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193章 盛小世:我好虚弱

第193章 盛小世:我好虚弱


恰好这时领头的保镖进来。

听到许特助的话,补充道:“当时是我扶那位先生起来的,我与他说了盛家会承担他的所有费用并出资感谢,对方没有接受,即刻走了。”

这么说。

那人可能就是个过路的人。

在歹徒行凶的时候刚好在车库里,路见不平帮了一把,事后隐身不求回报。

如此。

喻唯一也没接着询问。

她与许特助交代:“跟林局打声招呼,让他派人检查温晟珉的身体状况,看他是否服用过药物,精神方面有无问题。”

平时听温老提起过大儿子温晟珉,是个性格软弱的人。

这次发疯不给自己留半点退路,不太正常。

榕城圈子里的人都会敬畏盛家几分,是个人都明白强龙难压地头蛇,再蠢也不会在榕城这个地方对盛世喻唯一下手。

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温晟珉疯了。

二是有人从中作梗将温晟珉当枪使。

保镖颔首有愧:“抱歉先生太太,是我们办事不力。之后我会加强对底下人的训练,绝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

喻唯一:“没事。”

她嫁给盛世后,出行就会有保镖暗中跟着。

这次保镖也来得及时。

行凶事件发生,到他们赶来,间隔也就一分钟左右,办事效率算高的了。

保镖只能防住正常人。

防不住疯子。

人和疯子最大的区别就是,人会考虑后果,为自己设想退路。而疯子是摒弃了一切,把命也豁出去想跟对方同归于尽。

温晟珉有儿有女有妻子。

绝不是能为了那三分之一家产豁出一切的人。

喻唯一看向许特助,又加了一句:“派人留意海陆空三处交通工具里温家人的名单,以为温老服丧为由,不准放温家任何一个人离开榕城。”

鬼一定在温家。

就看是谁了。

盛世受伤了,她要对方百倍还回来!

盛太太厉声辞色在安排事情,我们的盛总正悠闲地靠着床头,一面凝着妻子精致的侧脸,一面把玩她柔顺的秀发。

将发丝缠绕在他修长的手指上。

缠上。

松开。

再缠上。

又松开。

揉揉她的脑袋,又摸摸她的头发。

医生敲门说饮食和日常休养方面的一些事需要注意,喻唯一打算跟他去外面客厅讲。盛世看着她从椅子上起身,弯腰低头温柔和他说她出去几分钟。

男人乖巧得很。

点头应着。

喻唯一捧住他的脸,在他薄唇上亲了亲,“我很快回来。”

保镖随着喻唯一一块儿离开卧室。

许特助站在床尾。

他就那么安静地看着先生装,一副‘我好疼疼,需要老婆安慰’的样子。这点外伤,可能还没有先生以前出差连轴工作三天来的疲惫。

许特助有理由怀疑先生是故意受伤的。

凭先生的身手,一个打五个就算不能百分百获胜,也绝对能占上风,再不济也是打个平手,怎么可能就被抡了一棍子?

而且。

太太刚才吩咐的管控海陆空三块交通枢纽的乘客,在许特助来医院的路上,就已经收到了先生的信息:“派人去封控,在这次行凶案件调查清楚之前,温家的人一个都不准离开榕城。”

先生内心早已盘算好。

事情也交代下去了。

可是在太太面前,他就是一副‘我好虚弱’的样子。

盛世:“你之前准备的那份协议放在哪?”

许特助回过神,大脑急速旋转,说的应该是先生太太刚结婚那时,先生拟定给太太的那份婚后协定。

大致内容许特助还记得。

三不许?

不许跟着我。

不许管我的私事。

不许对外公开和我的关系。

许特助:“先生,当初协议拟定了两份,您的那份我收在办公室文件柜里,另外一份让盛管家转交给了太太。”

“文件柜?”

“……是的?”

盛世掀开眼帘,冷眸扫了他一眼:“你把这种协议放在文件柜做什么?”

试图挑拨他们夫妻俩的关系?

许特助攥紧手,连忙解释:“先生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当时您让我拟定这份协议,一式两份,我就把您那份放去文件柜了……”

“拿去销毁。”

“好的……”

“另外私下里跟盛叔说一声,让他把唯一拿着的那份也销毁掉。”

“好的先生!”

“我让你注册的个人微博账号你弄好了吗?医生那边要说的事说过了?”

许特助连连点头:“微博账号我帮您注册好了,也进行了实名认证了盛太集团董事长的身份,您可以自行使用了。医生那边我也交代了,您的伤……他们会修改病历本的。”

说到这。

许特助机灵的脑袋有了些许反应。

被抡一棍子、修改病例、婚后三不许的协定以及注册的个人微博账号。

他悟了!

先生是拿捏着太太心疼他这一点,试图利用太太善良的心,诱哄她揭过婚后协定那桩事,然后顺理成章地在微博上公开两人的夫妻关系。

许特助想得不错的话——

先生不止要用自己的个人微博公开关系,他一定还会用微博国际版本,再加上盛太集团公司的官媒,向全球各地网友们宣布:“我老婆是喻唯一,我是喻唯一的丈夫。”

思维发散。

格局再打开。

以后先生的个人微博肯定都是:

“今天老婆给我买了件衬衫。”

“老婆买的西装。”

“中午老婆来公司送的午餐。”

“老婆送我的小雏菊花,你们知道小雏菊的花语是什么吗?是暗恋。”

“……”

彼时。

一墙之隔的客厅里。

喻唯一给医生倒了杯水,随后坐在沙发对面。她双手接了对方递来的病历本,越往后翻,女人的眉心就蹙得越紧。

有些专业名词她也看不懂。

但能看出盛世伤得不轻。

喻唯一抬头,礼貌道:“阿世在上药的时候,您不是说没有伤及筋骨,只是皮外伤,按时擦药休养一周左右就会痊愈的吗?”

医生:“……”

他吸了吸气,随后用着专业主治医生的语气,解释道:“抱歉盛太太,当时是我诊断失误。我三分钟前拿到盛先生的ct片子,才发现他的肩胛骨有开裂的痕迹。”

“这种情况是不容小觑的,休养期间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照顾不佳或是肩胛骨二次损伤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喻唯一葱白的手指蜷了蜷。

她点头应着:“谢谢您的叮嘱,我会仔细顾好他的伤。”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2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