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52章 我有截图

第252章 我有截图


许特助急切的话音未落,手机又响了。

他接了电话。

听完对方的话,许特助放下手机,长舒了口气,汇报道:“先生,傅律师搭乘的那架失事飞机找到了,傅律师被送去了医院,莫少赶过去了。”

盛世径直离开祠堂。

走时与许特助交代道:“我去医院,你留在f国亲自盯着总统府。”

代尊抓的不是恐怖分子。

是盛明月。

祠堂后方的暗室里住的女人并不是其他人,正是二十八年前因羊水栓塞死于f国私立医院产房中的代尊的原配妻子。

-

晚九点。

榕城医院vip病房。

门从外边被打开,见盛世进来,莫西故从沙发上起身,“世哥。”

“他人怎么样?”

“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飞机失事造成小幅度脑震荡,坠机后四天才被救援队发现,目前身体比较虚弱,需要静养。”

“世哥。”莫西故及时喊住他,挡了他去卧室的路,“御哥冷着一张脸心情不好,别去看他了,免得他惹你生气。”

盛世:“坠机没摔死,摔成脑残了?”

莫西故:“……”

盛世从莫西故身旁走过,径直走去卧室,开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安静。

入目就是靠坐在床头的男人,他正在输液。听到门声,傅承御抬眸往那处望了一眼,苍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盛世走到床边。

一边解外套的袖扣,一边在椅子上坐下,慵懒道:“命大,飞机失事都摔不死你。”

傅承御冷漠:“有事就说。”

盛世:“作为代尊名下最优秀的养子,无论你做了什么他都会包容三分。即便这些年跟我走得近,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次也只是搜集了一部分他的犯罪证据,定时从总统府内网发送出去。且他及时拦截了那封邮件,没造成什么影响,代尊怎么会让人对你下狠手?”

傅承御在代尊身边多年。

能力出众。

尤其是颠倒黑白的能力,他可以从浩如烟海的法律条款里找到漏洞,将一份丧尽天良的合同变成合法合规的文书。

他的位置无人可替。

至少这十几年来代尊找不到第二个享誉国际的大律师,所以才对他礼待三分,就算他跟盛世交好,代尊也不计较。

这次却直接命人在飞机上行凶。

蓄意谋杀。

好在傅承御运气好,带着降落伞跳了飞机,落到了原始森林地带。盛世派遣人马搜索了四天,把他捡了回来。

盛世盯着他,问:“你还做了什么?”

触碰到了代尊的底线,以至于对方连利益得失都不顾了,直接要他死。

傅承御沉默不语。

两人对视了一眼,盛世冷嗤:“德行。”

在傅承御的注视下,盛世拿出手机。点开屏幕,进入通话记录里找到一串十一位数的号码,拨了过去。

响铃五六秒钟,对方几乎是秒接。

电话通了。

那头女人轻软恭敬的声音传了过来:“盛总,我是温暖,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盛世瞥了眼床上的男人。

平时一张机械冷脸,什么人什么事都激不起他的情绪。此刻,傅承御眸光晃动,视线紧紧地钉在盛世手机通话界面上。

这忽然让盛世想起四天前。

飞机失事的消息传来前,他收到了傅承御的一条留言。这厮没提谋杀和坠机的事,信息上只有简短的两个字:“温暖。”

意思盛世明白。

就是托他多关照温暖。

得知温暖的行踪很凑巧,一个月前温暖前往伦敦宫廷坊(盛世买下来了)应聘烘焙师,之后盛世就把她调来榕城宫廷坊做店长。

也因如此。

傅承御才能无所顾虑彻底离开总统府。

这些年他受代尊牵制,大部分原因还是代尊抓住了他的软肋,隔三五个月就给他一些有关温暖的现状照片。

“……”

盛世再次扫了眼床上的男人,随后回:“温小姐,你还在宫廷坊烘焙店里吗?”

