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31章 希望喻唯一平安健康

第331章 希望喻唯一平安健康


阿世,生日快乐。

这句话有叠音,除了喻唯一的声音,还有——

盛世侧眸,便看见了走在唯一身后的盛明月。妇人捧着一顶寿星的发光帽子,朝他笑着,笑得一双眼睛弯了起来。

原来。

今天是他二十九岁的生日?

他自己都忘了。

盛世暗自深吸了口气,稳住情绪后面不改色地环视了一圈。屋子里装扮得琳琅满目,墙壁上还挂着以前他们所有人拍的全家福合照。

整个厅里。

站着的都是盛世这辈子最在乎的人。

妻子、母亲、挚友……

“许愿啦!”

将推车停稳,喻唯一拉上盛世的手,将人往前拉了几步,“传言说,对着生日蛋糕许愿,愿望会成真。”

话语间,盛明月将发光的寿星帽子戴在盛世头上。

男人有些嫌弃。

帽子就已经够幼稚了,还发光……

但是,在盛明月身高不够,踮起脚伸长胳膊也够不到他头顶的时候,盛世还是本能地弯了腰,让她轻易把帽子给他戴上。

“闭上眼睛许愿呀。”喻唯一催促道。

烛光明亮。

盛世阖上眼。

许愿的时间很短暂,仿佛只用了几秒钟。见他睁眼,莫西故惊讶:“该不会是许了个空气吧,这么快!”

喻唯一注视着他。

忆起她刚跟他结婚的那年冬天,她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他二十四岁的生日。盛大少爷那时嫌弃许愿幼稚,在她的pua下还是闭了眼。

他可是足足许了三分多钟。

估摸着心里的念想太多太多了,想挑一个最重要的拿出来许愿,向神明祈祷愿望成真。

现在许愿确实快。

几秒钟的功夫。

喻唯一往他身旁贴近,阴恻恻瞅他:“真许了还是没许?”

“许了。”

“怎么这么快?”

盛世低头看她,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心愿简单。”

准确来说应该是:

每年都是同一个愿望,自然很快。

以前她病着,他许愿希望她平安健康。如今她病愈了,他也有了足够的本事站在高处,可以保护很多人,包括他的母亲。

但是对于喻唯一。

盛世还是有点忐忑,怕保护不好她,怕她又有病痛。

所以他依然向神明祈祷:“希望唯一平安健康。”

盛管家笑着跑过来,将刀具递给盛世,“少爷,吹了蜡烛快切蛋糕吧!这个蛋糕少夫人做了一个下午,我闻着就觉得好香,好想尝一尝。”

孙嫂嗔了他一眼。

盛管家偏过头躲开她的眼神,好像只要他看不见,这个凶悍的目光就没出现。

“……”

蛋糕很大。

每人都切了一块。

众人陆续在厅内沙发处坐下,液晶电视播放着还没看完的《喜洋洋与灰太狼》大电影。

喻唯一:“有专业的烘焙师指点,味道果然好多了。”

温暖扬唇淡笑:“还是总统太太精益求精,前两个蛋糕已经做得很好了,依然要抹掉细微的缺点,做一个满分生日蛋糕。”

林夏附和调侃:“是呀,总统太太早半个月前就拉了个小群,让我们聚在一起给盛总准备惊喜过生日。”

许特助听着,有感而发:“先生真幸福。”

这次他不是为了奖金拍马屁。

而是真情实意。

他是真的有点羡慕了,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个这样心疼自己的恋人。忽然就很想谈恋爱,简历资料投了好几个相亲市场,怎么还没回音?要去催催了!

这边。

莫西故往林夏身上黏了黏,“媳妇儿,我也想要这样的惊喜生日。”

林夏转头:“?”

下一秒,孙嫂也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脸上。她缓缓偏过脑袋,在对上盛管家那双眼睛的那一刻,孙嫂立马转回头。

抬起胳膊,手掌对着侧脸挡住他的视线。

盛管家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挡,凑到她耳边小声嘀咕:“你也得送我点什么,你都没送过我多少礼物。同一个屋檐下,你和少夫人还是打小的主仆,我跟少爷差距也太大了,我觉得心里好不平衡啊秋柔——”

成双成对的气氛蔓延。

无形中沾染到了傅承御半片衣角上。

几乎是出于本能,男人偏了头,隔着中间正在吃蛋糕看动画片的乐宝,望向旁侧正在看热闹的温暖。

她眉眼带笑。

那双桃花眼漾着笑意,就算只看侧面也非常漂亮。

傅承御自知没有资格说什么,看了她半晌便收回了视线。他低头看乐宝,将自己蛋糕里的草莓放进他碗里。

孩子很懂事,虽然喜欢吃草莓,但也不贪心:“爸爸,乐宝还有的……”

傅承御格外温柔耐心:“没事,爸爸不爱吃草莓。”

父子俩温馨交流。

轻缓的对话也落进了温暖耳内。

在傅承御侧眸看她的那刻,男人只是偏了头,眸光只是落到她脸上,她就感觉到了。这就是身体的习惯,在一起时间太久……

他注视着她。

她知道,但没有回头去回应他的目光,佯装不知道的样子视而不见。

换做是以前,她要是这么忽略傅大律师,他早就一把扼住她的手腕或是胳膊,将她拽进怀里锢住,然后行驶霸权。

他就是高高在上。

作为代尊总统名下最有出息的养子,代公馆最高权力的二把手,他有高傲的资本。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人,每一个都对他毕恭毕敬。

包括温暖。

如今那副凌人的傲气倒是收起了几分。

有他失忆的原因,也有她如今身份转变的原因。她是唯一的好友,他看在盛总和唯一的面上,也会对她客气礼貌。

只要她不是代尊养女温暖。

只要她不是傅承御的未婚妻温暖。

随便她是谁,什么身份,做什么工作,傅律师都会以他骨子里矜贵的素质来对待。

“……”

这边。

喻唯一提议道:“咱们拍一张合照吧。”

孙嫂放下蛋糕及时躲开盛管家,脚下抹油有借口溜了:“小姐,我去拿相机。”

五分钟后。

众人选了厅里空荡一些的南侧,站了一下位置。

许特助站在莫西故边上,看他走过来,莫西故左后前后扫视了一圈,然后在许特助肩膀上拍了几下:“好家伙,只有你孤家寡人。”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82.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