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58章 忽悠,继续忽悠

第358章 忽悠,继续忽悠


另一边。

盛世一只手搂着喻唯一,另一只手帮她拿着那半块鲜奶蛋糕。她边走边捏着勺子挖蛋糕,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走上楼梯前,喻唯一偏头望了眼后方。

确认海伦老师离开了主楼,她才收回视线,嘟囔着:“我见她回了隔壁的洋房,也听她说要处理一些琐事。不曾想我才刚到餐厅,蛋糕盘还没拿稳就被抓了。”

“中尉退役的军人敏锐感真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我身上安插了一个监控。”

“我终于体会到以前上学的时候,夏夏上课躲在课桌下偷吃零食,拿着课本挡着脸跟同学讲小话被班主任当场抓包的感觉了。”

盛世始终低头看着她,“什么感觉?”

喻唯一咬着挖蛋糕的勺子,先是偏过脑袋左右看了几眼,确定四下无人,才仰头与自己的亲亲老公讲悄悄话:“心虚慌张。”

如果早两分钟去餐厅就好了。

就不会被海伦抓住。

这两句话喻唯一没有说出来,盛世却读到了。

他低着头,能看见她翘翘的睫毛底下那双美眸,眸光灵动俏皮。大概她自己都没意识到,怀孕后的她拥有了最简单的天真。

她儿时也有过。

喻家破产,喻氏夫妇惨死,她被下毒后,逐渐从她身上消失的天真。

“……”

这边。

喻唯一认真吃着蛋糕。

她也不忘恩情,挖了一块递到盛世嘴边。男人握住她的手递回去,温柔道:“我不爱吃,宝宝自己吃。”

喻唯一点点头。

很快就完成了光盘行动。

进了主卧,她把勺子上的奶油吃干净,然后放到男人左手端着的空盘子里。她看了看瓷盘,抬头望向盛世:“……老公,我是不是太能吃了?”

以前她胃口不大。

对于喜欢吃的食物,并不会上瘾。

如今制定了清晰的饮食规划,她却总是贪吃,克制不住自己。

盛世将空盘放在茶几上,拿了张湿纸巾擦拭她唇角的奶渍,回道:“能吃是福。”

“真的吗?”

“嗯,你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吃多少吃多少。”

看得出来,她还是馋那剩余的半块蛋糕。

每个人体质不同,喻唯一怀孕后极度偏爱甜食,奶茶和糕点一类的甜品是她的最爱。但是,孕期不能摄入太多糖分,会导致血糖偏高。

她也懂这一点。

就是嘴馋想多吃一口。

如果回到七年前,那时的喻唯一肯定不会相信今时今日的自己。那般理性清冷的她,会栽倒在一块小蛋糕上。

盛世话音刚落,喻唯一笑着扑进他怀里,“就这一次,下次一定不贪吃。”

“嗯。”他应着。

摸了摸她柔软的秀发,万般顺着她:“海伦去休息了,应该不会再回主楼。我去洗澡,你——”

“我自己下楼!”喻唯一抢先回答。

“好,搭室内电梯下去吧。”

“恩恩!”喻唯一点着脑袋,满眼亮光,她踮起脚在男人面颊上亲了一口,“谢谢老公。”

他扶着她的腰等她站稳才松手。

下一秒。

面前的女人转了身,喻唯一走的时候还喊了糕糕,狗子欢快摇着尾巴跟着她往主卧内部电梯方向去了。

电梯门合上。

站在逆光阴影下的盛世拿出手机拨了海伦的电话,交代:“去餐厅,罚她两周不许吃蛋糕。”

十分钟后。

盛世从浴室出来,走到客厅门口就看见喻唯一坐在贵妃椅上。她怀里抱着个皮卡丘的抱枕,听到声音,她抬头望了过来。

眼睛映入他的身影,喻唯一脑袋瞬间耷拉下去。

盛世走近。

弯下腰朝她贴近,看见她委屈沮丧的脸。他将她捞起来抱上身,喻唯一仿若一滩软泥,依赖性地趴在他怀里,脸埋进他颈窝。

盛世摸摸她的脑袋,“怎么了?蛋糕被糕糕吃了?”

闻言。

趴在地毯上的糕糕顿时竖起耳朵。

狗的背脊不硬,扛不起这么大的黑锅。

喻唯一抱着盛世的脖子,抿着唇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些话。听完她的细念,男人笑得宠溺:“海伦太严格,明天我说说她。”

她垂着脑袋不吭声。

盛世抱着她往卧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哄:“早知道海伦做事这么严肃,当初就不该答应妈让她过来。现在又不能请她走,毕竟是妈请来的。”

“再过两个月我空闲下来,我带你回榕城御园住,咱们去那养胎。海伦是f国的人,她还要处理她退役后的琐事,无法跟我们去榕城,到时候她就管不到你了。”

“咱们每天吃一个大蛋糕,想吃多少吃多少。”

喻唯一的脸还深埋在他胸膛里。

听到他的话,女人脑袋小幅度轻轻地点了点,额头砸在他心口,棉花似的弹了几下。

形容不出来的小委屈。

落在盛世眼里,却觉得她万分可爱。

赵医生说了,再过两个月就是孕中期。届时她的食欲会随着胎儿的稳定而逐渐缓和,不会再像孕早期这般嘴馋。

她可能吃一个小蛋糕就会腻了。

这边。

完全不清楚盛世想法的喻唯一心里暖暖的,她抬起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凑到盛世脸边乖顺地亲了亲他。

这世上最爱她的果然只有她老公。

-

一周后。

新年伊始,元旦节的跨年喜庆氛围蔓延在整个f国境内。

顾及着唯一怀孕身体不便,圈内好友们便商量着今年来f国聚餐度元旦。总统府迎接客人,今日相当热闹。

小泡芙半岁了。

穿着公主裙,头发上戴着红色的小蝴蝶结发卡,被莫西故抱着,远远望见犹如一个精致的小芭比娃娃。

喻唯一的注意力即刻被吸引了。

心软得不像话。

她连忙往庄园院子方向走,数月不见,小泡芙倒是没忘记她。小娃娃顶着一双圆溜溜的黑葡萄般的眸子转了转,‘咿呀咿呀’笑着哼调子。

喻唯一伸出手,“泡芙,姨姨抱一下好不好呀?”

孩子不认生。

特别爱笑。

不多时,屋内都是泡芙‘咯咯咯’的笑声。相反的,乐宝就很安静,准确来说是孤僻。他坐在温暖和傅承御中间,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就点头或摇头,其余时候一言不发。

收到喻唯一送的玩具赛车,乐宝轻轻说了声“谢谢喻阿姨”便乖顺地坐了回去。

下午要在院子里烧烤。

佣人们正在准备工具和食材,这期间莫西故抱着女儿出去晒太阳,傅承御也带着不爱说话的乐宝去屋外玩赛车。

几人走远。

喻唯一将视线从乐宝身上收回来,她看向对面的温暖,“乐宝的自闭症还没有治好吗?”

骨骼萎缩方面治愈了。

孩子如今长到了同龄人该有的身高。

这些身体上的疾病有钱就能治好,倒是心理的病,没那么容易痊愈。何况还是打娘胎里带出来,对此温暖很是愧疚。

她摇了摇头,“一直在治,成效不是很大。”

在乐宝心里,母亲和父亲都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儿童自闭症的专家医生跟他们俩提过,一个良好的家庭氛围也许会治愈孩子。

简而言之就是希望他们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对此,温暖还在考虑。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55.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