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命运


走廊上就他们四人。

宋纯声音大,在幽静的长廊里不断回旋。听到她的话,贺芳几乎是同一时刻扭头瞪向莫西故,男人懵圈状态的表情落在她眼里就是证据确凿被抓包后无力反驳的事实!

下一秒。

贺芳抬高胳膊伸手揪住莫西故的耳朵,怒声教训:“你平时乱来就算了,今天晚上是什么场合你胆子也敢这么大?!”

“且不说林小姐是榕城市长的女儿,就说唯一。她是唯一的好姐妹……”偏头看向林夏,妇人脸色瞬间和悦:“……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以前在学校见过。”

“唯一的闺中密友,人品自然也是很不错的。你父亲竟然舍得让你跟莫西故联姻,他舍得,我们莫家都于心不忍,糟蹋好闺女是要遭天谴的。”

转头再次看向莫西故,贺芳骤然变脸。

神色凝重。

俨然没了半点慈爱温柔。

她揪着莫西故耳朵的那只手想加点力气,奈何儿子高了自己一大截。妇人只好踮起脚去够,察觉到母亲的意图,莫西故无声中弯了点腰,让她揪住了耳朵。

没办法。

在莫家贺芳最大。

他老爹是莫家最没用的人,从小给莫西故传输的观念就是三从四德。

在家从母。

出嫁从妻。

妻死从女。

莫西故有想过反抗,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发现他只是口嗨说抗争,实际上父母的言行管教已经给他带来了潜移默化深远持久的影响。

结识到盛世傅承御两个爱情疯子就是证明。

这边。

贺芳揪紧儿子的耳朵,尽可能将他往旁侧推,仿佛儿子是危险炸弹,怕炸到林夏。

她偏头,温婉和善地朝林夏笑着,“莫西故是个登徒子,从小到大都不学好,我代他跟你道歉。”

“没事的莫夫人——”

“造孽!”贺芳忽然出声打断了林夏的话。

妇人声音不小,林夏和宋纯惊了半拍,两人都没吱声。随后就看见贺芳仰头瞪了莫西故一眼,“你欺负人家,她还和和气气地说没事。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立马从宴会厅离开,回莫家老宅!这两年我听你爸的话放任你不管,你真的越来越过分了!”

“妈——”

“别叫我!”贺芳抹了抹眼泪,一边拽着莫西故离开,一边委屈:“当年怀孕的时候我就跟老莫说过少吃黑米粥,黑色食物补肾对胎儿不好,他还不信,果然生出来的儿子这么好色。好丢脸,我不要做莫西故的妈了……”

莫西故:“……”

宋纯:“……”

林夏,也:“……”

那对母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处。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林夏陪喻唯一去过教师办公楼,见过喻唯一的导师几次。实在没想到,贺芳是莫氏集团老板娘,她儿子是如今顶流影帝莫西故。

也没想到今晚跟榕城市长联姻的会是京城莫家。

男方还恰巧就是莫西故。

越是刻意规避的人或事,越容易出现巧合将双方纠缠在一起。

老话说这叫命运。

见林夏久久没把视线收回来,宋纯以为她是担心联姻崩坏会被父亲责骂,她安慰道:“林夏你不用紧张,莫伯母人超级无敌好,是我在京圈里见过除薄老夫人以外最好的长辈了。”

“而且她很善良的,尤其是对女孩子,她会跟你爸爸说这件事是西故哥的错,是他调戏欺负你在先,是他理亏,所以你放心哦。”

听到她唧唧咋咋的碎语,林夏收回视线。

她低眸看她。

如今也是二十出头的人了,感觉还是跟三年前十八岁那时候一样没什么大脑。

这两年林夏在米兰接手eva团队,宋纯得知她的消息,便跟家里人说要去意大利留学。宋父一听乐了,女儿终于发愤图强,即刻给她准备好大别墅、飞机和私人管家,将人送了过去。

留学深造是假。

天天黏着她是真。

无论是在珠宝秀展,还是上下班的路上,林夏都能看见她的身影。后来宋纯还搬到她隔壁的公寓里住,两人就成了邻居。

日复一日,两人的关系也逐渐亲厚起来。

不似往昔那般客套。

林夏注视着她,轻扬了扬红唇:“你今晚造莫西故的谣,导致他被莫夫人教训,小心日后他找你麻烦。”

“那他本来就对你不善嘛,我都看见了。他死扣着你的手不放,胳膊都被他抓红了,他还紧锢着你的腰,不知道有没有被他掐坏,真烦死他了。”

“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他的?”

“年少不懂事嘛。”

两人并肩沿着走廊往前走,宋纯抱着林夏的胳膊,又说:“我以前可离谱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鬼迷心窍去做那些事。”

“跟你说一个秘密,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当初我不是让我爸爸投资你那部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吗?我就带资入组顺利成了女主角。”

“导演生日聚餐,我竟然买通了酒店ktv里的酒保,让他暗中把红酒里兑入酒精浓度很高的酒,想让西故哥喝醉,然后睡了他。”

“我真的没撒谎,当时连杜蕾斯我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把西故哥扶去酒店用。幸好你替西故哥喝了酒,你醉了,西故哥扶你走了。”

“也幸好那盒杜蕾斯自己长腿跑了,出洗手间前我和朋友打电话还握在手里,出了洗手间到酒店就找不到了,万幸万幸,不然我就脏了。”

林夏:“……”

迎上宋纯闪亮亮的眸子,她仿佛在说:“这个秘密谁都不知道,你要为我保密哦。”

林夏唇角抽了抽,随后点了点头。

秘密吗?

三年前她就知道了。

而且还是在案发现场第一时间偷听到的。

那盒杜蕾斯还被她捡到了,原本是想带着作为证据拿给莫西故看,没想到几杯人为改造过的高浓度酒水让她烂醉,之后就用在她和莫西故身上。

那天晚上莫西故有意折腾她。

故意报复。

当时林夏还想不通,猜测自己是否曾在上学时期欺负过莫西故,所以才会被他故意报复?

后来她才知道。

她确实是‘欺负’了他。

在纽约酒店里,那时他还是个瘸子,有一条腿不好使。于是就被神志不清的她拽进了包厢,塞进了衣柜里。

男人本身就是好面子的生物。

自尊心超凡的要强。

这种事,莫少爷自然是耿耿于怀,时间过得再久也无法舒出这口闷气。解铃还须系铃人,自然只有实实在在地报复在她身上,让她尝到了疼,才解气。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4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