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42章 感情深厚

第242章 感情深厚


走廊上。

候着的管家走上前,恭敬道:“温医生,老爷请您去总统府用餐。夫人近期身体又不太好了,还要劳烦您多费点心思。”

温年华接了对方递来的外套穿上,“您客气了,能为总统夫人效劳是我的荣幸。”

管家:“月底老爷夫人将举办结婚周年庆典。”

温年华:“我会准时到场参加的。”

-

另一边。

榕城御园。

望着林荫道上几辆车相继走远,盛管家才晦气地收回视线,转身往别墅里走。

玄关处孙嫂站在那。

妇人手里拿着一份红色的请柬。

她往前走了几步,靠近盛管家,轻声道:“没想到你也会骂人?”

管家是软棉花的性子。

平日里说话轻言细语,是个全然没脾气的人。几分钟前听到他在客厅对那群代表人厉声责骂,孙嫂着实震惊了。

盛管家看了她一眼。

眼皮跳了跳,愤愤不平:“我把少夫人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仔细照顾着,她却被人拿去做实验,身上那么多针孔淤痕!咳咳——”

气急攻心。

男人咳嗽起来。

孙嫂连忙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在瑞士就频繁咳嗽,回来几日怎么还没好?”

“气着了。”

“缓缓情绪,深呼吸。”

盛管家照做,缓了半分钟才平静下来。孙嫂收回手的同时,将那张红色请柬递给他,“f国代公馆派人送来的,你拿给姑爷吧,我回人工湖去看着小姐。”

“好。”

孙嫂给了东西准备走。

盛管家及时喊住她,男人抿了抿唇,试探地开口:“我平时性格脾气蛮好的,只有触及到我底线的时候,才会这样动气。不过你放心,不管你怎么骂我打我,都不会碰到我的底线,所以我——”

孙嫂眯了眯眼。

目光定格在他脸上,端详了他数秒钟:“无缘无故我为什么会骂你打你?我像那么不讲理的人吗?”

盛管家点头:“像。”

孙嫂横眼:“恩?”

管家立马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像。”

孙嫂敛眸无声笑了笑,再次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往后院去了,走时还交代:“把请柬给了姑爷后,就去厨房把给小姐的汤羹炖好,炖汤的锅我放在第三层消毒柜,别拿错了。”

“……”盛管家回过神,下意识点头应好。

点完脑袋,管家才发现自己对着孙嫂的背影点头。

该死的肌肉记忆。

他怎么这么听孙秋柔的话。

盛管家站在原地自我怀疑了数秒钟,随后收拾好心情折返客厅。许特助来了,正在跟盛世汇报公司的相关事宜。

待许特助说完,盛管家才走过去:“少爷,代公馆那边派人送来了请柬。这个月月底代尊秦木兰结婚纪念日,办了一个很隆重的宴会。”

代尊秦木兰夫妻恩爱。

感情深厚。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会举办宴会,邀请亲友。

今年办得格外隆重,各国政客和商业合作人都受到了邀请函。以前秦木兰会故意给盛世发请柬,以后妈的身份‘请’他这个儿子去f国。

故意恶心刁难他而已。

自三年前盛太财团正式立足国际金融行列后,每年发来的邀请函恭谨了许多,尊称盛世为盛董事长。

盛管家汇报完请柬的事,以为少爷跟以往一样看都不会看一眼,更不会前往f国参加。就在他打算把请柬扔掉的时候——

听见了盛世的吩咐许特助:“月底我和唯一去f国赴宴,安排一下。”

“好的先生。”

“……”盛管家还在状况外。

见男人从沙发上起身,是准备折返后院人工湖,继续陪喻唯一钓鱼。

盛管家在客厅里待了会儿,交代佣人做好清洁工作后,也离开主楼去了后院。恰逢孙嫂这时提着新桶子,从仓库那边出来。

他喊住她:“少夫人钓满一桶鱼了?”

