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01章 恋爱疯子盛世

第201章 恋爱疯子盛世


-

盛总送公寓的事在微博热搜上挂了许久。

网友们激情开麦讨论。

同样,上流圈子也在议论。说榕城盛家出了个情种,爱情疯子盛世。那段时间只要有人提他和他的妻子,是员工他就升职加薪,是商业合伙人他就大方让利——

大家都说:

这不是恋爱脑,这是恋爱癌晚期。

以前盛总从来不参加无聊的酒局会,如今只要是晚会他都去。谄媚他的人都会一人一句:“盛总您和太太真般配,盛太太真是人美心善,好妻子呀!”

词句说多了不新鲜了,但咱们盛总就是喜欢听。

如此。

一个月时间不到。

榕城上流圈子有了一条不成文的约定:“见到盛世,一定要夸盛太太。”

-

九月上旬。

林夏请了一位纽约有名的西医来榕城给喻唯一看身体,一整个上午待在医院,抽血、拍片再等待检查结果。

林夏焉了一上午。

医生说:“喻小姐身体恢复得很好,持续以目前的状态精细养着,痊愈的几率很大。”

从医院离开。

林夏脚底生风雀跃非常,文字已经无法形容她的心情。以至于她捧着喻唯一的脸,猛在她脸颊上亲的时候,喻唯一站在原地不动,宠溺地任由她嘬。

“我就知道我家唯一宝贝可以长命百岁!”

“恩,夏夏最厉害了。”

“今天心情好,咱们去ifs商场,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桂花糕、小蛋糕,我再给你买几条裙子,包包也来几个!”

林夏紧牵着喻唯一的手。

沿着街道往前走。

林夏走在前,喻唯一跟在后。前者话多,一句接着一句不停地说,后者则默默跟在后方聆听。

“我猜今年冬天你就可以彻底痊愈,一定可以!咱们就去堆雪人。你和盛总的别墅御园就很适合打雪仗,后院草坪辣么大,到时候我给你堆个小唯一出来!”

“我们堆完雪人就去滑雪,我记得刚认识你那会儿就是在榕城滑雪场。蛙趣,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宝贝你当时就闯进我心里了!”

街上车水马龙。

喻唯一悄无声息地走到林夏右侧,将她放在没有车辆的那边。

然后又静静地听她说话。

“等你痊愈了,完全好了,有力气了。就能重新踩着滑雪板站在山巅,然后被所有人艳羡,我就美滋滋地在下面接住你,骄傲地跟别人说这是我家的小宝贝!”

听着她的话,喻唯一无声扬唇。

女人垂眸,眸光落在林夏紧握着她的那只手上。

这一幕不禁让喻唯一想起,她第一次见到林夏的场景。应该是她12岁的时候,中毒后的第一年,虚弱的她被孙夜雪堵在学校后门欺负。

孙夜雪是学校大姐大。

为了向她那些小迷弟小迷妹展示她高超的能力,就对喻唯一下手。把她的书包扔进垃圾桶,拽着她的衣领往墙上撞。

“像这种废物我都懒得动手。”

“雪姐牛!”

“打得她半个字都不敢吭哈哈哈!”

“……”

喻唯一只能尽可能地双手抱着头,缩在墙角。在孙夜雪的巴掌又一次要落下来的时候,她低敛的视线里出现一抹工装服衣角。

林夏和孙夜雪同岁。

比喻唯一大两岁。

女孩冲上来,一脚踹开了孙夜雪,将人踹翻在地。她蹲下身,拍拍她衣服上的污渍灰尘,然后轻轻地牵住她的手,“我叫林夏,我认识你,滑雪场的superstar.”

之后。

林夏把喻唯一护在身后,冲那群人喊道:“这是我妹妹,以后你们谁再动她一下,我拧断你们脖子!倒地的那个废物,把我妹妹的书包捡回来。”

孙夜雪一向嚣张。

她怕疼。

爬起身去翻了垃圾桶,捡回了书包。又照林夏说的那样,用衣服把书包擦干净。

颤颤巍巍地把书包递回来。

林夏接过的时候,特意放高嗓音跟孙夜雪说:“我知道你家有点钱,不过你动不了我。如果不想某天走在半路被人砍的话,手放干净点,傻逼。”

她很凶。

可是,那群人慌张逃走后。她转过身看她的时候,眼神却很温柔。

喻唯一注视着她。

那是她在榕城触摸到的第一抹温暖。

“……”

此刻。

林夏的声音依然飘荡在九月的微风里。

她说一句,喻唯一便认真回应一句。

林夏:“还是咱们的中医好,古医生医术超群!之前你看了许多西医,一点效果都没有。盛总请了古医生专门为你问诊,喝了半年的药慢慢就好起来了。”

喻唯一:“西医也好,你今天请来的这位医生就很好。”

被夸了,林夏捧脸笑。

喻唯一知道这位医生出诊的价格不便宜,估计花光了林夏这几年所有积蓄。九月初林夏跟她说影视版权费打款了,她就知道这位医生要来了。

加上那笔版权费,才够对方的出诊费。

“夏夏,你回榕城两个月了,回过家吗?”

“懒得回去。”

林夏家庭特殊。

父母离异早,母亲是个很普通的小职员,有赌博的瘾,近些年一直催着她嫁人。父亲十年前入赘了榕城市长家,与市长女儿结了婚,婚后半年就接替了市长的位置。

“我听说下个月你爸爸要办五十大寿宴会,你要参加吗?”

“看情况吧。”

林夏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车,笑道:“咱们去商场买桂花糕和小蛋糕,买裙子咯!”

-

chanel店铺内。

林夏手腕上挂着桂花糕的袋子,左手拿着一块小蛋糕,右手拿着勺子。她沿着店内一面墙的透明橱柜走着,转头与身后的喻唯一说:“这件紫色的针织衫怎么样?搭配刚刚那条白色的长裙。”

喻唯一:“好看。”

林夏即刻招来旁侧的柜姐,在柜姐取衣服的时候,她拿着勺子挖了一小口蛋糕,递到喻唯一嘴边,对方张嘴吃掉。

“我自己吃吧。”

“不行。”林夏立马拒绝,“盛总说了你一次只能吃半块,你要是没控制住吃完了,万一肠胃不舒服,我会被盛总灭掉。”

“滴——”

点单信息提示。

林夏看了眼手机屏幕,“点的手打芋圆奶好了,我去一楼拿。唯一你先试衣服,我很快回来。”

“好。”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1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