真的吗?”

喻唯一点点头。

“身体好了?”

“最近好很多了,我可以感受出来,有力气了。但是……”喻唯一抬起眼睛,神情专注地和他说:“我询问了线上医生,他说你要耐心温柔一些,这样我才会全身心放松,你就可以要我了。”

盛世注视着她。

无声笑了。

她说她不傻,可是在他面前,总会犯傻,说的话做出的表情都好可爱。

他将她往怀里圈近了些,仰头吻了吻她的唇角,刻意放轻声音,用逗她的口吻在她耳边吹风:“你也知道我想要你啊?”

她脸皮薄。

脑袋耷拉了下去,声音很小:“知道。”

“那你想要我吗?”

“……”喻唯一脑袋愈发低,最后直接弯下腰把脸埋在他肩胛上。即便如此,她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发自内心地说了个字:“想。”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3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