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18章 她没忘记

第318章 她没忘记


楼下客厅。

见喻唯一盛世下来,医生走上前,毕恭毕敬:“盛总盛太太,夫人的催眠疗程到今天就结束了。如果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没有异样,就算是完全成功了。”

“这一周我会在f国首都市中心住下,倘若夫人情绪方面有任何不对劲,您可以随时叫我。”

喻唯一礼貌致谢:“有劳你了。”

盛管家帮忙提着医药箱,送医生离开庄园。

佣人端来新鲜的果盘,喻唯一拿了一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与身旁的男人说:“阿世,夏夏上午给我打电话说她怀孕了。贺老师要给她办一个宴席,日期定在下个月初,咱们回榕城一趟吧?”

“嗯,我让许良安排行程。”

“让妈妈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喻唯一掰了一瓣橘子递到他嘴边。

男人低头。

垂眸凝向她温柔的美眸,张嘴吃了这瓣橘子,同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们夫妻俩去参加完莫西故夫妇的宴席,还会再回到f国经营事业。盛明月不同,她的家在榕城,她应该是想回到落地生根的地方生活。

喻唯一又说:“妈妈一个人留在榕城你不放心,我也不放心。就让盛叔和孙嫂一起回去,住在盛家老宅,照顾妈妈。”

闻言。

端着花茶进客厅的孙嫂顿了顿,连忙道:“小姐,我照顾您习惯了,您一个人在外我不放心呀。”

“孙嫂……”

“这件事过几天再说。”盛世打断喻唯一的话,他捏捏她软乎的手,“时间不早了,早点洗漱早些睡觉。”

“?”

“现在才晚上七点半。”

“充足的睡眠对身体好,有利于细胞新陈代谢。”盛世一本正经,“以后每天都十点钟之前睡觉,九点半入睡最好。”

喻唯一端详着他。

目光定格在他俊朗的脸上,细细看了十几秒钟。

被一位专业的心理师这样扫视,即便是盛总,难免也会心虚。男人轻咳了声,正准备说点什么打个圆场,就听见喻唯一清亮的嗓音:“……你是不是羡慕莫少了?”

林夏怀孕,莫西故很快就要做爸爸了。

盛世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应了:“有点。”

“明后年再准备吧?”喻唯一凑到他脸前,伸手搂上他的脖子,亲昵哄道:“年底就是大选,你还得去各个州区演讲。”

“年底大概率能选上,刚上任政务繁多,势必会分走咱们俩大半的精力。所以我觉得,咱们再缓两年好不好?”

盛世注视着她。

黑眸的眸光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

她对他总是这么温柔,说话轻声细语,动作也软绵绵的。这么好的妻子,他却始终没有将她保护好。

代尊给的解药是假的。

如今只能靠赵医生团队慢慢研究药品,再一步步配出药物来服用。至于后续会怎样,能不能治愈,会不会有额外的副作用,这些都是未知数。

一想到这里,盛世都想把代尊棺材板掀了!

男人指尖隐隐蜷缩。

手背青筋显露。

这些细微的肢体动作和眼眸情绪只出现一瞬,很快被他掩藏了下来。再次定睛注视喻唯一,盛世眉眼温软。

他伸手,拇指指腹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宠溺道:“好,都听你的。”

喻唯一笑着亲了他一下。

夫妻间的奖励。

她窝上沙发,靠在男人温热宽厚的胸膛上,拿了遥控器调出还没看完的《喜洋洋与灰太狼》大电影。

“咱们回榕城参加宴席,给夏夏莫少送个平安锁怎么样?”

“好。”

“等夏夏平安顺利地生下孩子,宝宝办满月酒的时候,再送个迷你平安锁给宝宝?凑个母子平安,双喜临门。”

“嗯,挺好的。”

听着他的回复,喻唯一抬头望他。

从她的角度,最先看见他清晰的下颚线,而后是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再是他低头时对上的深邃温柔的眼眸。

她注视着他,笑道:“阿世,我发现我说什么你都会认真聆听并立马回答,且从来不犹豫,还总是应着好,复读机吗?”

