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21章 勾起心底的弦

第221章 勾起心底的弦


收音机里的新闻播报女佣也听见了。

政府组织燃放烟火。

地点定在维多利亚国际酒店,市民们可以前往周围街道地区观看。

唯一小姐是孩童心性,想必是喜欢这些新奇玩意儿。而且三年来她几乎没开口提过要求,这把好嗓子声音软绵绵的,女佣心也软了。

但是——

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小姐,晚上七点钟是您喝第二剂药的时间,喝完您就会困倦睡觉,咱们去不了维多利亚酒店呀。”

喻唯一偏头,“回来再喝可以吗?”

她不爱说话也不爱笑。

一张瓷白的小脸终日没有表情。

可她就是生了一张乖巧的脸,就算面色平淡,都能让人觉得她无辜乖顺。加上她如今反应迟钝,人呆愣木讷,就更加惹人怜爱。

女佣一口就答应了:“好呀,那咱们晚上就不喝药了,看完烟火再回来喝。”

看烟火、看烟火……

被女佣牵着离开走廊时,喻唯一侧眸又瞥了眼厅内那台收音机。

她不是去看烟火的。

盛世。

陌生的名字,却勾动女人心底埋藏极深的弦。好像有个声音在喊她:“喻唯一,不要像个呆瓜一样站在原地被人欺负。下次遇到什么事,告诉我,躲在我身后谁都不敢动你。”

“喻唯一你听清楚了没有?放着一尊大佛在这你还不用,蠢不蠢啊!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你气焰见长,敢翻我白眼,不收拾你一顿,我跟你姓!”

“喻唯一……”

“喻唯一……”

“……”

喻唯一头疼。

脑子里全都是这个声音,他喜欢喊她全名,一遍又一遍。

他声音好好听。

-

入夜。

f国四季如春,院子里的小雏菊开得正好。

温年华从暮色中归来,看了眼花架那边开得旺盛的各色雏菊。进了玄关换鞋,男人随口询问:“喻小姐睡了吗?”

“小姐出门了。”

男人动作一顿。

随后又听见佣人说:“政府组织燃放烟花,小姐去维多利亚国际酒店那边看烟火了。晚上的药没有喝,说是看完回来喝——”

佣人话还没说完,站在玄关的男人忽然离开了别墅。

温年华一边箭步往外走,一边拨了个电话:“立马派人去市中心国际酒店,今天盛世抵达f国,入住维多利亚酒店,你最好赶在盛世看见她之前找到她!”

这边。

奔驰车靠边停下。

女佣先下车,随后扶了喻唯一下来。市区地段繁华,车水马龙灯红酒绿。远处乌泱泱聚集了一堆人,都是凑热闹去看烟火的。

今晚的人格外多。

女佣将喻唯一护在身后,避免她被路人撞着,“小姐,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看好吗?人实在太多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温医生会责怪我的。”

喻唯一没说话。

她站在绿化带旁,一棵茂盛的樟树底下,仰着脖子望着酒店入口方向。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看。

潜意识觉得,那里会出现一个身影,是她想见的身影。

头好疼。

她记不起他身影的模样,只有一个好模糊的背影轮廓。

“砰——”

“轰——”

烟花往上迸发产生巨大的响动,在夜空中绽放彩色的绚烂亮光。喻唯一还呆滞地注视着酒店方向,女佣拉了她的衣角,兴奋道:“小姐,您看烟花!好漂亮啊!”

周围的路人也在纷纷感叹。

拿出手机在录像拍照。

官方政府用来接待贵宾的烟火仪式果然不同凡响,是比市面上流通的烟花漂亮不止百倍。

喻唯一被女佣拽了好几下,才缓缓抬起脑袋。彩色的火光映照在她脸上,女人没有任何表情,看什么都很寡淡。

三年里。

她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

温医生说她是得病了,变成了一张白纸,一个心智年龄停留在5-6岁阶段的小孩子。

别墅的人都把她当孩子对待。

女佣也如此。

不过,女佣有时候觉得,她心智很成熟,不开口说话是她懒得开口,不愿意笑是她视线里的人不值得她心悦扬唇。

女佣站在她身后,扯着嗓子在人声鼎沸的环境里与她说话:“小姐,这烟花不好看吗?”

喻唯一沉默。

显然觉得这品种的烟火无趣。

女佣笑着:“小姐一定是看过比这更漂亮的烟火,见过顶级的,其他的就变得平平无奇了。”

闻言,喻唯一烟眉轻轻跳动。

不记得了。

但好像她说的没有错,感觉是享受过最高级的烟火盛宴。

喻唯一晃神之余,一只有力的手从后方握住了她的胳膊。女人抬头往后看,从上而下望见温年华那张文质彬彬的脸。

女佣被吓了一跳,怕自己被责怪:“温医生……”

“你让司机把车开到隔壁街,我带喻小姐先过去。”

“好的我马上去。”

女佣听了吩咐匆忙离开。

余光瞥见酒店入口停下的商务宾利车,温年华即刻往前挪了半步,挡住了喻唯一的视线。他耐心与她说:“看烟火是可以的,但是得吃药,不然病怎么会好呢?”

“一个月前你说想去滑雪,我答应等你血检报告出来,细胞数据恢复常态就带你去瑞士。今天我拿到了你上月月末的血检单,已经正常了。”

“所以只要你按时喝药,好好休息,咱们这个月就可以去瑞士滑雪。”

她喜欢滑雪。

来f国三年时间,温年华和她说话,她不开口回应,只摇头或是点头。

直到今年年初那会儿。

液晶电视上播放滑雪的视频,她破天荒第一次走到他面前,开口跟他说:“温医生,我身体好了之后可以去滑雪吗?”

他答应了。

她便更加积极地喝药治疗。

视线里装入便衣保镖的身影,温年华松开握在喻唯一胳膊上的手,那几人围了过来,将喻唯一护在中间,不让路人碰到,同样也遮了她所有视线。

温年华:“街道上人太多了容易发生磕碰,咱们先回家好吗?如果你喜欢看烟花,明日我让人送些去别墅。”

喻唯一暂时没说话。

她侧了侧身子,透过保镖间的缝隙望向酒店入口,只看见几位酒店管理员。

她收回视线,点了点头跟上温年华的步子,离开了闹市区。

与此同时。

维多利亚国际酒店内。

经理接到了人,保持距离跟在男人后方,穿过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厅,他热忱地帮忙按了电梯:“盛先生,祝您入住愉快。”

合上门。

电梯徐徐上升。

密闭的空间气压极低,许特助尽可能地往墙边站。过程中,他抬眸望了眼身前站立的男人。

三年时间,他收敛了往昔的锋芒利刃,愈发沉敛稳重。

对人对事有着不近人情的冷意。

性子也越发捉摸不透。

三年前太太去世得蹊跷,跟代公馆有脱不了的关系。三年后先生却能平静地踏足f国,跟总统代尊商谈生意。

公司发展得如此迅速,跟盛世冷血的性格、狠厉的手段脱不了关系。

“叮——”

电梯停下。

许特助抽回思绪,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盛世走了出去。

在前往套房的安静走廊上,许特助恭谨道:“先生,我给您安排了下周五,8月19号前往瑞士萨斯费雪场的行程,为期三天。”

--

--

【药物原因,人为失智】

【盛世唯一只信任彼此,双强联合打直球,不会有狗血剧情,放心】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9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