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09章 筹备婚礼,唯一受伤【三更】

第209章 筹备婚礼,唯一受伤【三更】


-

九月底。

御园院子里的桂花陆续开了,花香缱绻在风里。

盛管家找了一个梯子,喻唯一坐在最顶端,捧着小篮子伸着胳膊摘树上金黄色的桂花。摘了小半篮,她拿手机拍了个照,随后将篮子给孙嫂。

慢慢从梯子上下来。

【小唯一】:“(图片)”

【小唯一】:“阿世,咱们院子里的桂花都开了。我刚刚摘的,盛叔下午做桂花糕。”

喻唯一的消息,盛世一向秒回。

即便他现在在国外出差。

【老公】:“真棒!”

【小唯一】:“昨天空运了好几套敬酒服和晚礼服过来,孙嫂和盛叔陪我在婚纱店试了,都挺合身。经理说婚纱最迟下周送来,我等你回来再试穿,我要穿给你看。”

【老公】:“嗯,大概这周六我就回来了。”

电话这边。

白色聚光灯下,放置着一顶还未完工的半成品婚礼皇冠。

傅承御走进店门,看见盛世坐在椅子上。估计是刚跟喻小姐发完信息,男人眉宇间悦色明显。他放下手机,继续认真与珠宝手工师傅学习。

表面上说是出差。

实际上是准备婚礼惊喜了。

婚礼场地定在盛世名下的私人岛屿上,近期还在布置场地。为喻小姐准备的那条主服婚纱迟迟没送去榕城,就是因为碎钻还没镶嵌完。

盛世要亲手做完这顶皇冠,再去镶嵌婚纱的碎钻。

他细致又虔诚。

只想给他老婆一场最好的婚礼。

傅承御默声注视着他半晌,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将他思绪拉回。男人转身往店外走,接了这通微信群聊通话。

电话刚通。

那头莫西故和林夏混在一起的杂乱声音就涌了过来。

无非就是装扮婚礼场地又吵起来了。

真能吵。

-

这边。

跟盛世发完消息,喻唯一沿着院中的鹅卵石小道往草坪方向走。

坐在秋千上。

她点开林夏的聊天框,发了条消息:“夏夏,你在纽约的事情处理完了吗?什么时候回国呀?”

喻唯一毕生没什么心愿。

就想穿上婚纱的时候,盛世、林夏、孙嫂和盛叔四个人都在。

【勤奋小作家】:“宝贝,我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哦。我这边的导师想给我介绍人脉,趁这个机会是得多认识点人。”

【小唯一】:“下周之前能回国吗?”

【勤奋小作家】:“应该可以的。”

【小唯一】:“我等你哦。”

盛管家从远处过来,手里端着喻唯一每天喝的中药。

他将药碗递给她。

女人接了过来,仰头慢慢喝了。

管家知道盛世最近出国是忙于婚礼的事,可以说周围全部的人都知道,只有喻唯一蒙在鼓里。大家配合得很好,心思缜密的心理师也没看出马脚。

不过。

最近少夫人确实挺无聊的。

少爷不在,林小姐也不在,心理工作室那边也没有事情,她整日就待在家里看电视剧,晚上跟少爷通一个小时电话。

还是得出门走走。

散散心。

心情舒畅对身体恢复也有帮助。

盛管家亲切道:“少夫人,马上就是国庆节了,每年这几天政府会组织在榕城外滩燃放烟火。虽然不及少爷给您准备的那场烟火秀惊艳,但也十分漂亮。前去看烟花的人也多,很热闹呢。”

“不如今天晚上我和孙嫂陪您去外滩走走,看烟花吧?刚好最近我新学了摄影,我带着相机过去随时给您拍照,把您拍得美美的。”

喻唯一病后就是个不爱动的性子。

好友在侧她才会出门。

本来对烟花没什么大兴趣,听盛管家说新学了摄影技术,那也得让他发挥一下。

喻唯一温柔点头,“恩,您去安排车子,咱们晚饭之后出门去外滩吧。”

-

入夜。

晚上七点半。

天刚黑没多久,外滩就聚集了许多人。盛管家举着相机跟在喻唯一身旁,走几步就找个景色机位给她拍照。

孙嫂凑过去看了眼:“看不出来,你有点功夫?”

盛管家挠了挠头。

将照片保存,默声没有说话。

其实不是他摄影技术好,是少夫人真真长得漂亮,上镜也是百分百还原美貌。不管从哪个角度,即便是模糊闪影了,定格出来的照片也很美。

两人正在看历史照片。

约莫半分钟,孙嫂抬头往前看,视线里已经看不见喻唯一的身影,“小姐呢?”

盛管家连忙收起相机,伸着脖子四周张望。

人不见了。

孙嫂推开面前的游客往前冲,先前还比较松泛的人群,眨眼的瞬间变得异常拥挤。道路两边还在不停地有人涌入,不是一个一个地走来,而是成群结队。

像是有目的地干扰。

孙嫂和盛管家瞬间被挤到了人群中央,完全没办法动弹。

“不会发生踩踏事件吧!”

“别怕秋柔!”

“我不怕,我是担心小姐!就算发生踩踏事件,我皮糙肉厚几分钟也挤不死,但是小姐不一样。她身体还没好,不能被挤的!”

“保镖,保镖在哪啊!”孙嫂喊着。

盛管家紧紧地抓着孙嫂的衣服,一边担心她被人挤,一边惊慌张望四周。

随行的几个保镖也被夹在人群中央了。

耳边嘈杂不断。

人群密度太高,手机的信号直接从5g变成了e.

另一边。

喻唯一多往前走了两步,转过头就看不见盛管家和孙嫂。她不掺和赶热闹的人群,就近走上旁边的花坛,安安静静站在那等她家的大人。

人越来越多。

而且是以肉眼可见地增多。

非常拥挤,从她这个高度一眼望过去全都是乌泱泱漆黑一片的人头。

她有些担心那俩口子。

这种情况很像踩踏事件的先兆,她站在高处倒是没事,但夹在人群里的人就很危险!

喻唯一拿出手机拨电话,连着拨了几个都没通。

底下人挤人堆在一起。

信号断了。

就在这时,本就拥挤的人群忽然爆发骚动。有人尖叫大喊,有人慌乱逃窜倒了好多人。鼎沸的嘈杂声中,喻唯一依稀听见:“顾家的人,那是顾清平的儿子!我要他为我儿子偿命!”

有人抢了水果店里的刀。

不停地嘶喊。

现场愈发混乱。

底下的人妄想爬上花坛,可是他们被缠得太紧,拔都拔不出来。喻唯一一只手紧握花坛的大理石,另一只手试图去拉底下那个四岁的小女孩。

还没等她拉住她,忽然有人从另一侧攀了上来,扼住了她的手腕。

黑夜里。

喻唯一看清了对方的脸,是顾北城。

几乎是在看到他的同一时刻,对方猛地将她推倒,女人没有任何防备,直接撞向后方一把冰冷水果刀。

刀尖刺穿她的血肉,捅进喻唯一腹部。

女人眉心紧皱。

鲜血淌出。

往花坛大理石倒下的几秒钟时间里,喻唯一模糊的脑海意识里都是盛世的身影……

她还要穿婚纱给他看……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0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