“唯一说什么都是对的。”

“……”

两人对视了许久。

喻唯一躺在他怀里,她微微起身去亲他。男人及时低头,让她不费力地吻上他的唇。

今夜月亮很圆。

莹白的月光随着漫天星辰的光亮从客厅落地窗透进来,洒落在地毯上。

-

八月初。

太阳炙烤着大地,榕城市中心的海棠树枝都热得弯了腰。

飞机落地。

古斯特从机场街道驶离,没有回御园,而是直接去了盛家老宅。半小时后,车子在院外稳稳停下。

许特助下了车,帮着盛管家孙嫂一起拿行李。

喻唯一扶着盛明月从车里下来,午后的阳光斜照在妇人脸上,将她白皙的脸颊映照得红润透亮。

无论多少次看盛明月,喻唯一都会感慨造物主天赐的美貌。

动人心弦。

站在这栋老宅子前,喻唯一不禁想起很久前她翻阅的老照片,里面有十八岁的盛明月。其实,现在的盛明月跟照片里差不多。

有一说一。

代尊将她照顾得很好,没让岁月薄待她。

“妈妈,咱们先进屋,外面太阳大。”喻唯一说。

“恩。”盛明月点头。

婆媳二人齐肩往院子里走,盛总跟在后方撑着太阳伞,为两个美人儿遮阳。

院内有几棵海棠树。

八月份过了花期,只能看见枝繁叶茂的景象。

路过时盛明月侧眸看了一眼,喻唯一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便说:“妈妈喜欢海棠,等明年四五月份花期到了,榕城市中心几里海棠全部盛开,我和阿世陪您一起去看。”

闻言,女人桃花眸闪过不易察觉的神色。

仅仅一瞬。

很快就消失了。

盛明月收回视线,点点头应了喻唯一的话,继续往前走。屋子里的老管家迎了出来,见到明月,老人婆娑的眼睛闪了亮光:“大小姐!”

老人年近八十,盛明月快步上前扶了他一把:“明叔。”

望着女人与曾经一般无二的容颜,老管家心疼又庆幸,“大小姐,还好您没事,是老爷夫人在天有灵,让您平安回来了,终于离开f国——”

“咱们进屋说。”喻唯一及时打断他的话。

老管家顿时反应过来。

少爷回家前,派人跟他说了大小姐接受了催眠治疗,将f国这些年以及那个人都忘了。

明叔抹了把脸,亲切带着几人进屋:“大小姐,我准备了午餐,都是您爱吃的。很久没回家了,这次要多吃一点呀……”

-

众人舟车劳顿。

午饭后便上楼进房间休息了。

明叔烹了一杯花茶,走到客厅看见盛明月的身影。女人正站在一面红檀木柜前,翻阅一本老旧的相册。

老人走近。

刚好瞥到了她正在看的那两页照片。

一张是四人合照,分别是明月、代尊、盛老夫人、盛老爷子。一张是两人合照,是在市中心的海棠树下,是明月和代尊。

他把那几本全部都是代尊盛明月合照的相册收了起来。

却忘了这些相册里还夹带了一部分。

明叔正准备收回相册,茶几上的座机铃声响了。盛明月闻声偏头,见管家手里拿着花茶不方便,“明叔,我去接吧。”

她合上相册放回原位。

走去茶几前,按了免提键接通。那头年轻男子的嗓音传来:“您好,我这边是榕城园林局的。由于绿化带整改,近期可能要砍掉明月街道上的两棵海棠树。”

闻言,老管家连忙走上前,先一步开口:“您打错电话了……”

他要去挂,那边的人又说:“没打错呀,文件显示市中心明月街道几公里的海棠归属人是盛明月小姐,座机号码是盛家老宅——”

老管家还想说什么,耳边便传来盛明月温淡的嗓音:“恩,那些海棠是我的。麻烦您日后把那两棵需要移掉的海棠树送到盛家老宅,我种在自家院子就好。”

听到这些话,明叔顿了顿。

下一秒。

老人瞳孔放大,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缓缓偏过头,再次看向身旁的盛明月。

大小姐不是催眠抹掉记忆了吗?

那她怎么还记得这些海棠是(代尊)送给她的……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9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