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17章 彻底消失

第317章 彻底消失


秦木兰撞碑身亡的消息传到秦父耳内,老人承受不住打击当场晕厥。

他该想到的。

凭秦木兰执拗的性格,即便是死她也要追着代尊不放。

秦父心疼又无奈。

整宿睡不着,想着如何给女儿洗脱罪名、得到新生,可她却一心向死。

生气,怒其不争。

陷在情感的旋涡里无法自拔。

但细究起来,秦父更多的还是后悔和自责。当年在代尊的事情上,他若是没那么纵容宠溺木兰,不让她偏执与那厮纠缠,想来也不会造成如今局面。

“扣扣!”

秦宗敲响房门。

男人推门走了进去,走到床边,先是看了眼面容略憔悴的父亲,随后才说:“爸,总统府的管家来问话,让木兰跟代尊一起葬在皇家陵园,还是——”

代尊并不愿意跟秦木兰死同穴。

从他死前交代白助理,将他的棺椁放入代家公墓就能看出来。

“我会亲自带木兰回秦家!”

秦宗抬头,对上老人冷厉的眼眸。他慌了神,而后就听见父亲的苛责声:“你明知道木兰精神状态不佳,还让她一个人进墓园,你是什么居心!”

“爸……”

“没了木兰,秦家也不会落到你手里。这些年没有木兰鞍前马后为你操持,你能坐上m国内阁首相的位置?”

“从小到大你就不如她,我不奢望你能达到她三分水平,可也没想到你会在你妹妹落魄的时候放一把冷箭,再怎么说她也是你亲妹妹!”

“……”

老人情绪过激,剧烈咳嗽起来。

秦宗连忙倒水。

递过去,却被父亲直接推翻。杯子‘砰’地一声砸在地面上,水洒了一地。秦宗定定地注视着那滩水渍,过了许久才恍惚回过神。

他慢慢直起身子,眸光冷漠地看着沙发上一言九鼎、庄严巍峨的父亲。

秦宗冷笑。

一向不敢顶嘴的儿子,生平头一次唱反调:“秦木兰是您的亲女儿,我就不是亲儿子了?从小到大您有正眼看过我吗?”

“就因为她长了一张跟母亲七分相似的脸,遗传了母亲的聪明才智,你就把她当成宝,看得比命还重要。我呢,我的生日您都不记得,秦木兰手上多戴一枚戒指,耳垂上的坠子变了您都放在心上。”

“圣诞节、感恩节、万圣节……每一个节日您给她的礼物能轰动整个l国,我呢,连空气都没收到过。”

“父亲节,我送您一幅我亲手做了一个月的百寿图,您对我说有时间做这些,不如好好研习功课,向木兰学习涉猎政治内容。秦木兰送您一盒亲手折的纸星星,您高兴得一晚上都没睡觉。”

“您应该庆幸我有良心,不然早在代尊给她下毒的时候就对她下手了,还让她活到现在,已经算我顾念兄妹感情了!”

老人脸色铁青,气得说不出话。

秦宗破罐子破摔,怒气夹带怨气一并往外抒发:“我早就知道代尊给她下毒,她怀疑温年华的医术,让我暗地里请医生去给她看病,我提前跟医生都打好了招呼。”

“造成如今的局面,代尊该死,秦木兰也该死,但是罪魁祸首是你啊父亲!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私底下拿捏盛明月去警告代尊吗?”

“你串通了代家家主,让代家上下数百口人去刁难代尊盛明月夫妇。盛老爷子死在医院是您的手笔,您甚至背地里还让人胁迫代尊,不想盛老夫人驾鹤西去,就让他乖乖听话。”

“纵容秦木兰插足别人的感情,甚至握着人妻子全家的性命去威胁丈夫。这就是你为你最宠爱的女儿抢来的丈夫,夺来的婚姻,如今秦木兰撞碑殉葬是你的福报啊哈哈——”

“对了,威廉家族之所以飞速崛起,是因为我把秦家的机密透露了过去。下个月大选,您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明天我就带您和木兰的骨灰一起回l国秦家,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照顾您,让您安度晚年。”

秦宗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合上门。

将老人怒声的责骂隔绝在门后。

秦宗沉了沉气,耳边脚步声由远及近。他抬眸,就看见白助理往这边走来,秦宗熟络且礼貌打了声招呼:“白助。”

白特助点了点头。

恭敬地将手里的文件递呈给他,“秦老爷,这是威廉家族和先生签订的协议,现今转让给您,提前恭贺您下个月大选成功。”

“多谢。”秦宗接了过来。

是了。

早在五年前,代尊成为f国总统,秦木兰成为总统太太的次月,他就跟代尊达成了合作,代尊帮他取代秦父,在下一次大选中成功当选。

同样的,他需要做的是——

秦宗:“年底f国大选,我会尽所能地帮扶盛总。”

白特助点着头,又将一份文件递给他:“您阅历丰富,从政经验充足,盛总当选后,还劳烦您暗中多加提点。”

秦宗看了眼刚递来的牛皮纸袋。

翻了两页。

男人黑色的瞳孔不动声色放大,老狐狸代尊,死了还不安生,心思缜密布局精细。怕他日后叛变对付盛世,还特意弄了个炸弹来压着他。

秦宗很快将这抹情绪掩藏下去,他抬眸与白助理客套笑着:“你放心,我应承过的事就会办到。从今天开始,l国和f国是永远的合作关系,我和即将上任的新总统盛世,也会是永远的朋友。”

-

傍晚停了雨。

空气里的湿意还没完全消散,天边有一层淡淡的晚霞,橙黄的微光从窗柩透射进来,柔和地洒落在地毯床沿。

盛明月正跟糕糕在玩积木。

一人一狗很投入。

门边,喻唯一牵上盛世的手,关上门下楼。

“妈妈恢复得挺好,能说会笑。我刚刚刻意把有关代尊的东西放到她眼前,她没有任何反应,说明催眠很成功,她把代尊忘干净了。”

喻唯一走着,问:“阿世,你在哪请的医生,医术真好。”

盛世沉默。

不是他请的医生,而是代尊准备的。

催眠界圣手。

医术确实好。

“……”喻唯一冥想了几秒钟,又说:“妈妈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答应接受催眠,我当时还挺意外的,我以为她会选择保留记忆,或者思考一段时间再决定。”

没想到还挺果决。

三十几年的生活记忆,短短几日便全部清空。从此,代尊这个人连同这个名字,都从盛明月的生命里彻底消失,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98.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