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49章 没有你玩得花

第349章 没有你玩得花


“从我孕七个月开始他就不碰我,一直到现在泡芙两个多月。近半年吃斋时间,昨天晚上扣着我的腰不松,哭着求他没用。撒娇装着喊疼,他瞥我一眼故意用力,笑着冲我说忍着。”

“我太吃这一套了,心脏极速跳动,荷尔蒙简直爆发(色)/表情包/”

喻唯一:“……”

温暖:“……”

简单的交谈。

三人定了午后去商场的时间。

喻唯一从秋千上起身,正准备回别墅,就听见林荫道方向传来汽车的轰鸣声。

是老宅的车子。

盛明月来了。

-

屋内。

孙嫂泡了杯茶过来,摆在茶几上。

喻唯一本想去拿新鲜的果盘,盛明月先一步拉住了她,“唯一,你怀着宝宝顾好自己,不用招呼我的。”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带过来的橘子。

都是精挑细选过的。

每一个都比较大。

“先前听你说想吃老宅的酸橘子,这几天橘子终于成熟了,我和明叔选着摘了二十几个,等你吃完了,妈妈再给你送过来。”

喻唯一点着头,“谢谢妈妈。”

盛明月握着她的手,两人又交谈了几句,妇人偏头看了一遍厅内:“阿世今天没在家吗?”

“恩,他有事出差了,去了隔壁海城。”

闻言,盛明月顿了顿。

海城是个小城。

吸引外来游客的地方就是海城岳北处的寺庙。

那座寺庙地势高,信男善女都会从山底开始朝拜,徒步走上山顶,至少也得半天。因为难度系数高,所以求的平安福很灵。

这都是人云亦云的想法。

不信神佛的人也不会相信这个。

但是——

岳北的寺庙盛明月并不陌生。

她曾病重,有一个人不是走上去的,而是一步一步从台阶跪上去的。他求了一个写有她生辰八字的平安福。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这个符是父母为她求的。

直到半年前清明祭祖。

祠堂的算命先生从她的已故牌位底下取出那个符,她才知道。原来岳北寺庙香火兴盛,众人觉得它灵验,就是因为三十几年前有个年轻男子跪上山乞求神明保佑他的未婚妻。

结果他的未婚妻真的脱险了。

可以说是死里逃生。

从阎王手里抢回了一条命。

自那以后,海城岳北寺庙的招牌就打出去了。据说,凡是徒步走完这两万多级台阶的人,就能得偿所愿。

“……”

盛明月回过神。

女人敛下眸底闪过的愁绪,她重新扬起温柔的笑容,握着喻唯一的手,道:“唯一,你和阿世什么时候回f国呀?”

盛世是f国的总统。

事业的根基都在f国,必然不会在榕城久待。

这次回来本是参加小泡芙的满月宴,不曾想唯一怀孕了,就多停留了一个月。

“我和他商量过了,大概月中回去。”

“我和你们一起过去吧。”盛明月抿了抿唇,又说:“他因病去世后,我没去皇家陵园探望过,这次想去一下。”

闻言,喻唯一不语。

婆媳俩心里都很清楚,盛世并不希望盛明月跟代尊有任何来往。

扫墓都不行。

没等喻唯一开口,盛明月温柔淡笑,道:“唯一,我先前参加了国际摄影组织。在社团里认识了一位跟我年龄相仿的先生,我们三观相投,习惯相近,十分合得来。”

“他活着的时候总觉得可以操控我的一切,好像我离了他就不会幸福一样。我想跟带威廉一起过去,让他看看没有他我过得更好。”

喻唯一有些许沉默。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盛明月隐瞒了什么。

不过,明确知道的是,盛明月跟她谈这件事,是为了请她开权限让她进入总统入葬的皇家陵园。

在f国。

普通人不能进入陵园,国家高层议员进去吊唁,也得经过现任总统的同意。

对于上一辈的事,喻唯一不作干涉。

她点头应着。

盛明月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谢谢你了,唯一。”

-

午后。

ifs商场。

车子驶入地下车库,孙嫂扶喻唯一下车。妇人交代了随行的保镖离远跟着,不要太惹人注目。

随后两人搭乘电梯上楼。

电梯在一楼停下,门打开。喻唯一率先看见的就是穿着性感工装的林夏,随后是她身旁安静恬淡的温暖。

离近了。

喻唯一瞥到林夏脖颈处的鲜艳草莓,“精力旺盛。”

林夏走在她身后,低头笑道:“比你强点儿。”

温暖开口:“唯一,你是来男装品牌店给盛总买衣服吗?”

认识喻唯一的,都知道她逛商场有个特点。逛十次,有九次是给她家男人买东西,大到高定西装,小到衣袖的袖扣。

盛总在圈内尾巴翘得那么高是有原因的。

喻唯一纵的呗。

“……”

三人并肩走着。

喻唯一朝温暖靠近,轻声说:“买几件内衣,家里的有些小了。本来是想让人送去御园,但想着还是出来走走,打发时间。”

闻言,林夏的目光顿时定在喻唯一身前。

她细细瞧了数眼,“我记得我怀孕那时是第三个月才有明显的大小改变,你这才是六周吧?唯一,孕期你从a突破到c不是问题啊,盛总有福了——”

喻唯一踮脚捂住她的嘴。

周围都是人。

她这嘴就跟豌豆射手吐豆似的,突突突直射。

-

店铺内。

品牌专门店接待的都是会员用户,人很少,就她们三个。

柜姐领路介绍新款。

喻唯一和温暖站在柜前,觉得里面有两套浅黄色的棉质款很不错。正准备让柜姐去取相应的码数,耳旁便传来林夏的声音。

两人闻声转头。

视线里,林夏拿着两套单薄丝绸的衣服过来。

一条大红色。

一条黑色。

准确来说它是一块布,什么也遮不住。

林夏饶有兴趣,左右手各拿了一套,美滋滋道:“我之前买了他们家这一款,现在改良了第二版,还送一个毛绒的发箍哎。”

“柜姐说今天有活动,买三件打七折,要不我们一人买一件?信我,穿起来真的很好看,夫妻生活双倍乐趣!”

喻唯一:“……”

温暖:“……”

静了三五秒钟。

喻唯一开口:“我是孕妇。”

温暖附和:“我是单亲妈妈,没有丈夫。”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6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