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36章 我想亲你一下,就一下下

第236章 我想亲你一下,就一下下


许特助横在他面前。

不让他去开车。

“我没有向着谁,要说向着我也是偏向您,毕竟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

“莫少你和林小姐交往那半年,林小姐对你也很好。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出她动心了,平时那么嚣张的大姐大,挽着你的胳膊像只乖雀儿。”

“所以我觉得根源也许出在您身上,您先想一下哪里出了问题,考虑清楚再去跟林小姐说和。在情绪过激的条件下,谈什么都谈不妥。”

远处。

网约车的车影消失在林荫道尽头。

莫西故收回视线,烦躁地扫了许特助一眼。甩开他的手,大步往车子方向走,“是她自己的问题,就算说和也得她求和!”

这次说什么他都不会轻易低头!

-

屋内。

盛世倒了一杯西米露过来,贵妃椅上就不见了喻唯一的身影。

几乎是下意识的本能。

他神经绷紧。

握着杯子边缘的指腹泛白,仓惶紧张。

孙嫂注意到了他的神情,妇人连忙上前道:“姑爷,小姐在家里。”

盛世像是屏蔽了外界的一切,没听见孙嫂的话。男人自顾自地迈着步子毫无目的地往前走,寻找着什么。

到了走廊,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时,他松了一口气。

喻唯一坐在吊椅上。

趴在窗边,眼睛注视着某个方向出神。

还好。

还在。

没有消失。

盛世缓了缓情绪,掩盖住脸上的冷漠仓惶,眼眸溢起温软,才抬起脚往喻唯一那边走去。

这边。

孙嫂站在原地没有动。

视线里,盛世走到喻唯一身旁,从背后搂住她的同时,将手里的西米露给了她。女人察觉他的靠近,仰头甜笑望他。

她乖乖地喝了几口西米。

笑着称赞好好喝。

从苏黎世回来的前一天,姑爷终于意识到小姐没有死,还活着。到现在也有三五日了。可是,姑爷心里的忐忑紧张依然没有消散。

赵医生说:“这种情况是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

由于受到异乎寻常的灾难性心理创伤,导致延迟出现和长期持续的精神障碍。

该病症具有反复性。

也因此成为临床症状中最严重,也最难以痊愈的病症。

所以即便姑爷清楚知道小姐没有死,正常地活着,回到了榕城,在他身边,他依旧会患得患失。

怕她会再次死去。

视线里只要看不见她的身影,就会应激地去寻找。

孙嫂攥紧了拳头。

暗自咬紧牙关。

将小姐偷走拿去做实验的人真该死啊!小姐和姑爷命运多舛,好不容易遇上彼此,惺惺相惜互相治愈,却被无良的人拆散了三年。

盛管家路过走廊。

见孙嫂杵在原地不动,他靠了过去,“在发呆?”

“在诅咒小人。”

“哈?”

“诅咒他们缠绵病榻想死却不能死,不孕不育却儿孙满堂!”孙嫂转头对上盛管家瞪得像铜铃的眼睛,她又问:“殡仪馆那边的人都盘问清楚了吗?”

木了三五秒钟。

确定她不是在骂自己后,盛管家才回过神。

有一说一。

孙秋柔这张嘴可真毒。

不婚不育还儿孙满堂,被戴了那么多顶绿帽子,死了也不能闭眼吧?

盛管家跑拍拍胸膛压压惊,回复道:“从苏黎世回来当天少爷就派人去查了,目前傅律师在跟进。”

“当年在殡仪馆任职且有机会对少夫人的遗体动手脚的人不少,加上时隔三年,找起来不容易,还需要时间。”

-

窗前。

喻唯一扒着玻璃窗望着林荫道。

糕糕也学着她的样子,两只后爪子踮起来,两只短前爪扒住窗户,望着外边。

察觉到有人过来。

望见爸爸的衣服,糕糕立马从窗户边下来,乖顺蹲下身子,趴在喻唯一脚边。

“在看什么?”

男人悦耳的嗓音盘旋在头顶。

喻唯一抬头望他,从她的角度,先是看到他清晰的下颚线,而后是他优越的五官轮廓,最后定格在他那双温软如水的眼眸上。

她本能往他怀里靠。

喜欢贴着他。

“夏夏匆忙离开,莫少爷立马追了上去,许特助也过去了。我感觉有大事发生,就跑过来看热闹啦。”

“看到什么了?”

他把装有西米露的杯子递到她手边。

喻唯一握住,喝了几口,“看见夏夏和莫少爷争吵,许特助在劝架。”

八卦是人的本质。

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即便是六七岁的小唯一,也爱吃瓜看八卦。

喻唯一舔了舔唇上沾着的西米,问:“夏夏人美心善,莫少爷也很好,单看两个人都是好人,怎么合在一起就吵架呀?”

盛世耐心解释:“人长大了心思多,有烦恼就会争吵。”

喻唯一似懂非懂。

她点点头。

昂起脑袋冲盛世笑道:“那我不长大了。”

他挑眉:“嗯?”

喻唯一转过身子面对面看向他,伸手将他抱了个满怀,“这样我就不会跟你争吵了,老公我舍不得和你吵架。”

盛世默声凝着她的脸。

小孩子最天真。

最纯粹。

只会说心底最真实的话。

在苏黎世的时候,盛世告诉过她他的名字,但是喻唯一还是坚持喊他老公。

一口一个老公。

她失智成了一张白纸,过往经历都遗忘了。却偏偏记住了他这张脸,不知道他是谁,却脱口而出喊他老公。

刻在骨子里的记忆。

即便被人为地灌药强行失智痴傻,她的身体本能还是会选择他。

盛世牵住她的手,带着人离开安静的走廊:“以后去哪里都要提前和我说一声。”

“在家里也要说吗?”

“嗯,离开我的视线范围都要跟我说。”

“好奥。”她乖乖应着。

趴在喻唯一脚边的糕糕连忙爬起身,麻溜地跟上爸爸妈妈的步伐。

喻唯一转头低眸看了它一眼,随后抬头跟盛世说:“糕糕好听话,我走到哪它跟到哪,半步都不离开我。”

盛世:“他离不开你。”

喻唯一以为他说的是糕糕,女人点着头,小傲娇的模样:“说明我很受小动物喜欢。”

“嗯,大家都喜欢唯一。”

“你也很喜欢吗?”

“我也喜欢。”

喻唯一捂脸。

她走在他身前半步,转过身子面对面看他,羞怯又大胆:“老公,我也很喜欢你。在萨斯费雪场看见你,我就觉得你好好看,我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她停了脚步。

往他身前靠了靠,踮起脚尖仰头贴近他的俊脸,小声细念:“我想亲你一下,就一下下,好不好?”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80.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