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51章 海棠花开人归来

第251章 海棠花开人归来


这边。

庄园屋内。

穿过悠长的走廊,老管家推开祠堂的大门。神龛两旁点着蜡烛,中间供奉着代家已故的家族成员。

盛世目光定格在其中某一块上。

上面写着:妻室盛氏闺名明月之灵位。

这是代尊立的牌位,以他已故妻子的名义为盛明月立的。当时秦木兰很不满意,不想让盛明月带上这个‘妻’字,试图以年幼盛世的名义,让他为自己的母亲立牌。

那件事闹了好些天。

闹得也大。

最后代家老一辈的出面,还是定了这个牌位。

老管家上了三炷香,随后恭敬道:“少爷,请您在这里等三五分钟,我去祠堂后方取夫人的骨灰盒。”

盛世:“有劳您。”

管家走后祠堂完全安静下来。

盛世注视着那块黑色的牌位出神数秒钟,年幼时他不太懂‘母亲去世’的意思。代家家族聚餐的时候,好多小孩子嘲笑他没有妈妈。

老管家告诉他:“少爷和其他小孩子一样,也是有妈妈的,妈妈就在这个祠堂,是上面这个牌位。”

小盛世信以为真。

时常迈着小短腿跑来祠堂,踮脚往神龛上够,昂着脑袋望妈妈。

直到幼儿园时——

班上的小朋友都有父母接送。

曾在一次学校亲子活动上,他偷偷拉住同桌的妈妈。学着同桌的样子,小心翼翼握住女人的手指,把自己小手放进她掌心。

同桌是个体型粗壮的小胖子。

足足是小盛世的两倍。

对方冲上来就将他推倒在地,很凶地吼:“这是我的妈妈!”

他被老师扶起来,盛世记得当时老师与胖子的家长解释,说:“他妈妈生他的时候去世了,总是眼巴巴望着别的同学的父母,挺可怜的。”

他回了家。

再次来到祠堂,站在神龛面前。

三岁的小盛世开始懂了,‘妈妈去世’的意思就是,除了这块牌位,世界上不会再有她其他身影。

他来祠堂很频繁。

考试得高分、买了新衣服、遇上好玩的事情,爸爸不理他,后妈很凶,他就一个人过来跟牌位说。

小盛世也埋怨责怪过母亲。

那就是代尊用烟头烫伤他,秦木兰虐待他,他疼得哇哇哭的时候,他就会怪母亲为什么不出现。

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保护。

下雨天,连屋檐底下的小麻雀都有大麻雀遮风挡雨,小盛世却没有。

他曾无数次幻想——

如果母亲没有去世,那他是不是也像公园里其他小孩子那样,有父母陪着一起野餐,玩游戏,追逐打闹。

回了榕城。

小盛世慢慢长大。

他才知道年幼时的想法有多幼稚。

倘若母亲还活着,那受苦的人就不止他一个人,而是他和母亲两个人。年纪尚小的他无法保护母亲,他们母子俩都会沦为代尊秦木兰欺辱的对象。

天窗有风吹进来。

将神龛两旁的烛光吹得晃动。

盛世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拂了拂盛明月牌位上落着的灰尘,“抱歉,这么久才能带您回家。”

三年前。

遇上喻唯一之后,盛世放弃了心里的仇恨挣扎。

他想安定下来,跟唯一好好地生活。

他打算好了,用能够吸引到代尊的利益去换母亲的牌位和骨灰,将盛明月带回榕城盛家。

只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唯一就‘去世’了。

代尊给他上了一课。

不能安于眼前的现状,为了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必须无休止地壮大自身,过硬的实力和拳头是永恒的真理。

男人修长的手指无意中抚过牌位上的刻字。

在触碰到‘妻’字时,盛世明显感觉到脚下的地面产生了小幅度震颤。

“轰——”

一声不小的响动。

盛世闻声望去,见神龛背后的雕花石墙有了裂缝。缝隙越来越大,竟然变成了一扇滑动的石门。

门开了。

男人眉心稍蹙。

他再次看向手边母亲的牌位。

这门是通过牌位才开的,说明门后的东西跟母亲有关?

盛世收回手,带着自己的猜测朝神龛后方走去。走到石门门口,入目就是一条幽长的廊道,墙壁两边挂着两盏复古的海棠花灯。

他迈出步子。

两只脚先后踏入门内,紧接着后方‘轰隆’一声,门自动合上了。

门边有按钮。

可以从里头打开。

盛世环顾四周,沿着长廊继续往里走。虽然是暗室,但装修得很好,墙壁的雕花都很精细,摆放的物件独特又昂贵。

脚下铺设了地毯。

都是顶级亲肤的羊羔绒。

转入拐角,沿着楼梯下行,依次经过一条宽阔的画廊,上面挂的都是华国的山水画,全都是海棠。

葱绿的海棠树。

锦簇的海棠花。

又一次进入拐角,偌大的客厅映入盛世眼睛里。明黄的主色系风格,梁顶悬着一盏明亮的花朵型照明灯,双人沙发旁摆着一架贵妃椅,椅子旁边有一双拖鞋,一块散乱的毛毯。

欧式茶几上摆着水果盘。

有一颗乌黑的智力车厘子被咬了一口,剩下的一半耷拉在盘子边缘。

这个屋子很温馨。

看上去是有人常年住着。

而且这个人近期还住在这,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走了。拖鞋没穿,白色的绒毛外套也没穿,显然走得特别匆忙。

盛世继续往前走。

他站在卧室门口,往内扫视一圈。

梳妆台上摆满了瓶瓶罐罐,衣帽间衣服首饰琳琅满目。床边衣架上挂着男士的西装外套,床头柜上还有一块男士手表。

这处面积不小的暗室,常住的是个女人,男人偶尔来探望。

代公馆。

神龛后的暗室。

盛明月的牌位打开暗室的门。

线索串联,想法涌入盛世脑海中的那刻,他视线里也蓦地装入床铺上亮了屏的ipad,锁屏壁纸是个美丽的人妇。

只一眼。

他就认出了屏幕上的女人,那个他只在相册里见过的榕城盛家大小姐。

他的母亲盛明月!

-

祠堂内。

老管家捧着黑色的骨灰盒折回堂屋,却看不见盛世的身影。等了五六分钟,管家转身往祠堂外走,没走几步就撞上行色匆匆往这边赶来的许特助。

“先生在祠堂里吗?”

“少爷不在。”

“先生不是来取明月夫人的牌位吗?”

“我离开时少爷还在,现在不知道去哪了,可能出去了。”

管家话音未落,许特助视线里装入盛世的身影。他看了眼管家,随后大步踏过祠堂门槛,径直往里走:“您年纪大了老花眼,先生明明在里面。”

老管家:“?”

老人转过身,眼睛里倒映出少爷的身形轮廓。

他抬了抬脸上的老花镜,再次定睛看去,确实就是少爷。

刚才里面明明没人的。

祠堂就那么大,只有面前这一个大门,少爷不可能凭空消失又忽然出现,难道他真的老得连人都看不见了?

老管家摇摇头,捧着手里的黑匣子走了进去。

这边。

许特助快步走到盛世面前,低声道:“先生,盛管家打不通您的电话,说您那边显示不在服务区。”

暗室没有信号。

人为增添了信号屏蔽仪器。

许特助又说:“先生,盛管家让我告知您,明月夫人极大可能还活着!就在f国,当时太太去烘焙店买奶昔还撞上了明月夫人。”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6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