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59章 夫妻联手

第259章 夫妻联手


闻言。

盛世的身体明显僵直。

他喉头微哽,沉默不语。搂在喻唯一身上的手却在无声中收紧,修长干净的指骨隐隐凸显,隐忍又克制。

之后两人谁都没再开口说话。

只是相拥。

安静如水的卧室里,久别重逢的爱人,对彼此的疼惜攀上顶峰。

他心疼她在f国浑身是针伤。

她心疼他滞留在榕城饱受精神折磨。

不知道过了多久。

窗外烟火的声响打破了这份宁静。

喻唯一缓缓从盛世怀里离开,女人白皙的脸庞沾着水痕,披散的长发耷拉贴合在鬓角。她抬起微润的眼睛,刚好对上盛世低垂的眼眸。

彼时对视。

好几秒钟都没说话。

喻唯一眉眼上扬,泪眼带笑:“白天有人放烟花。”

“许是办喜事。”

“我们晚上也买一个回来放吧?”

“嗯,下午就去买。”

“……”

望着他没什么神色转变的面庞,喻唯一点头应着。从他进门起,她就感受到了他的紧张,在她没开口说话前,担心自己猜测失误,怕她没有恢复。

在确定她恢复后,他明显怔了。

搂在她肩膀的手臂也无意识地收紧。

这些细微的肢体动作喻唯一都能察觉到,也明白他内心的忐忑、惊惶和庆幸。他将这些情绪掩藏得很好,但是他忘了喻唯一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

喻唯一没拆穿他。

她掀开被子准备起身,手才刚握住被角,盛世应激似的下意识扶住她,生怕她摔倒受伤。在意识到她只是下床走动,男人握紧的手一点点松了下来。

他弯着腰,侧眸看她:“不睡了?”

对视的那一刹那。

喻唯一从他黑色的眸子里看见了慌张无措,那种从内心深处衍生出来的恐惧和脆弱,他怕眼前的人是昙花一现,是美梦。

这三年里他到底做了多少次梦,才会觉得此刻的她是个梦?

她回到他身边。

以心智低弱的状态跟他生活了两个月。

如今看见恢复正常的她,盛世依然下意识觉得这是幻觉。

一抹短促尖锐的疼痛从喻唯一心脏袭来。

蔓延至身体每一个细胞。

她抬眸望着面前这张她最爱的脸,抬起手轻抚了抚他蹙起来的眉头,“在f国那三年,每次脑袋有点清醒的时候就会被灌药,然后就变成一个傻子。”

“有清醒的迹象、喝药、变傻,三个步骤循环往复了三年。但是有一点一直没有变,你猜是什么?”

她声音温柔。

眉眼缱绻。

盛世主动将自己的脸颊贴到她温热的掌心里,他哽了一下:“是什么?”

她顺势抚了抚他的脸庞:“是你。”

“有个声音一直在我脑袋里打转,不停地喊我的全名,喻唯一喻唯一。”

“我在财经新闻上看到过你的名字,看过你接受采访的报刊,你说你家里种了许多雏菊花,明明我都不认识你,却在第二天学着你的样子也去种雏菊。”

“你说的没有错,医学技术不足以评判人类的感情。”(忘记了的同学,可回看144章)

喻唯一注视着他,换了种玩闹的语气,调侃道:“喝药失智都忘不掉你,你有点本事。”

盛世不语。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穿好拖鞋。随后站起身,又亲昵地握了握她家委屈大狼狗的狗爪,“我去洗个澡,等会儿咱们带糕糕一起出门,去城南烟花市场买烟花。”

盛世:“嗯。”

女人倩影消失在视线里,盛世才将目光从房门口收回来。

他垂眸。

才发觉自己垂放在身侧的手,肌肉隐隐发颤。

男人抬起眸子,黑色的瞳仁注视大床上被掀开的被褥,那处半分钟前喻唯一起身的地方。盛世眸光晃动得厉害,没来得及多想,转身便沿着喻唯一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

