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50章 平安福

第350章 平安福


林夏白了她们俩一眼,转身去情趣区域挑选新款式了,走的时候还教育了她们一句:“不懂享受。”

出门前莫西故去婴儿房照顾泡芙了。

想着这个点泡芙应该喝完奶,林夏拿出手机给莫西故拨了通微信视频。对方秒接,屏幕上装入男人俊美的脸。

他合上房门,才喊她:“媳妇儿。”

林夏将衣服放入镜头里,给他看:“出新款了,有个毛绒发箍。上次我穿这套衣服,你不说特别好看嘛,我再买一套?”

莫西故点着头。

目光却透过林夏,落到她身后橱柜里的某套内衣上。

她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于是转过头往后看,就看见白炽灯光下那套粉色的兔子套装,不仅有个毛绒绒的兔耳朵,还有一个圆溜溜的兔尾巴。

“你喜欢这套?”

“嗯!”

两人言简意赅,要说的话都在暧昧的眼神里了。

林夏隔空亲了他一口,“么么,我逛完商场给你打电话,你来接我。”

莫西故:“好嘞媳妇儿。”

结束通话。

林夏将手机放回包里,她跟柜姐示意橱柜里的兔子套装,然后连带着手里这两套一起用盒子装起来。

选购良久。

喻唯一那边也买好了。

在柜姐打包装的过程中,林夏走了过来,“外面下大雨了,一时半会儿估计停不了,咱们等会儿去楼上喝下午茶吧,有一家新开的港式茶点还不错。”

温暖点头:“好。”

喻唯一手机响了,“总统府的秘书打来电话,我出去接一下。”

折回店铺是五分钟后。

喻唯一进入厅里,就看见远处柜台前,林夏和柜姐在说悄悄话,温暖要说什么,林夏冲她使了个眼色。

不知道在搞什么。

喻唯一走上前,“还没结好账吗?”

林夏将温暖拉到身后,点头微笑道:“刚付好,我让他们把衣服送回浅水湾别墅。唯一,你的衣服也直接让工作人员送去御园吧,更方便些。”

“……”喻唯一瞥了她两眼,没多想,“行。”

-

楼上。

私人港式茶馆。

包厢案桌上点着静气的熏香,青烟袅袅飘悬。

服务生陆续将糕点上好,喻唯一拿了一块蛋黄酥,尝了一口:“他们这的七星级糕点师,比起暖暖的手艺还是逊色了些。”

林夏也尝了,赞同地点了点头。

她抬眸看向右侧椅子上的温暖,八卦道:“我听西故说,前几日的雨夜,傅律师在你楼下院子台阶上坐了好几个小时,淋成重热感冒了?”

闻言,喻唯一美眸轻眨。

八卦在耳旁,女人吃糕点的动作都放慢了。

林夏:“你和傅律师吵架了?”

温暖摇头:“没有。”

林夏:“那他是神经错乱了,站在雨里不动?这种脑残行径,倒像是我家莫西故做出来的事儿,傅律师那么冷静的人,不像啊。”

温暖抿了抿唇。

这一旁。

唯一小孕妇则捧着还未吃完的蛋黄酥,谁说话,她就转头将目光放到谁身上,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

下一秒,她从温暖口中听到了自己丈夫的名字。

喻唯一顿时背脊直了。

温暖说:“那天傍晚盛总说他找了一位在骨骼方面造诣颇深的医生,我就去了一趟盛太财团写字楼。到的时候尤金也在,他是盛总请去谈合作的宾客。”

“你在北欧期间认识的那位好友?”

“恩。”温暖点头,“借着盛总的光,我们三人一起吃了个饭。夜里下起了大雨,盛总忙着回家照顾唯一,尤金刚好有空,就顺路载我到小区门口。”

下车就远望见雨幕中的傅承御。

他站在楼下。

一身被雨淋湿的黑色西装,仿佛与夜幕融为一体。

不过,他天生眼神薄凉。那目光穿过滂沱的大雨落在她这个方向,她想不注意到也难。

“……”

包厢里的寂静被手机铃声打破。

温暖起身离开,“乐宝的班主任打来电话,我先去接一下。”

待女人身影消失在房门口,林夏才偏过身子往喻唯一身旁凑近,“盛总跟傅律师结怨结仇了?挖个大坑给傅律师跳。”

喻唯一:“?”

