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67章 原来是唯一呀

第367章 原来是唯一呀


“2009年12月上旬,喻氏集团举办了珠宝展。当时我随着我的家教老师前往苏黎世参加伯爵世家的晚宴,伦敦的珠宝展结束得早,我爸妈来苏黎世接我。”

“原本是打算直接回伦敦,见苏黎世离萨斯费雪场不远,爸爸就说待在瑞士玩几天。时间过得太久,我那时年纪也不大,发生在雪场的事情许多都不记得了。”

“唯一记得的是,我从黑色雪道滑下来的时候,隔着熙攘的人群望见远处云杉树底下的一个少年,那人约莫十来岁的样子。”

“大家都穿戴着厚重的防护服,无法看到脸。我觉得他有点抑郁,本想过去安慰他一番,谁知挤进人堆里,到云杉树下的时候他人已经不见了。”

“回程的路上我跟爸妈谈起了这件事,我说我见到一只受伤的小刺猬,可惜没能把他带回家治疗。爸爸说,有缘分未来会见到的——”

喻唯一仰着头。

双目注视着上方男人的脸。

她明显看见他眼眸中的情愫,从一开始的慌张局促,到初听她这番话时的疑惑惊讶,再是此刻的放松舒畅。

喻唯一往前走近半步,拉住他的衣摆,踮起脚打量他的脸,戏谑道:“现在不是小刺猬,是老刺猬了哦。”

盛世心情甚好。

完全不在乎喻唯一打趣的说辞。

他圈住她的腰,往上一提,轻易把人打横抱起来,径直往卧室里走,“许多细节我记不清了,咱们去仔细回忆一下。”

-

灯光昏暗。

男人站立在床边身形颀长。

喻唯一窝在被子里,缓过那阵劲儿,听着外头声音小了,才慢慢拉动被褥,将脑袋一点点探出来。

入目便是盛世的身影。

他站在那,拿着一张白纸巾,正有条不紊地擦拭手指上的水渍。这画面看得喻唯一脸红心跳,不禁想起他在她的注视下,摘掉左手的婚戒,然后慢慢握住她的脚踝——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指骨分明,手指修长。

喻唯一粉唇微抿。

红润的耳根带着还未消退下来的热气,令她蜷了蜷手指。

下一秒。

无意间的抬眸,喻唯一对上盛世低垂的黑眸,跌入男人深邃的眼睛里。她即刻攥紧身下的床单,抓住被子盖住脑袋。

安静如水的夜晚能把任何声音放大。

她怦然的心跳。

以及男人的轻笑声。

身旁的床褥下陷,盛世在床侧坐下。他弯腰伸手掀开被角,没等喻唯一有所反应,先一步握住她的手腕。

她蓦地抬头。

盛世便看见了一双澄澈动人的美眸,他揉着她手腕处的肌肤,故意逗她:“下周产检,咱们问一下医生能不能做。”

“……”喻唯一哑然,“你自己单独去问。”

“嗯?你不想?”盛世追问,他知道她脸皮薄,愈发的逗她玩:“亲一口都抖,分明很想。”

“蹭——”

喻唯一即刻缩了进去。

双手捂住耳朵的同时连忙往床的另一侧挪动,跟盛世拉开一大段距离。

眼看着她要挪到床侧,男人眼疾手快隔着被子搂住里头的一团,“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去洗澡,宝宝先休息。”

她没应。

盛世也没再继续多说,只是起身的时候隔着被子轻轻拍了她两下。

随着男人的离开,卧室归于安静。

喻唯一拢着被子坐起身,先是望了眼房门口,确保他真的走了,才松了口气伸手拍拍自己微红的脸。

“叮——”

床头柜上手机响铃。

喻唯一拿了过来,是温暖发来的信息:“唯一,我有个朋友从芬兰过来,带了不少新鲜的海鲜,我记得你爱吃三文鱼的,我明天给你送一些过来呀。”

芬兰作为千湖之国,三文鱼是当地特色。

肉质鲜美。

总统府日常供给的海货,有一部分就是从芬兰空运过来的。

【喻唯一】:“好哦。”

【喻唯一】:“这两天乐宝的检查情况怎么样了呀?”

【温暖】:“打小的自闭症治愈起来比较困难,但是比以前好了很多,至少现在会开口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喻唯一】:“说明傅律师对孩子还是有积极的影响的。”

【温暖】:“恩,这一点不可否认。作为父亲,他还是挺负责的。”

退出和温暖的微信聊天框,喻唯一看到几个红点,是傅承御发来的未读信息,四十几分钟前发来的。

是他刚离开总统府那会儿。

【傅承御】:“喻小姐,我在书房的言论是与盛世开玩笑。抱歉,不知道你当时就在门外。我和盛世相识二十几载,你在他心里的分量超越了一切,远胜他的生命。”

“七年前你和他刚结婚那会儿,我怀疑过你的用心,担心他被你欺骗,旁敲侧击提醒过他,但他不为所动,坚定地站在你那一边。”

“盛世爱慕你,从一而终。”

喻唯一敲字回复:“朋友间的打趣,能理解。我和盛世很好,没有任何嫌隙,傅律师不用担心。”

彼时。

正在机场vip室候机的傅承御手机响了。

他第一时间拿了出来,弹窗的联系人不是温暖,男人眼眸底下闪过的期待被隐藏,转瞬又恢复平日里一如既往的疏离冷漠。

点进微信。

傅承御看完喻唯一的回信,打字回复:“抱歉,我不太理解。”

【喻唯一】:“他有多爱我,他就会有多自律。所以我一向不插手阿世的事情,也从来不会让他跟异性保持距离。我一直认为,他爱我,就会处理好身边任何事情。如果他没处理好,那就是不够爱。这不是犯错,而是他的选择。”

“白月光事件是让我有了半天的心慌,但我也觉得他能处理好,所以想去书房跟他聊一下这件事。恰好听到你们的谈话,说到这里还得感谢你提到滑雪。”

“盛世年少时遇到的人是我。”

宿命感在这一刻达到巅峰。

傅承御曾经也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命,不信神佛。见证了盛世喻唯一的七年,他渐渐也接受这个世界是有轮回的。

命运。

相爱的人隔着山海都会相逢,会朝对方奔赴。

走神间,傅承御无意中点进了微信置顶联系人的聊天框。他和温暖最新的一条消息,是前天上午他发给她的:“小暖,首都城新开了一家法式餐厅,有你喜欢吃的菜品,下午陪乐宝看完医生,去吃饭吧?”

她回:“不爱吃,不去了。”

但是昨天下午,他从律师事务所离开后,途径春天百货商场,远远望见温暖牵着乐宝的手,她身旁走着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男人。

那位叫尤金的芬兰男子。

三人进了那家新开的法式餐厅。

点的也都是她爱吃的菜。

乐宝说,尤金和小暖关系特别好,要他努力一点,不然妈妈就要被叔叔抢走了。

他先前还觉得还有机会。

收到喻唯一这条信息,傅承御隐隐懂了一些道理。

是不爱。

从一开始小暖就没爱过他。

最初她千方百计跟在他身后,言行大胆地表达着爱慕之情,却在把他勾到手,在他深度沦陷不惜为了她放弃一切的时候又出卖他。

这是她的选择,也是不爱的证明。

“叮——”

置顶聊天框弹出信息。

几乎是同一时刻,傅承御垂眸看向手机屏。上面是温暖发来的内容:“你在首都吗?有一部亲子电影,乐宝想让你陪他一起去电影院看。”

男人当即起身。

一边箭步离开候机室,一边回信息:“嗯,我马上过来。”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46.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