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279章 唯一:记仇

第279章 唯一:记仇


闻言,喻唯一转头看说话的男人。

目光落在他脸上。

上下打量。

看了好一阵,喻唯一点了点头:“难怪哦,看起来有点老,六十岁了吗?好刻苦,七十岁还出来工作。”

她面露愧疚。

昂起脑袋再次望向盛世,“老公,我以后读书不偷懒了。老爷爷都这么认真,我要更加认真才行。”

许特助捂嘴憋笑。

给秦宗撑伞的接车服务生也忍不住低下头。

秦宗唇角的肌肉抽了抽,看着喻唯一那张天真的脸,他语气沉了:“盛太太,这样说话不礼貌,盛总没教过你吗?”

喻唯一似懂非懂。

她躲在盛世怀里,偏过头,抬起眸子看向几步外的男人,小脸皱了起来:“伯伯,你爸爸没有教过你不能吓唬小孩子吗?”

说着,女人瘪了瘪嘴。

眼眶当即就红了。

她仰起头,小手拉了拉盛世的衣角,委屈告状:“老公,他凶我,他一直拿那双凶神恶煞的眼睛瞪我,我是不是做错事了?”

“我不该贪玩跟着你来酒店,要是我乖乖待在家里就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不会生气骂我,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老公我不是故意的……”

喻唯一声音不小。

她哭了。

来往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瞬间的功夫,无数双眼睛定在秦宗身上。

他年过半百,跟一个心智只有六岁的孩子置气,说出去都要笑掉人大牙。

秦宗:“……”

有人好心过来调和:“秦老爷,盛太太心智不高是个小孩子,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多多包容,别和孩子计较。”

秦宗试图说句什么。

没等他开口,喻唯一挂着几颗眼泪率先道了歉:“对不起伯伯,我不该说您年纪大了。我也是听您说您是我老公的长辈,嘴快就提了您的年龄,您一点都不老,可年轻了!真的!”

众人唏嘘。

原来是以资历老练自居,故意打压f国的新贵?

也能理解,秦宗是总统夫人的亲哥哥。盛总入驻f国就得到政府和民众的支持,总统府有所顾忌很正常。

只是秦宗不太地道啊。

宴会厅都还没进去,只在门口遇上盛总就倚老卖老故意刁难,还把人家心智低的妻子给凶哭了。

有人大声嘀咕:“盛太财团落地f国,成绩越耀眼,越是让人眼红。”

有人附和:“大人之间的仇怨再怎么样,也不能牵连到小孩子,把孩子吓得嗷嗷哭算什么?”

“……”

跟m国有合作的宾客热闹不敢看,瞥一眼就走。无合作的人停足吃瓜,没有合作又有点后台且热心肠的人就大胆开麦。

议论纷纷。

画面有点难看。

秦宗面色青一阵紫一阵。

说实在的,他活到这么个岁数,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圈子里的人都是虚伪客套的,从来不会撕破脸。

这次是例外。

喻唯一是个六岁的小孩子,她不懂恭维官腔,吓着了就会哭。

秦宗深吸了口气,“……”

他不该去碰这块烫手的山芋,给自己惹了一身骚,坏了他的名声。

这场闹剧终结于总统夫妇。

代尊秦木兰闻讯前往酒店大坪,礼貌招呼了一番,众人才陆续散去。顾及宾客们的眼光,秦宗最后用小孩口吻跟喻唯一道了声歉。

待大家离去。

代尊也随着某位宾客进了酒店,秦木兰拉过秦宗到一旁,小声道:“哥哥,你跟一个智障论什么道理?”

“是我大意了。”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秦木兰看着他,又说:“只是闹了这么一出,影响你的形象。那妮子是有点讨嫌,人小鬼大。”

“等父亲把l国的政权重新稳固下来,我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盛世,包括喻唯一这个脑子有问题的智障!”

她上次也让她丢了面子。

秦木兰不会忘。

秦宗:“l国那边动荡,一时半会稳固不下来,目前还得靠妹夫帮衬。对了,我听说盛明月没有死,被盛世找到了?”

“恩,养在米兰。”

“过些天我让人去意大利,帮你解决掉那个女人。”

“盛世防得严实,没人近得了盛明月的身。另外哥哥,你的事业要紧,专注处理你的公务,不用为我操心。我记得前阵子你有意跟南洋商贾合作,谈成了吗?”

秦宗:“快了。”

秦木兰:“南洋温氏商贾机会难得,哥哥你一定要把握住。只要对方能同意合作,你在m国就高枕无忧了,届时还能帮助父亲。”

彼时。

宴会厅内。

盛世牵着喻唯一在沙发处坐下,他低头看她的脸,擦拭她眼角的泪痕。用着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道:“秦宗被你气得够呛。”

喻唯一:“让他长记性,知道嘴该怎么用。”

她仰头迎上他深邃的眼睛。

男人眸光温软。

他看她,一向是温柔的。

沉默的数秒钟时间里,喻唯一想起从傅律师那听来的有关盛世儿时的过往。那时他才三四岁,秦木兰敢肆意虐待他,除了有代尊的纵容,还有秦宗这座靠山。

只是听傅承御复述,喻唯一心脏就疼。

所以她只是言语呛了秦宗两句,远不及盛世曾经遭受过的苦难。

“……”

盛世低头凝视她漂亮的小脸,“吃蛋糕吗?”

喻唯一点点脑袋:“草莓慕斯。”

他端详了她几眼。

捏住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打趣道:“老婆,看多了你这股傻乎乎的样子,潜移默化地真觉得你有点傻气。”

女人故作冷脸。

笑容消失。

盛世即刻松开手,端正态度:“我去拿蛋糕。”

男人走后不久,喻唯一手机震动了几声。她拿了出来,点开屏幕发现是温氏集团的秘书发来的信息。

温老将公司转给她到现在也有四年多。

这些年盛世暗中管理。

她回来后,盛世将秘书拨给了她,让她自己管。上手也不难,毕竟eva珠宝团队是她一手操办出来的,经验充足。

【秘书】:“老板,上周m国来谈合作,详细文件我发到您邮箱了。”

【喻唯一】:“m国?”

【秘书】:“是的,对方诚意十足。”

【喻唯一】:“代表人是谁?”

【秘书】:“内阁议员秦宗秦老爷。”

秦宗。

喻唯一看着屏幕上这个名字。

很凑巧地,余光瞥到了远在宴会厅中央正跟总统代尊熟络交谈的秦宗本人。

女人葱白的手指敲击屏幕。

打字回复。

【喻唯一】:“拒绝对方的合作商谈。”

【秘书】:“好的老板,具体的理由是什么呢?我好回复他们。”

【喻唯一】:“不跟年纪大的人合作。”

秘书:“?”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23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