林夏啧了声,“我说你怀孕脑子转速慢了你还不信,这摆明就是盛总拉的局,故意找尤金先生刺激傅律师,结果显而易见,傅律师淋雨发高烧。”

喻唯一似懂非懂,“傅律师没事吧?”

林夏:“轻度肺炎,这几天温暖都会去医院看他呢。”

恰逢这时,包厢里亮着的液晶电视屏插播了一条社会新闻。雨势过大,海城岳北区周围的街道全部被封锁,暂停接待游客。

林夏扫了眼新闻,道:“岳北寺庙地带山路陡峻,只要下雨就封路。我记得是因为多年前暴雨导致山体滑坡死了好几个人,当地政府才高度重视起来的。”

“今天的暴雨来得突然,天气预报根本没显示会下雨。我估计岳北寺庙那边又要出意外事故了,十有八九会有游客遇难。”

听着林夏的话,喻唯一抬起眸子看向新闻讯息。

望着屏幕中大雨磅礴冲刷山路泥土的画面,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些紧张,心脏不太舒服。

-

下午茶没进行多久,喻唯一便提前离开。

回了御园。

内衣店铺的人已经把衣服送了过来,此刻正摆放在卧室沙发上。

喻唯一没去看。

回家的路上她给盛世发了几条信息,对方迟迟没回。

她也给许特助打了电话。

无人响应。

盛世是去海城处理公务,岳北寺庙在海城境内,他应该不是去岳北区吧?

喻唯一眉心紧锁。

她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糕糕迈着短腿朝她跑来,嘴里叼着一条毛毯,温驯放到她腿边,还用脑袋蹭了蹭。

示意让她盖上。

随后便原地趴下,安静地贴着妈妈。

喻唯一摸了摸它的毛发,伸手拿起床头柜上那张便利贴,是早晨盛世留给她的字条,上面还有他清隽苍穹的字迹。

不知不觉间,喻唯一睡着了。

她睡得很不安稳。

“轰隆——”

一道滚雷劈了下来。

连带着闪电哐当划破天际。

喻唯一惊醒,她下意识抬头望向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大雨还在哗啦啦下个不停。

她连忙拾起手机点开屏幕。

未接来电有15通,都是盛世打过来的。她进入微信,置顶联系人发来了十几条未读消息,其中有几个没打通的未接视频。

喻唯一滑动屏幕。

17:32分,【喻唯一】:“阿世,你还在忙吗?”

18:03分,【喻唯一】:“我看新闻,海城岳北区发生了地质灾害,你说你去了海城,我担心你,我打不通你的电话。”

18:04分,【喻唯一】:“许良的电话也打不通。”

……

19:30分,【盛世】拨来的通话视频无人接听已取消。

19:31分,【盛世】:“老婆,我在回榕城的路上。你给我发信息的时候我正在山区,没有信号。别担心我,我没事的唯一。”

19:32分,【盛世】拨来的通话视频无人接听。

19:35分,【盛世】:“你吓死我了,还好家里的电话通了,盛叔上楼看了你,你睡着了。我在高速路上,一个小时就能到家。”

“……”

喻唯一看完聊天记录。

她蓦地抬头望向墙上的钟表,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分。

他说一个小时能到家。

女人连忙撑起胳膊从地毯上起来,拖鞋都忘了穿就往门外去了。糕糕即刻爬起来,叼住妈妈的拖鞋屁颠跟了上去。

跑到二楼楼梯口。

楼下有人说话,声音传了上来。

熟悉的男声进入耳内,喻唯一停了脚步。她站在墙边,刚好处于一楼的视线盲区,底下的人看不见她。

“姑爷,您去求这个平安福实在太冒险了。”

“幸好少爷午后就下山了,只在大雨来临的时候,困在了通往市区的公路上。”

盛世换了鞋。

脱了外套。

站在二楼离得远,喻唯一却看到了他身形的疲态和狼狈,爬那么高的山肯定累。

视线里,盛世往屋内走,走的时候交代:“这件事不要跟唯一提。”

不要告诉她他去了岳北寺庙。

就当他只是去海城出差忙公务,顺道买了一只平安福。

孙嫂和盛管家点头应着。

“唯一还在睡觉吗?”

“少夫人还在楼上,没下来,应该还睡着。”

“嗯,我上去看看她。”

听着他的声音,见他往楼上来。喻唯一即刻转身折返主卧,糕糕也聪明地咬着她的拖鞋,跟着她往回走。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63.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