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胎教


那天后,盛总安静了不少。

发朋友圈的次数减少,从第一天的近三十条,少到一天二十七八条。

他不对外发红包了。

唯一说他败家,让他在主卧客厅里看了一晚上的《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还要他写了两千字读后感。

没看完、没写完就不许进卧室。

糕糕在他脚边蹭了好几次,还跑到主卧房门口,以为他是傻了,不知道该怎么进卧室,便来回迈着它那四条小短腿跨进卧室的门。

见他久久没动。

糕糕还扬起短脖子朝他点头,抬起爪子跟他示意,仿佛在说:“这样就能进来了。”

盛世当时:“……”

是不能进去吗?

是不敢。

盛世一目十行看着书,写读后感时手里的钢笔快得飞起。他忘了是什么时候写完的,只知道他每写一个字就在心里骂一句傅承御。

那厮就是酸。

嫉妒。

自己过得不好,得不到老婆的关心疼爱,就要撕破别人的伞!

-

“唰——”

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拉开。

听到声响,站在门外的盛世回过神。抬眸便看见喻唯一裹着浴袍走出来,她身后的水蒸气未散,头发有些湿,脖颈皙白红润。

她一边下台阶一边系浴袍的带子。

走路时能看见丝绸裙摆背后,那双纤细的白腿。美景只是一瞬,很快就被她遮住了。

盛世上前搂住她,解开她绑起来的头发,“老婆,明天有工作上的事需要处理,我得出趟门,快的话当天回,慢的话后天回来。”

喻唯一点头:“好。”

算起来,距离他们俩离开f国也有一个多月了,总统府很多事都是底下的人去打理,必须要总统出面的,盛世也是线上处理。

其实她养胎并不是大事。

她目前身体很好,没有孕吐,睡眠很香,食欲也在逐渐提升。盛叔和孙嫂也很细致,事事全面周到。

盛世大可以放心地去处理他的公务。

但是他没有。

他非常的紧张,每天都会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温习他那份‘孕期注意事项’的文件,据说是跟莫西故取经得来的资料。

一日三餐他陪着她吃。

早上叫她起床,傍晚陪她散步消食,晚上跟她一起看书,即便赵医生说现在做胎教为时过早,盛世也坚持每天做。

读童话故事书。

放轻音乐。

以爸爸的身份跟宝宝沟通交流。

喻唯一不止一次笑过他,说:“他还是个胚胎,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赵医生说六个月左右开始胎教,那时宝宝神经系统发育好了,就能感受到了。”

盛世怎么回的?

他说:“女人天生比男人多受一场苦难,从宝宝第一天形成到瓜熟蒂落,你需要付出十个整月。我分担不了你的辛苦,只能尽一切可能参与这个过程。”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怀孕生子这件事并不是你一个人在撑,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后面这些话盛世没说,喻唯一却听出来了。那之后,她没再打趣过他做胎教,他形影不离跟着她,包括她洗澡的时候……

她都由着他。

只要他不发疯去撒钱,什么都好。

-

晚上八点半。

喻唯一吹完头发,靠坐在床背翻阅之前没看完的书。

见盛世从门外进来,女人合上书放到床头柜上。在他离近时,仰头望他,笑着接过他手里的燕麦片。

她先尝了一口,美眸亮闪:“很好喝。”

孕早期需要补充大量的优质蛋白质,所以每晚喻唯一都会喝一杯牛奶或者燕麦片。盛世会从楼下拿上来给她,她总会第一时间放下手头上的事看他,然后给出回应。

男人在她身旁坐下。

他开了旁边的小王子无线音响,播了一首慢节奏的轻音乐。

盛世拿出一个本子,跟先前一样给她出了一道题目,给出四个选项,让喻唯一去选。她仔细聆听,认真作答。

这是一本心理情绪检测题。

能清晰地反映出答题者这一天的心情状况,毫无疑问喻唯一是开心的。

盛世满意地收起本子,他走去梳妆台前拿了瓶身体乳过来,而后在床边坐下。挤了一泵乳液,均匀涂抹在喻唯一的胳膊上。

他一边涂一边说:“保持心情愉悦是孕期最重要的事,心情好了食欲也会好,脸色和精气神也会持续好。”

“知道啦。”

“我询问过几位医生,他们说孕期中母亲的心情会跟孩子挂钩。如果妈妈孕期很开心,生下来的宝宝也是特别爱笑的。”

喻唯一点点脑袋。

这一点她听林夏说过,小泡芙就是实例。夏夏孕期总爱和莫影帝打闹,外人以为是吵架,实则人家是两口子蜜里调情。

加上公婆的宠爱。

夏夏整个孕期是相当愉快的。

小泡芙出生,眼睛还没睁开,嘴巴就微微弯着在笑。她也不认生,谁抱都不会哭,笑得那叫一个惹人喜欢。

相反的——

乐宝就是另一种。

暖暖是发觉怀孕后逃离f国,孕期不仅孕吐难受,身体羸弱不堪,心情也特别差。她一开始并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她并不想生下带有傅律师血缘的孩子。

天不遂人愿。

她身体情况太差了,打掉孩子的话,她自己也会死。

于是,在严重的孕吐折磨和精神消耗中,她撑了近十个月,最后在大量出血的危险状况里生下了乐宝。

孩子从小就患有轻度自闭症。

先天性身体疾病。

治了多年,去年傅律师为乐宝移植了骨髓,才治好了这个胎病。

对此,暖暖一直很内疚。为人母后她始终觉得亏欠了乐宝,没让他像普通的孩子那样正常健康地出生。

“……”

“老婆,浴袍解开,我帮你擦后背。”

“……”喻唯一回过神,她把喝完的空杯子放到床头柜上,随后解开浴袍的长带,转过身把后背对着盛世。

男人握住她的长发。

将带着玫瑰清香的乳霜抹在她光滑白嫩的美背上。

从后颈到背脊,从蝴蝶骨到肩膀两侧。小幅度移动,便能触碰到那处柔软。男人的天性本能,盛世骨感的手指停了几秒钟。

他弯腰覆上她的后背。

手探索到她身前,在经得喻唯一的允许下,轻轻握了握:“大了一点。”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67.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