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宝贝乖我服软,傲娇盛爷沦陷了 > 第369章 幼稚+恋爱脑=盛世

第369章 幼稚+恋爱脑=盛世


主卧。

喻唯一今晚精神头不错,没有困意。她从书架拿了本先前没看完的《形势与政策》书籍,掀开被子上床,靠着床背。

开了床头的护眼灯,慢慢翻页。

约莫看了半小时,主卧的房门有了动静。喻唯一抬头,刚好跟进门的盛世对视,男人步伐稍顿,而后装着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朝这边走来。

过程中。

动作娴熟地把拿在手里的手机放到一旁的柜子上。

盛世走到床边,弯腰抚了抚妻子白嫩的脸,“怎么还没睡?”

他动作温柔,嗓音柔软。

沉着冷静,俨然一副正经好丈夫的模样。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盛总在阳台打电话,在朋友圈里激动输出,应该不会有人相信总统会这样幼稚。

喻唯一不拆穿他。

她将书签放进书页中,将书本合上放到床头柜,“不是很困,就拿了本书看。你洗澡怎么洗了这么久?一个小时了。”

盛世:“有事跟盛叔说,下楼坐了会儿。”

喻唯一像是信了,点了点脑袋,“我还以为你临时有工作,又去书房了。”

“你定下的作息时间规定,我肯定会严格遵守。晚上九点半之后,除特大事情外不处理工作。”

盛世一边说一边走去书架。

把喻唯一刚刚看的那本书放回原位,然后拿了本《胎教故事大全》折返床边。他翻到176页,接着昨天晚上读完的下一篇读。

他坐在床沿。

伸手抚向喻唯一隆起的小腹,“住着全世界最贵的房子,还有人每晚讲免费的故事听,贵族的安逸生活。”

喻唯一抬眸看他:“羡慕了?”

盛世拿了个软枕垫在她后背,“以后差使他端茶倒水。”

喻唯一:“人还没出来你就打好算盘了?”

盛世很正经:“父母为子女则为之计深远,我这是在为他的未来做考虑。”

像是听到了爸爸的话,宝宝动了一下。

喻唯一摸了摸肚子,“他听见了,老话说小孩最小气,小心他记你的仇。”

盛世不在意。

他照着书本的文字开始念故事,跟平日一样语气和缓,耐心十足。念到末尾部分,通常这个时候宝宝会动一动手脚,以示对爸爸的回应。

今晚没有。

喻唯一的肚子安安静静。

女人轻抚小腹,抬头瞥了眼身旁的丈夫,笑道:“我说吧,他不理你啦。”

“啪——”

盛世关上胎教故事书。

他凑近,手掌贴去妻子微隆的肚子。温热的指腹在上边轻轻触碰,语气冷硬了些:“故事讲完了,给点互动的反应。”

没动静。

“三个数——”

男人话音刚落,就感觉到喻唯一的小腹轻轻动了一下。

孩子不情不愿给了回应。

喻唯一被逗笑了,她低头看了眼宝宝用脚轻踢过的那块肚皮,随后抬头看向男人轮廓分明的脸,“还没出生就要接受你的威胁,太可怜了。”

“他哪可怜了?”盛世关了照明灯,抱着她躺下,一边给她盖被子一边说:“我老婆用着自己的血肉在养他,他已经足够幸福了。”

“医生说月份大了日后睡觉会不安稳,背脊和后腰会酸疼。老婆,我让人按照你的身形定做了一款孕妇睡眠靠垫,这几日应该会送来,到时候试试。”

喻唯一应着:“好。”

她躺在他怀里,仰头望见男人清晰的下颚线。长在她审美点上的一张完美的脸,不管第几次看她都会为他心动。

喻唯一往上再够了半分,亲了亲他的下巴:“每天被你抱着睡也很舒服,特别喜欢闻你身上的味道,让我觉得心里很安定。老公,你知道这种情况叫什么吗?”

他不知道。

也没立刻回答,而是弯腰低头顺势吻了她的唇。修长的手指渗入她的秀发,轻轻揉捏按压,吻够了,盛世才稍稍起身,“不知道。”

他很喜欢吻她。

还是在她不主动的情况下。

但凡喻唯一主动亲他,不管什么时候,两人在说什么,即便事情很重要,他都会大脑空空先吻回来再说。

在一起久了她了解他的习性。

也习惯了。

追根究底还是喻唯一喜欢纵着他,她微喘着气,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借着床头那盏昏暗的睡眠灯,她眸光下移注视他的唇。

几秒钟后喻唯一抬眸望他,温柔道:“心理学的角度说,当你非常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形成一个生理特点。”

“会在对方身上闻到一种味道,气味很特别,专有名词称之为费洛蒙。爱人分泌的费洛蒙恰如其分地戳中了自己嗅觉中微小的角落,基因就选择了他。”

“人与人之间有磁场,互相吸引,互相纠缠。某时某刻当你特别思念这个人,会觉得仿佛闻到了对方身上的味道。甚至在他朝你走近,还没完全靠近时,就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是不是很神奇?”

“……”

盛世点头回应。

他的思绪却飘远了,想起他们俩刚结婚那会儿。他总觉得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儿,他还试着用她的沐浴露,还涂了她的身体乳,但就是没有她那种味道。

原来。

不是她身体有清香。

是他的潜意识觉得她香喷喷的。

换一种说法就是:他在那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也太快了吧,那时他们俩结婚好像才两三个月?

他栽得真快。

那喻唯一是什么时候动心的?

婚后一年?

分开三年后重逢?

不可能是今年吧?

就在盛世组织措辞准备问她的时候,低头一看,女人已经躺在他怀里睡着了。她呼吸均匀绵长,睡得很安稳。

看着妻子的睡颜,盛世不想问了。

什么时候动心的都不重要,她已经是他的妻子,这辈子都是他一个人的,死了都得跟他葬在一起。

而且。

她还是他年少时的那抹念念不忘。

难怪呢,当年那个穿着厚重防护服,冲刺滑雪的女孩能吸引他的目光。

原来是唯一。

所以,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是她,他的心脏都会为她跳动。

难以逃脱的心动。

这一晚,盛世几乎一夜没睡。隔几分钟他就低头看看怀里的人,时不时在她脸上亲一口,脑子里全部都是:“白月光是我的妻子。”

这边。

喻唯一也断续醒来多次。

她没有去打断他难以平复的愉悦,纵着他一边亲她一边低声说话。她偶尔闭着眼睛回他几句,他以为她是睡梦中呓语,睡着了身体本能还会回复爱他,于是,盛总更开心了。

他开心,她也高兴。

喻唯一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和迫切需要实现的愿望,她唯一的念想,就是盛世余生平安健康,喜上眉梢。

她的丈夫是个恋爱脑。

似乎一直都不怎么明白她到底有多爱他。


  (https://www.tiannaxs.com/tnw65244092/85689144.html)


1秒记住天呐小说网:www.tianna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tiannaxs.com