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45章 看你不顺眼呀

第245章 看你不顺眼呀


盛世抚了抚她的掌心,随后起身离了席。

待男人走远,威尔森夫人才笑着打趣:“盛总和盛太太感情真好,见到您二位之前,我还以为圈子里的夫妻都是我们这样的。”

喻唯一歪头。

不太懂。

查理太太笑道:“盛太太,威尔森夫人的意思是她很羡慕您和盛总。”

威尔森夫人点头应着:“拐弯抹角的官腔说多了成了习惯,下意识就绕弯子。我的意思就是查理太太说的那样,您和盛总令人艳羡。”

喻唯一甜笑着。

余光瞥见旁侧秦木兰的身影,妇人正往这边走。喻唯一即刻转了话题,引导道:“总统夫妇更让人羡慕呀,好隆重的宴会!”

可能是场子热起来了。

聚在一起的女人们面对喻唯一没有设防备,蒋太太也就直言直语:“有钱就能办隆重的宴会,但是有钱买不到忠贞不二的丈夫哦。”

喻唯一似懂非懂:“总统和总统太太是二婚吗?”

查理太太:“就是二婚。”

威尔森夫人也大胆开麦:“当年代老爷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原配妻子辅助他三年才得了一方席位,结果原配生孩子去世不到一个月,他就再娶了。”

蒋太太:“每年都办结婚纪念日宴会,就是想掩盖二婚的事实。可是再怎么去藏,真相永远都不会被埋没。”

喻唯一托腮认真听着。

见秦木兰离近,她拔高嗓音接了话:“就是,踩着原配冰冷的身体上位结婚的婚姻有什么好纪念的?脸皮厚也是门技术,我就学不来。”

闻言。

走到沙发旁的秦木兰顿时停了脚步。

主席位上的人正在闲聊。

话题是她和代尊。

威尔森夫人:“您不用学,听说您和盛总是彼此的初恋初婚,不需要学这些。”

查理太太:“当年秦木兰嫁得急切,申请结婚的文件还没批准下来,她就从l国跑来了f国,她父亲拦都拦不住。”

蒋太太:“何止,原配在世期间她就经常和代尊来往,直接上赶着做第三者。”

喻唯一抬起眸子,不慢不急地对上秦木兰的眼睛。

她知道她都听见了。

故而,喻唯一附和道:“难怪我听见她的声音就吐了,原来是身体本能在规避小三。”

众人低声发笑。

笑声很轻。

却都传进了秦木兰耳内。

女人的脸色垮了,再精致的妆容也盖不住她白下去的脸色。自知情绪要失控,秦木兰先一步离开了宴会厅。

宾客多,她不能在人前失态。

望着妇人步伐凌乱离开,喻唯一收回视线,心里莫名舒爽。她端正坐在沙发上,继续捧着脸认真听贵妇姐姐们聊八卦。

-

喻唯一中途离开席位。

去了洗手间。

许特助跟着她一起去的,在走廊上等候。

喻唯一从隔间出来,走到盥洗池前洗了洗手。察觉到身后轻微的步伐声,她抬起脑袋,就看见镜子里的秦木兰。

妇人站在她后方。

脸上没了那抹客套虚伪的笑容,神情冰冷,眼底阴翳。

相较于对方神色不善,喻唯一倒是大方。她对着镜子里的秦木兰扬起一个大大的甜美笑容:“代夫人晚上好呀。”

她天真无邪。

眸光澄澈。

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模样。

秦木兰往前走近,她盯紧了镜中女人的眼眸,冷声道:“反胃是假的,呕吐是假的,你故意在宴会厅里让我下不来台。”

“你走失三年,失忆失智。小孩子心性,盛世应该不会跟你说太多大人的事。唯一,为什么要针对我呢?”

喻唯一认真地思考。

她垂下眸子。

数秒钟后重新抬起眼睛,与镜中妇人对视,笑道:“看你不顺眼呀,我也觉得很奇怪,我见过很多人,但是第一眼就让我觉得恶心想吐的只有你哦。”

没等秦木兰说话,喻唯一先一步转过身。

面对面看着她。

视线里,妇人眸光裂了,脸上的妆都要气花了。

“这里没有外人,不用再佯装慈爱温柔长辈的形象了。气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容易得高血压,还会变老。”

“你应该有五十岁了吧,本来就不年轻了,若是气老了,一夜之间衰老十来岁,那就直接奔7了,到时候总统老爷嫌弃你哦,毕竟是小三上位,不像我和我老公是彼此的初恋初婚,我真幸福。”

“你——”

秦木兰张嘴,声音都在颤抖。

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蜷紧,美丽的长指甲都扎进了掌心。脸色更加白了,呼吸急剧加速,阴冷的眼神仿佛要把喻唯一撕碎。

恰逢这时门外有人进来。

正是主席位上的威尔森夫人和查理太太。

余光瞥见对方的身影,喻唯一踱步上前一把抓住了秦木兰的手,委屈道歉:“对不起总统太太,我不是故意反胃呕吐的,也不是故意在宴会厅里讨论有关你的事。”

“您生气我可以理解,我也知道错了。但是您能不能不要凶我,我胆子小会害怕呜呜呜,我想找我老公,老公——”

“你干什么!”

秦木兰觉得莫名其妙。

她奋力挣开喻唯一的手,力气使的也不算太大,竟然把她直接甩了出去。秦木兰瞳孔放大,转头就看见门口的威尔森夫人接住了喻唯一。

查理太太将她护在身后,道:“代夫人,您是总统夫人,何必跟一个心智才六七岁的小孩子计较?呕吐那么难受,她难道愿意让自己受罪吗?”

“另外,有关在宴会厅聊八卦的事,跟盛太太没有关系。责任在我们这群大人身上,您有气可以找我们,私下里朝一个小孩子发泄算什么?”

“查理太太您误会了,我和唯一只是在说玩笑话,并没有——”

“有没有难道我们看不见吗?”威尔森夫人打断她的话,护着喻唯一离开了洗手间,走时故意提高音量说:“自己能做还怕别人说吗?”

查理太太紧随着离开,也故意说:“人家坐上了高位,自然要维护脸面。”

威尔森夫人:“咱们圈子里的人都是正儿八经的原配,混进来一个小三上位的人我嫌脏呢。”

查理太太:“小心人家生气。”

威尔森夫人:“我是m国皇室成员,我丈夫是内阁议员,下一届总统候选人。有本事她让代尊帮她出气,单方面结束跟m国的政治交往。”

查理太太:“这样的话,也结束跟我们n国的联系吧,毕竟我也参与了八卦谈论事件。对了,还有蒋太太、丹尼尔太太、伯爵夫人。”

三人走远,声音也渐渐消失。

停留在原地的秦木兰浑身都在颤抖,脸色惨白,嘴唇都失了血色。她盯着对方离开的方向,手指紧紧蜷起,指甲完全扎入掌心的血肉里。

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戏耍羞辱过!

秦木兰暗自咬牙,屏住一口气打算迈开步子走。脚还没抬起,侧眸就看见盥洗池镜子下方有两个汉字。

用口红写的。

喻唯一写上去的,两个大写的:“小三。”

看见这两个字的那一瞬间,秦木兰瞳孔猛地放大,心跳骤然停了几秒钟,呼吸不上来,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7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