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还债


没有看错。

那妇人就是林夏的母亲。

她神色紧张,佝偻着身子抱着怀里的袋子,急切穿过油柏马路往对面的小巷子里去了。

去干什么?

身旁人步伐减缓,盛世也随之慢了步子。他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看见马路上来来回回的车辆和行人。

“在看什么?”

“我看见夏夏的妈妈了。”喻唯一抬头望他,问:“烟火市场附近有赌场吗?或者大型棋牌室?”

盛世想了想。

他说:“前几年榕城警方在城南扫掉许多赌博场所,治标没治本,还有一部分残余势力留存,估计又开了一些赌馆。”

自她平安回来后,林夏也第一时间从米兰回到榕城。

林母又暗中赌博了。

喻唯一有点不放心,“阿世,我想过去看一下。”

盛世应了。

以防万一,他在去的路上联系了林局,让对方派人过来扫赌博窝点。

-

彼时。

深巷中。

林母抱着沉甸甸的袋子走到黑木门前,左右看了几眼,才推开门进去。

门缝打开的瞬间,汹涌的人潮声砸了过来。

全是下注的吆喝声。

门口的保镖见到来的人,即刻将她拦住,厉声道:“你已经上了赌馆黑名单,欠了那么多钱没还还敢来?信不信我们剁了你的手!”

林母伸手推开面前的人。

趾高气扬地捧起怀里的袋子,百元钞票从缝隙中露了出来,“我有钱了!至于那些点欠款,我女儿都会帮我还上的,滚开别挡道!”

妇人剜了他一眼,抱着钱乐呵往里跑了。

她挤进人群里,拽走坐在椅子上的人,将一袋钱扔在桌上,嚣张地坐了下去。

“哟,林姐今天气焰很强啊。”

“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今天玩大的吗林姐?”

林母是常客,场馆许多人都认识她。

妇人抹了把嘴,随手拿起旁侧不知道是谁的茶杯喝了口水,“开大的!快点洗牌,今天我肯定能把以前输了的都赢回来!”

周围人群纷纷往这边聚拢。

赌博就像海上泡沫。

眨眼间功夫,林母放在桌上的钱袋子越来越瘪,一摞接着一摞现金往外拿。

“让开!”

“我找人,麻烦让让!”

林母正为手上这副牌皱眉忧愁,敏感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林夏的声音。

手牌突然没拿稳。

掉在桌面上。

“你这就算是弃牌了啊,这局的赌注全归庄家所有。”

“我这……”林母试图争辩,听着林夏的声音越来越近,她没工夫去辩解。站起身正打算走,视线里就装入林夏的身影。

对方也见到了她。

林夏看了她一眼,同时也看到赌桌上的牌和现金。女人顿时火冒三丈,箭步冲到母亲面前,扼住她的手腕将她从椅子上拽了起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

“你不是跟我保证不赌了吗!我房间里放着的二十万现金去哪了?钱在哪!”

林母被她凶得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看热闹的人群里冒出声音。

“赌神西施进门就玩大的,手气不太好,每一把牌都在输,钱都流进庄家口袋了啊哈哈哈!”

林母瞪了眼说话的人,她转过头试图跟林夏解释,“夏夏你听妈妈说——”

“还剩多少?”

“我问你二十万现金还剩多少!”

“……”林母哆嗦了一下,连忙抬起手指向桌上那袋钱,她不敢去看林夏:“剩下的都在袋子里了,应该还有几千块……”

林夏被她气得脸色骤白。

烂泥扶不上墙。

她深吸了几口气,稳住情绪没有爆发,“你知道的,那笔钱是我拿给你用来还债。现在你偷来赌博还都赌输了,那没办法了,债主追上门你别找我。”

“夏夏!”林母紧拉住她的胳膊,声情并茂恳求:“妈妈是一时糊涂,你再原谅我一次。我本来是想着这几天运气好,想用那二十万把之前输的赢回来。”

“你不能放任我不管啊,你爸为了攀高枝跟我离婚,为了让你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我一直都没再嫁人,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

“今天就是还债的日期了,你不能扔下妈妈不管。他们会砍我的手,我向你保证没有下一次了,我绝对不会再赌了——”

拉扯之际,门口有声音传过来。

是几个魁梧的男人。

为首的刀疤男问:“赌神西施来过没?”

看到刀疤男的那一瞬间,林母立马躲到林夏身后,死死地拉住她的胳膊。林夏低头看了她一眼,抬眸便看见那几个男人往这边走来。

手里拿着厚重的收债单以及锋利的刀。

“躲到哪去啊?”

“躲得了初一还躲得了十五吗?”

“什么时候还钱啊赌神西施,拖延了三个月了,真的拿不出钱的话,把两只手留在这里啊!”

林母瑟瑟发抖。

林夏顾不上身后的妇人,她注视着迎面走来的男人,冷静道:“她欠你们多少钱?”

“那就有点多了。”刀疤男上下打量着林夏,看着像个有钱的妞,他让手下收了刀,随后伸手比了个四。

林夏皱眉:“四百万?”

周围人一片唏嘘,嘲笑林夏眼见力低了。

刀疤男笑声过后冷下脸,“四千万。”

闻言,林夏整个人都怔了。她蓦地转过头看身后的林母,妇人弓着身子将脑袋埋得极低,怕得双手颤抖。

“你不是说只欠了二十万吗?!”

“我……”

“赌神西施去过的场子多了去了,身上怎么可能只带着二十万的债?”人群里有人笑,又说:“二十万,说明西施来这个场子时间短!”

林夏扫了眼看热闹的人群。

她转过身,将林母的手从自己胳膊上甩下来,“你说清楚,到底欠了多少钱!”

林母畏惧刀疤男,又吞吞吐吐不敢跟林夏说实话。

她磕磕绊绊始终没开口。

见林夏准备走,林母才连忙抓住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六千多万……六千多少我真的不记得了,夏夏你帮帮我,妈妈真的还不上了。”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5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