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嫁妆


如先前喻唯一说的那样,莫西故是他们几个人里最接地气、最好相处也是脾气最好的一个。

虽然他又损又欠。

但不得不说,林夏的磁场跟他合得来。两人之间距离感不强,她可以喊他全名莫西故,心情好的时候喊莫影帝。

此刻。

这是林夏认识他以来,头一次见他沉脸。

发生什么事了?

林夏仰头注视着他,对着男人黑漆漆的眸子,她也有点忐忑,露在空气中的肩膀有点发颤。她张了张唇,试图询问:“莫西故,你——”

“林小姐您没事吧!”

女佣的惊呼声从浴室大门口传来。

进入别墅的佣人,听到一楼洗漱间方向有响动。快步走过来,到了大门口就看见这震惊的一幕。

林小姐全身瘫软坐在盥洗池上,一只手抓着松掉的浴巾,她两条白皙的长腿无力地垂在半空中,其中右脚的脚踝有着红色的握痕。

莫先生狠擒着她的手腕,死死地盯着她。

不言而喻的情况。

-

佣人的出现拽回了莫西故的思绪。

他松了林夏的手。

手掌刚减缓力气,对方立马将手抽走,逃之不及。他抬眸,眸光落在林夏惊慌的脸上。她睫毛眨动得厉害,呼吸也急促,攥着浴巾领口的手紧了又紧。

她也会怕啊。

害怕的时候倒有那么点楚楚可怜。

林夏被他复杂又危险的眼神盯着,猜不到他在想什么。就在她想说句什么的时候,面前的男人一声不吭地走了。

佣人即刻过来扶她。

从盥洗池面下来,林夏腿还是软的。脚心着地,她本能轻声细哼。莫西故走到大门口,听到这道娇柔喘息,男人步伐蓦地一顿,身体也僵了一下。

原地定了定。

三五秒钟后才重新迈开步子离开。

“林小姐您还好吗?”

“没有大事。”

“我看您都没有力气,是不是莫先生欺负您呀?”

“没有,我摔了一跤动不了了。他帮了个忙,之后就跟中邪似的盯着我,不知道哪一根筋又搭错了。这件事不用跟唯一说,免得她担心。”

彼时。

别墅二楼。

莫西故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淅淅沥沥从头顶往下蔓延。

他闭眼。

脑海里记忆回放。

衣柜很黑,他背靠柜墙,女人跨坐在他身上。她抓着他的手往她滚烫的身子上放,叫声妖娆,那根细腰也扭得性感。

看不见。

光凭手感都能想象到她仰着脖颈喘息的画面。

“快点儿。”

“好舒服。”

“再来一次。”

“就是这里。”

“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很诚实呀,你看你也很爽。”

“我是权氏财团总裁,分公司遍及全球。区区五百万根本不算什么,你必须要接着。”

“……”

权氏集团总裁。

海外分公司遍及全球,手握经济命脉。

接到网剧剧本,看见他要饰演的男主角的身份资料,莫西故第一时间就联想到当时那个女人的豪言壮语。

怎么就没发散思维多想想呢?

小说是林夏写的。

他在纽约找了半年都没找到,原来是回榕城了,还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了这么久。

莫西故睁开眼。

抬起胳膊擦了一把脸上的温水。

风水轮流转,这次他不狠狠整林夏一回,他就不叫莫西故!

-

莫西故换好衣服出门。

一边走一边拨了个电话,吩咐那头的人:“不用再找了。”

许特助也刚好从房间里出来,恰巧听到他这句话。他追上男人的步子,待他结束通话,才八卦道:“找了大半年,莫少您终于放弃了?”

以后再也不用听他60秒的微信语音了。

真好。

莫西故收起手机,一脸不在乎:“她也配我花费人力物力一直找?”

“您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就算把纽约城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个拿了您嫁妆的女人。”

“懒得找了。”

“那您的嫁妆不要了吗?白给了呀?”

两人一前一后从别墅出来。

傍晚的日光不刺眼。

莫西故脚下的步子缓了些,他偏头看向正兴致勃勃吃瓜的许特助,挑眉:“要啊。”

贞洁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莫少的混圈口头禅。

从纽约回来后,莫少爷就没说过这句话。好友聚餐,提起纽约的那件事,他就说:“无论如何也要把嫁妆拿回来!”

许特助有点疑惑。

都放弃找那位小姐了,还怎么拿回嫁妆?

正想着,别墅大门口林夏一个人走了出来。她换了着装,从t恤衫搭配短裤的套装,换成一条纺纱的浅黄色长裙。

夕阳的微光从树叶缝隙中透射进来,斑驳地落在她身上。

裙摆随着她走路的动作荡漾。

许特助小声说:“平时见惯了林小姐英气的打扮,破天荒看她穿裙子,还挺好看,温温柔柔窈窕淑女的风格耶。”

迟迟没听见身旁男人的回复。

许特助偏头。

就看见莫西故目光定格在远处的林夏身上,仿佛定了神,两耳不闻窗外事。

一直到女人身影消失,莫西故才收回视线。他侧眸,见许特助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自己,莫西故下意识退了两步,跟他保持距离:“你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您吧?”

“我?”

“嗯喏。”许特助朝他走近,“您怎么一直盯着林小姐看?我跟您说话您都没反应,入迷了?”

闻言,莫西故轻嗤。

他转身大步流星离开别墅,一边走一边不屑地说:“她有什么东西能让小爷入迷?全身上下都找不出几处吸引人的地方。”

“这么说您不喜欢咯?”

“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喜欢林夏。”

许特助笑而不语,跟在他身后一同离开。

-

夜晚海风徐徐。

烧烤架的炭火燃得正旺。

喻唯一和林夏沿着退潮的海滩捡拾小贝壳,玩了没多久,盛世把喻唯一捡走了。说她生理期,让她少踩凉水。

夫妻俩恩爱去了。

林夏一个人继续捡。

走着走着,沙滩上便倒映出另一个人的身影。林夏蹲下身正捡起一枚海螺,余光瞥见了后方拿到斜长的人影。

她顿了顿。

下意识抬头往后看,便看见莫西故双手插兜走在她身后。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3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