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54章 领证结婚摔断腿

第354章 领证结婚摔断腿


两个月后。

四季如春的f国,十二月下旬风也是和煦温和的。

早餐后,喻唯一换了一条杏色温柔风裙子,搭一件针织开衫。女人坐在院内的秋千椅上看书,糕糕趴在她脚边。

秋千微微荡起。

她裙摆的纺纱时不时从狗子脑袋顶滑过,每滑过一次,糕糕就伸出两只前爪子去够一够,自娱自乐的小狗。

孙嫂拿着一杯温热的玉米汁朝这边走来,“小姐。”

喻唯一双手接过。

她喝了几口,抬头关切道:“我给盛叔打了电话,他说他这两天不太舒服,不如您住去医院照顾他吧?”

“装的。”

“恩?听他声音似乎不像。”

“我问过医生了,对方说盛修明身体一切都好,恢复情况也不错。静心再休养半月,就能出院了。”

闻言,喻唯一点了点头。

她把没看完的书给了孙嫂,随后起身往屋子方向走,“您今天要去医院看望盛叔吗?通话间,我感觉他挺想念您的。”

孙嫂:“……”

自上个月孙嫂答应领证,盛管家便没日没夜地翻黄历找好日子。

最终定在12月23号。

也就是上周末。

她应了他的意思,一大清早就被他拉出门前往结婚登记处。走完程序,证到手上没多久,他从办事处出来的时候踩空了。

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把骨头摔折了。

当天上午就直接被拉去了总统府附属私人医院。

好好的一桩喜事,他真能花样百出,搞得人服得不行。这期间孙嫂每日去看他,一日三餐地送饭,一去就是好几个小时。

几乎一整天都待在病房里照顾他。

可盛修明又是个蠢上升天的人。

放大病痛卖惨装死就算了,还堂而皇之地在房间里跟护士商量,正好又被她全听见了。所以,这两天她就没去医院。

三餐都是让佣人送过去的。

那厮越来越上道了,电话都打到小姐手上了。

孙嫂沉气:“小姐不瞒您说,我前些天在医院照顾他,大到扶他去浴室,在门外等着他洗澡,小到夜里哄他睡觉,方方面面都做全了。”

“您猜他怎么着?他骗我。身上分明不疼,哎哟翻天骗我说疼,关键我还信了。前天在病房门口听到他和护士的对话,气得我尾椎骨痛,差点冲进去把他骨折的腿直接打断。”

“他给您打电话也是想诓骗您,您别上他的当。我发现他这人是年纪越大越滑头,刚认识那会儿挺正经严肃的一个人。”

喻唯一笑而不语。

绕过人工喷泉,她偏头看向身后的孙嫂,问:“您今天是打算去医院看望盛叔吧?早餐时我看您在额外炖汤。”

“……”孙嫂顿住了。

想解释什么又没说出口,抬头看了看喻唯一,又把眼睛垂下来。

显然是被她说中了。

对待自己在乎的人,99%的人都是嘴硬心软,心口不一的。

喻唯一温柔道:“您这几天就住在医院陪盛叔养身体吧,等他出院您再跟他一起回来。家里佣人做事周全,您不用担心我。”

“小姐……”

恰逢这时孙嫂手机铃声响了。

打断了她到嘴边的话。

喻唯一余光瞥了眼后方妇人的神色,就知道来电的人是盛管家。她没多停留,带着糕糕先一步回了屋子。

她把空了的玉米汁玻璃杯和书籍给了佣人。

随后蹲下身给糕糕擦了擦脚。

起身时,喻唯一下意识伸手扶住肚子。她身材纤细,显怀时间稍早些。孕14周,三个多月,小腹有了隆起的弧度。

“太太,有人寄信来。”

佣人从庄园门口进来,拿着一封黄皮信,还有几张拍摄新西兰湖泊的拍立得照片。

喻唯一接了过来。

她看了照片又拆了信,是盛明月寄来的。

妈妈来f国祭奠代尊后回了榕城,便带着明叔去旅行了。每到一个国家,明月就会写信寄来总统府。

上个月妈妈去了希腊。

走访爱琴海。

除了寄来信件和照片,还寄了一对情侣玩偶,说是帮他们俩许了白头到老的心愿。

楼梯方向传来男人的脚步声。

感受到他靠近,喻唯一动作自然地将手里的东西拿给他看:“妈妈教明叔拍照,教的还挺好,拍得蛮好看的。”

盛世大致游览了一遍。

随后将她手里的信件和照片给了佣人去保存起来,他搂上她的腰肢,低头看她:“约了医生做产检,可以出门了。”

“你工作结束了?”

“嗯。”

走到玄关,盛世看着她换好平底的软拖,牵上她的手带着她出门。

两人并肩往前走。

喻唯一在说话,盛世一边认真聆听句句回应,一边注意着她脚下的步子,担心她踩空或是磕绊摔倒。

“忽然好想吃水蜜桃。”

“做完检查就去山姆会员超市买。”

“老公,等你这阵子忙完了抽出空余时间,咱们去趟伦敦吧?喻家的庄园我买回来了,屋内装修也差不多了,咱们在那住几天,我想带你去见我爸妈。”

盛世圈上她的腰。

手掌抚了抚她的发顶,眼神温软:“好。”

-

第三次产检不用空腹。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喻唯一吃了两包小饼干。得益于精心的照顾和休养,加上胎儿不闹腾,孕早期的食欲不振已经消失。

她胃口慢慢好了起来。

一日三餐除了营养师规定的摄入,还能额外吃一部分餐食。

不过有一点不好,喻唯一嘴馋喜欢吃零食。没怀孕前都没这个喜好,孕期口味真的会变。

盛世不准她多吃。

在她第二包小熊饼干吃完,伸出的手刚要碰到前方装零食的抽屉,耳边就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喻唯一。”

她动作即刻停了。

心虚挑动烟眉。

喻唯一轻轻抿了抿粉唇,抬眸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抽屉,又看了眼自己快够上去的手。

想吃。

余光瞥到男人凌厉的侧脸。

她蜷了蜷手指,把手收了回来。乖乖地把手里的空壳饼干袋子折叠好放进小垃圾篓,然后抽了一张湿纸巾,擦拭唇角和手指。

做完这一切,女人坐端正。

转过身子朝向驾驶座,仰头冲正在开车的男人弯起眼睛笑了笑。

像个等待夸赞的小朋友。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59.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