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16章 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第216章 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她笑容很甜。

从一开始盛世见到她,她就是这副甜甜软软的模样。他垂眸看她,在她白皙的额头上吻了吻,宠溺道:“好,你偷懒,我来干活儿。”

-

另一边。

医馆。

风雪交加的夜晚格外冻人。

温年华走上台阶进到屋檐下,门口的助理帮他提了医药箱,接了他撑着的伞,“今晚雪下得真大,温医生您赶紧进屋暖暖吧。”

进入玄关。

男人脱了身上沾着雪花的大衣,“师傅呢?”

“古医生在药房里。”

“先前师傅说要检查盛太太所有的用药配方和药渣,御园那边的人送药渣过来了吗?”

“傍晚就送来了。”助理又说,“御园的管家做事心细,盛太太喝的第一帖药开始,都保留了药渣,一共有六副药。”

“嗯,我去药房看看师傅。”

温年华进了药房,看了眼戴着眼镜伏案检查药渣和药方的老人。他默声走去桌边,将手里的安神汤碗摆在一侧。

一个多月前在医院给盛太太问诊。

那后,古医生就没出过药房这扇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翻阅古籍。

接手盛太太的病到现在也有大半年时间,从一开始摸索着用药,循序渐进地大胆用药,古医生对喻唯一的病已经有了九成把握。

能痊愈的。

半年的中药调理已经有了痊愈的先兆,古医生深信只要再调理半年,一定痊愈。

如今却出了岔子。

倔老头儿绝不相信是他用药错误,要是不查出喻唯一忽然病危的原因,他会死不瞑目。

所以医馆也就没人敢提醒他多休息。

放任他去查。

“……”

老人皱巴巴的手拿起一根细长的青色药根,慢慢抬起手昂起头,将药材放入光源下仔细观察。

温年华也注意到了他手里的药材。

男人走上前,瞧了又瞧,眉心紧紧蹙起:“师傅,这味药好像从未见过。”

古医生没有说话。

室内陷入沉寂。

温年华移开目光,视线落向案桌上的六副药的药渣。这根形如枯藤蔓的青色药根,是从第六副药渣里拿出来的。

也就是说。

在古医生闭关研究药方后,医馆送往御园的第六个疗程的中药被人动了手脚。

加了一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

第六个疗程,是盛太太在外滩遇险的前一周。所以并不是刀伤导致盛太太气血骤然亏损,而是喝了一周的‘毒药’?

难怪。

盛太太喝完第五个疗程的中药后,他去医院看过当时盛太太的血检报告。数据清晰显示,盛太太身体里的毒素消减,器官功能逐渐恢复正常。

一个即将痊愈的人,怎么可能被刺了一刀就无力回天了?

而且刀伤也不是很深。

温年华:“师傅,有人企图用刀伤掩盖药物动手脚的事实,让所有人都觉得盛太太死亡原因是外滩那场意外。”

古医生仔细看着手里这根药。

端详了一遍又一遍。

这不是自然界的植物根茎晒制的中药,而是采集各类药材,通过繁琐的加工程序炼制出来的药。放眼榕城甚至华中地区,具备成熟的炼药工序的家族只有一个:“顾家。”

顾氏药业。

该企业祖上几代都专注于炼药,制毒也是一把好手。

古医生偏头看向身旁年轻男子,询问道:“年华,我闭关研究药方之后,吩咐你要亲自抓药送去御园,你没有假手于人吧?”

“我亲力亲为不敢懈怠。”温年华抿了抿唇,试探地问:“师傅,盛太太还能活吗?”

“活不了了。”

古医生深吸了口气,将手中的药材放在案桌上,“盛总再有钱,请的名医再多,也救不了盛太太。金钱和权势在人的性命面前,不值一提。”

钱再多。

权势再大。

也没办法让将死之人复生。

“师傅,这件事需要告诉盛先生吗?”

“提了有用吗?”古医生反问。

注定喻唯一会死,告诉盛世有什么用呢?他救不了她。还不如让他不知情,跟妻子和和美美再生活一个多月。

大概盛太太也是这么想的。

她自知要走了。

不想在弥留之际看见丈夫悲伤难过,所以费功夫去瞒着。

古医生换了个话题,“年华,你前段时间在国际上发表的有关生物细胞再生研究获得了专利,老师还没恭贺你呢。”

“等结束了盛太太这边的事情,你回你的研究所去吧。你是学医的天才,不久的将来肯定能开辟新的医学奇迹,造福全人类的。”

温年华弯了弯腰。

儒雅谦虚。

他说:“师傅,我暂且只得到了专利,距离研究成功还差一点。”

古医生站起身,走去一面墙的医药古籍柜前:“你先出去吧,我要查一下这根青色的药根的成分。”

-

以前蛰伏在孙家时,每一秒都很难熬。

如今喻唯一却觉得时间不够用,她尽可能地粘着盛世,希望钟表上的针走得再慢一点。

书房里。

喻唯一抬起眸子看向墙上的挂表。

上面显示日期:“2024年1月7号。”

女人葱白的手指蜷了蜷,她收回视线,目光再次落向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身上。他西装革履面色严肃,正在开线上会议。

喻唯一将他的五官轮廓映入眼睛里。

深深地刻入记忆中。

“……”

盛世尽早地结束了会议。

led屏幕关闭,他偏头看向沙发上的人。她入神了,对视了好几秒钟后喻唯一才回过神。女人即刻起身,小碎步跑到他跟前,动作自然地坐在他腿上。

盛世伸手搂住她。

抱在怀里。

顺势捏住她的下巴,亲了亲她的唇,“刚刚在想什么?”

喻唯一纤细的胳膊搭在他肩胛上,低头回吻了他一下,温柔笑道:“明天是你的生日,我在想怎么庆祝呢。”

凝着她笑容甜软的脸,盛世:“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时常盯着我看?”

她畏寒。

盛世入冬后就没再早起,抱着她睡觉,给她暖被窝。

于是,每天早上都是她先醒。他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她白白嫩嫩的小脸,她会凑上来亲昵地亲亲他,跟他说:“老公早上好呀。”

晚上回家他有工作需要处理,她就跟着他进书房。

她躺在沙发上,偶尔玩一下消消乐,大多情况就是坐在那发呆,盯着他看个不停。

“……”

没等喻唯一回答,盛世又说:“是不是更加喜欢我了?嗯?”

喻唯一:“这都被你猜中了!”

他无声笑着,伸手捏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撒娇卖乖的本事愈发好了。”

“这是实话,我每天都有多爱你一点点。”喻唯一弯下腰,亲密地靠在他肩膀上,在男人看不见的暗处,她脸上的甜笑褪去,认真道:“阿世,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好不好?我还想嫁给你。”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30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