孙嫂:“是呀,小姐好聪明的,姑爷教了她两遍就上手了。”

两人并肩往人工湖方向走。

孙嫂打量了他数眼,道:“你在想什么?”眉头紧锁。

盛管家:“我不太明白少爷这次为什么去赴代尊秦木兰的结婚纪念日宴会,他以前都是不去的。那对夫妇让人倒进胃口,看到都令人作呕。”

孙嫂没说话。

小姐和姑爷结婚已经有四年,她在御园待了四年,或多或少也听盛管家说起过姑爷以前的事。

代尊、秦木兰、盛明月(盛世的母亲)

关系复杂。

据说代尊和秦木兰青梅竹马,彼此深爱。当年二十出头的代尊没有实权,只能被长辈安排,为了利益与榕城盛家联姻,娶了盛明月。

婚后他倒是装得一把情深。

周围的人都觉得他是满分的丈夫,爱妻情切。年轻的女人没有过恋爱经历,就这么被他骗走了真心,甚至将家产都付诸在他身上,全心全意帮助代尊在代家站稳。

结果换来的就是婚后的第三年,盛明月怀孕生子死在产房。

大家都说是死于羊水栓塞。

这是代公馆对外给出的官方理由,真实原因是什么,所有人都不得而知。

盛明月死后的次月,襁褓里的小盛世还没满月,有了实权的代尊即刻娶了自己的青梅,当年l国内阁议员,如今l国总统的女儿秦木兰。

“……”

“秦木兰嫁给代尊后,少爷就由她抚养。我听当年在代公馆伺候的佣人说,少爷小时候可乖了,不哭不闹很听话。”

“那女人却心如毒蝎,对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施暴虐待!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少爷和少夫人刚结婚那会儿,有次少夫人去公司给少爷送宵夜,少爷失控掐了少夫人的脖子。”

“就是秦木兰传了照片音频给少爷,导致他受刺激失控。她当时估计是想离间少爷和少夫人,让少夫人对少爷产生恐惧,倒戈向着代家。”

那次的事孙嫂知道。

当时孙家还没倒台,她还在孙家老宅。听说喻唯一被掐的事,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关切。

小姐嗓音温柔,说她没有大碍,反倒是姑爷的问题更严重。

姑爷因此产生愧疚。

带小姐去商场购物意图弥补,小姐当时就说姑爷是个挺好的人,对亲近的人很有礼貌,不像圈内传闻的那样狠厉暴躁。

远处。

榕树枝条随着微风飘扬。

树下人工湖前,盛世走近坐在喻唯一身旁,习惯性搂上她的腰。感受到他的靠近,女人依赖性地贴到他怀里。

她向他炫耀自己钓到的金鱼。

抬着下巴小骄傲。

等着被夸奖。

男人低头捏了下她的鼻尖,温柔夸她。

隔得远,孙嫂听不见两人的话语。却能联想到温馨的谈话,姑爷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小姐的父母亲之外,最毫无保留疼爱小姐的人了。

他此次去f国赴宴,理由很简单。

孙嫂:“小姐是在f国境内被做实验,科洛生物团队的负责人温年华归属代公馆,代尊作为f国总统是第一个在‘推进再生干细胞’研究协议上签字的,姑爷当然要把矛头对准他。”

盛管家点点头:“那确实该去。”

他伸手拉住孙嫂的衣角,小声继续说:“我看着那群代表人出门,你知道我听见什么丧心病狂的话吗?”

“他们竟然觉得,代尊用f国一个内阁议员的位置就能让少爷拱手将少夫人拿出来,送给科洛生物团队去做活人研究实验。少爷要是真这样做,老夫人能从棺材里跳出来。”

孙嫂沉默了会儿。

她望着远处湖边相依偎的盛世唯一夫妇俩,女人的直觉:“一个内阁议员算什么,我觉得代尊的位置是姑爷的。”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7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