浴室内。

喻唯一站在花洒下,热气腾腾的水流淅淅沥沥落在女人皙白滑嫩的皮肤上。水流滑过她仰起的脖颈,落至身前的软白,经过纤细的柳腰,顺着腿弯滴落在瓷砖上。

她闭着眼睛。

温水冲刷脸庞,皮肤泛起了红润。

喻唯一快速地将这三年内所有的事情过了一遍脑子,深吸一口气,把整理好的事件吞咽进腹。

女人睁开眼。

挺翘的睫毛上挂着水珠,往下是那双无暇的美眸。眸子没什么温度,神态清冷疏离。

浴室的磨砂玻璃透光。

门外男人高大的身影装入了喻唯一眼睛里。

看到他的瞬间,女人眼眸软了下来。她关上花洒,伸手拿了一条浴巾裹在身上,随后拿起干毛巾将头发盘起来。

喻唯一走到浴室门口。

拉开玻璃门。

入目就是门外的盛世,男人仿若一尊雕像,就那么高挺地立在原地。她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刚好抬头。

喻唯一抬脚走出门,从台阶上下来,在毯子上踩干脚底的水渍,随后穿上拖鞋。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朝卧室方向走去:“浴室的牙刷杯子和凉拖鞋好像都还是三年前用的,都没换新的吗?”

电动牙刷换了刷头。

机身还是旧的。

不止浴室,从卧室一路走过来,途经客厅、衣帽间,屋子里的家具摆件都是三年前她在时的旧物,一丝一毫都没变。

盛世面色不改:“没换。”

两人先后进入卧室。

床上已经放好了新的衣物,包括贴身的内衣。盛世的衣品一向都好,每个月奢侈品店给喻唯一送来的衣服都是他选的。

当然,这些衣服喻唯一也很喜欢。

都很适合她。

她走到床边,动作自然地解开了攥在胸口的浴巾。浴巾掉落在她脚踝,旁侧盛世的目光也随之落去她的脚踝。

本能往上移。

略过她每一寸肌肤。

先是细腿、腰身,然后是白圆的——

这个画面只出现了数秒钟,喻唯一穿好了贴身衣服,也穿上了针织裙。她一面往梳妆台前走,一面解开盘着头发的毛巾,“阿世你帮我吹头发吧?”

无人应答。

喻唯一偏过头,看见盛世还站在原地,她眉心微拧,又喊了一句:“阿世?”

男人就像是被点了穴。

定住了。

喻唯一第三次开口喊他,盛世恍惚地回过神。他怔了半拍,才迈开步子朝梳妆台那边走。走到她身后,接了她手里的吹风机:“我帮你吹。”

安静的室内,只听见吹风机呼呼的暖风声。

喻唯一坐在椅子上,抬眸便能从镜中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他动作温柔,认真仔细地拨弄着她的长发。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并不短。

他变了许多。

褪去了往昔刺眼的锋芒,变得内敛沉稳,是当之无愧的盛太财团最高决策人了。

喻唯一往后倾身靠在他怀里。

安心地阖上眼睛。

‘啪——’

关闭吹风机,盛世又帮她梳了梳头发。喻唯一乖顺坐着,注视镜中男人的脸庞半晌,她说:“阿世,我恢复的消息可以先缓一缓。”

男人手上动作没停。

掀开眼帘与镜中的她对视了一眼,默契懂了她的意思,“嗯。”

“阿世,我记得你三个月前抵达f国,跟f国政府谈了一桩生意,项目开始实施了吗?”

“上周开始了。”

“或许我们可以去f国住一段时间,以项目合作方的贵宾身份住在总统府。”

盛世不语。

喻唯一也停了几秒钟。

她转过身,面对面抬头看他。对视间双方沉默许久,眼神交汇已经完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喻唯一握住他的手,道:“我要做总统太太。”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5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