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录音


许特助想辩解一句。

却无从反驳。

从前莫西故还在跟林夏闹别扭,嘲他的时候,他还能反咬回去。如今人家都快升级做爸爸了,他确实不占上风。

另一边。

孙嫂拿了相机和拍摄架,调试焦距和光线。

她一边看着画面中已经站位完毕的众人,在按下延迟拍摄的快门键之前,提醒许特助:“小许,嘴角上扬笑起来呀!”

许特助:“……”

-

入夜。

后院草坪。

炭火烧得正旺,众人围着火炉坐,一边闲聊一边看雪景。另一侧的炭炉前,傅承御正带着乐宝烤制肉类食品。

对于新事物,孩子很好奇,积极地学。

上手起来有点笨拙。

一遍教不会。

好在傅大律师特别有耐心,一遍又一遍温柔细致地教。

林夏看着那处半晌,偏过头笑道:“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傅律师的时候,我刚从纽约回榕城,唯一和傅律师来机场接。”

“印象最深的就是傅律师那张建模脸,戴着眼镜就像我写的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禁欲男主角,我当时还开玩笑地想跟他套近乎,结果发现他性格冷漠像机器,立马就无感了。”

“这六年多时间里,傅律师始终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我还以为他会一直这样?没想到在乐宝面前这么温柔接地气。”

“男人有了孩子真的会改变吗?”

孙嫂道:“按照我看过的人来说,感觉男人分三类。一类是家教特别好,富有强烈的责任感,有了孩子就会担起父亲的责任身体力行地进行陪伴教育。”

“另一类是家庭情况不明,但男人很爱他的妻子,爱屋及乌的心理会让他很爱妻子生的孩子,这种情况下长大的孩子会很幸福。”

“第三类就是家教不咋地,也不尊重妻子的渣渣,遇上这种男人就是踩了粪坑。”

林夏亮了亮眼睛,“孙嫂知识面很广唉。”

孙嫂笑着:“跟在小姐身边久了,耳濡目染。”

喻唯一抿了口佣人刚送过来的姜枣茶,她看向对面的林夏,道:“莫少近期又得罪你了?希望孩子出生后他能像傅律师一样脱胎换骨?”

林夏轻呵了声,“他以后能抱稳孩子,别把孩子弄丢我就谢他祖宗了。别人家做胎教,都是放音乐听英文广播,莫西故放什么?”

“他放迪迦奥特曼影视剧,说什么,只要你相信光,迪迦就会到来。想让他变成傅律师那样?估计得让人类重新进化。”

众人忍俊不禁。

纷纷笑了。

温暖唇角也有了弧度,女人笑道:“莫少心态好,跟他在一起至少每天都会有好心情。人生在世,有钱也难买快乐。”

至于傅承御——

温暖余光下意识瞥了眼不远处的炭火烤架。

他确实稳重内敛。

从少时起就是那副自持沉闷的样子。

这种人的另一面就是压抑,相比起斯文矜贵的傅大律师,莫少虽然有点幼稚,但至少人活得开心,生活愉悦。

“……”

从屋子走来的莫西故听到有人提起他,说的是什么男人没听清。

走近了。

他把手里拿着的毛绒披风给林夏仔细裹上,然后挨着她坐下,一边给她整理腿上的毛毯,一边嬉皮笑脸:“你们刚刚说我什么?”

温暖:“孙嫂总结了男人三大类,院中刚好有你们三位,就举了个例子。”

你们三位?

莫西故环视一圈。

他、盛世、傅承御……

“哪三大类?我该不会是最差的那一类吧?”莫西故说着,偏头抱住林夏,“媳妇儿你别听他们胡说,我最爱你了。”

烦的嘞。

莫氏夫妇就喜欢拿他和盛世傅承御做比,说他比不上傅大律师的稳重,比不上盛大少爷的野心和忍耐力。

说他一天天的就知道不务正业,往娱乐圈里跑。

寻花问柳。

糟蹋人生大好时光。

他无所谓啊,日子怎么舒服他怎么来,圈子里的人包括他父母这样唠叨他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是林夏不行。

在媳妇儿面前要保持最好的男人形象。

勾住她的心。

才能让她始终如一地爱他。

看着莫西故黏林夏,黏得像个八爪鱼,许特助翻白眼:“林小姐,好多事情您不知道。其实莫少私底下——”

闻言,莫西故瞪大了眼睛。

直直地瞪着许特助。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许特助此刻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许特助没理会,继续说:“……莫少私下跟我们聚餐,总说您喜欢他喜欢得要命。您离开他就不行,必须要他时时刻刻在身边才安心……”

“许、许——”

“我还有其他的证据。”许特助打断他的话,在众人的注视下拿出手机,播放一则保存了四年之久的录音。

是当年七夕节。

喻唯一盛世互相表白,在摩天轮底下,莫西故说的那番话。

十几秒钟的对话:

许特助:“莫少不能这么说,人非圣贤,或多或少都会陷进感情的漩涡里,你只是还没遇上让你俯首称臣的人。”

莫西故:“就算遇见了我也不会犯糊涂,我是个理智的人。小爷的恋爱原则,她必须以我为先,撒泼的不要,脾气臭的也不要,我更加不会向女人服软,除非我疯了。”

“……”

许特助还准备继续播。

莫西故警告的凌厉目光投射过来,下一秒林夏转过头,男人立马萎了。像被霜打了的茄子,抬了抬眼皮,又把脑袋低下。

不敢吭声。

这时,林夏手机铃声响了。她缓了缓情绪,才接了这通电话。

结束通话后,她说:“宋纯到了首都国际机场,她照导航去隔壁春天百货买东西,给我打电话说迷路了。我现在没得空去接……”

她瞥了眼莫西故。

男人瞬间将头耷拉得更低。

周围的人也都明白了情况,孙嫂插了句嘴:“今天总统府的司机放假了,接宋小姐的话可能……”

“我去接吧。”许特助道。

他关了还在录音界面的手机,起身离开了草坪。

许特助走后不久,林夏扫视了一眼莫西故,而后拉开椅子起身,男人随即也站了起来,走在她后方屁颠地跟着去屋里。

接受审判。

莫西故:“……”

男人一边走一边暗自咬牙。

许特助那时当着他的面将他的话录了音,他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在那时的莫少爷心里,他自认桀骜不驯,没有人能管得住他。

如今后悔了……

他记住了!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81.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