“还在的。”

“半小时后我来取一个草莓慕斯蛋糕。”

“好的盛总,我再多做一份桂花糕吧,您一起拿给唯一。”

“辛苦。”

“您客气了。”停了几秒钟,温暖又说:“盛总,唯一给我打微信视频过来了,应该是商量明天看电影的事,可能需要先挂掉您的电话。”

盛世:“嗯。”

听到他的回声,温暖挂了电话。

认识盛总的人都知道,他太太的事永远排在第一位。

通话结束,盛世收起手机。他掀开眼帘看向床上的人,道:“声音听过了,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傅承御冷眸瞥了他一眼。

不动声色将视线从他手机屏幕收回来。

看似平静,滚动的喉结、手背隐隐凸起的静脉血管出卖了他。缓了好几秒钟,傅大律师才开了金口:“在离开f国前,我去了代公馆祠堂,开了暗室的门。”

“你知道里面有人?”

“知道。”

“以前怎么不说?”

“以前不知道。”

盛世眸光微沉,阴恻盯着他:“少讲废话会死吗?”

傅承御面色不改,说:“在总统府搜集资料的时候发现的,大概三个月前。代尊往昔是一个月去一次祠堂,给代家祖宗上香。”

“那段时间去的频繁,几乎一周两次。我觉得有些可疑,便事先在祠堂放了个针孔摄像头,查看闭路电视时知道那里有处暗门。”

“通往暗室的钥匙是你母亲牌位上的刻字,我进不了祠堂,所以不清楚暗室里有什么,里面一定有代尊认为很重要的东西。”

盛世:“所以你在离开前想去偷出来?”

“……”傅承御面无表情。

不能说得文雅点吗?

非得说偷?

傅承御斯文冷漠,道:“我打开了门,走了几步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这次发现里头的是人不是物品。”

盛世:“你当机立断把她放走了。”

傅承御:“飞机即将离开,我没多看就离开了暗室。既然那人对代尊很重要,把她放走了,必然会分走代尊的注意力,有利于你办事。”

盛世:“暗室里的人是我母亲。”

空气凝固了数秒钟。

傅承御皱眉:“?”

几秒钟后意识到对方不是在开玩笑,傅承御:“……”

门外的莫西故听到了一切。

他推开门,人还没完全进来,声音先到:“这说明伯母当年没有死,而是被人为地囚禁起来了?是代尊做的,还是代尊和秦木兰一起做的?”

话出口莫西故又摇了摇头。

秦木兰应该不知情。

他听说当年代家给明月夫人立牌位,刻字上带上‘妻子’这个词,秦木兰都发了很大的火,所以是代尊把盛明月关在了代公馆祠堂后的暗室里。

关了二十几年?

想到这,莫西故眉心蹙紧:“他为了什么?”

傅承御:“许是有把柄在明月夫人手上。”

莫西故点点头,“f国那边还在不断增派人手抓捕,说明他们还没找到伯母。世哥,咱们派人去f国找吗?”

盛世:“不用。”

傅承御道:“f国目前的武警部队已经足够多,如果找到了人,盛世可以直接去问代尊要,目前只需让人盯着总统府即刻。盛世要做的,是派人去f国周边邻国找。”

莫西故拍了几下床尾,笑道:“经验丰富就是不一样哈——”

话音未落。

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莫西故即刻闭上嘴,错开傅承御投来的视线。

盛世挪开椅子起身。

打算离开。

他没走几步,傅承御喊住了他:“有空把电影的时间和场次信息发给我。”

“御哥你身体还没好就要去看电影啊?我记得你不爱往人多的地方挤,从来不去影院?”

傅承御没理会说话的莫西故。

他目光定在已经走到房门口的盛世身上,再次开口:“盛世?”

这边。

盛世握住门把手,“看情况。”

他刚准备拉开门离开,背后就传来傅承御冰冷冷的声音:“我有聊天截图,有关你说eva七夕节那条告白录音声音很难听的截图。”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6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